《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0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万先进看到女儿心情不好,苦口婆心的安慰,“你仔细想想,我现在这个处境,你妈没有了。我要当爹,还要当妈,供你们两个上学。工作上,生活上,压力这么大,这么沉重。现在我已经四十五了,要是再爬不上去,这辈子就停在正处这个级别。我可是希望自己能有能力为你们创造一些条件,让你和你哥哥将来没有任何牵挂和忧愁。你妈妈走了,我要扛起这个家。现在,当然不能指望你哥哥,你是我唯一的希望。小华,从小到大,你应该也是耳濡目染官场上的凶险,如果没有一个象样的背山,永远就只能被人欺负。象我这个市委书记,表面上看起来很风光,其实提心吊胆的。小华,你就不要哭了,当我这个做爸爸的求你了还不行吗?”

  “扑通——”
  万先进又扑下去了,跪在女儿面前。
  万小华一愣,“爸,你这是干嘛?”
  万先进说,“我这辈子已经没什么奢求了,如果你这个做女儿的,都不能体谅我的苦心,我还有什么意思?”
  万小华哭着说,“好了,我不怪你了,我听你的还不行吗?”

  万先进这才起来,搂着女儿,“小华,你是我的乖女儿,是我最疼爱的宝贝。”
  万小华在他怀里哭,万先进瞪着双眼,脸上带着一种异样的表情。万小华哭了一会,万先进就劝她,“好了,好了,不要哭了。等下我带你去书记那里,其实他人挺好的。小华,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万小华咬着唇,委屈的点了点头。
  晚上,万先进带着女儿过来。

  左安邦打量着眼前这位女子,十八岁的姑娘,看起来有些青涩。左安邦打量她的时候,她有些含羞。
  由于是学生身份,万小华穿着牛仔裤,一件衬衣,头发扎在后面,自进来后,一直低着头。
  万先进道,“小华,叫书记。”
  万小华根本就不敢看眼前这个男人,在学生年代,充满着幻想的年代,她们眼里的爱情,那么浪漫,那么唯美。
  左安邦三十多岁了,怎么都不象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但是就在昨天晚上,她陪着这个男人睡了一夜。这一夜,让她刻骨铭心。也让她,从一个少女,变为了一个妇女。
  那种初夜的痛楚,她记忆犹深。
  说真的,左安邦并不排斥万小华,相反,他觉得万小华不错。
  目光落在万小华紧崩的大腿间,他似乎看到了昨夜留下的那滩血迹。

  那是自己,占有她的标志。
  左安邦道:“坐!”
  万小华还真不敢,尽管她知道自己爸爸是市委一把手,可她也听说,眼前这个男人,比自己老爸的权力不知道要大多少倍。
  人家手下的处级干部,不知凡几。

  而且平时,万先进并没有给他们过多的优越感,万小华还是低着头。
  万先进道,“小华,这几天你就留在这里,给书记洗洗衣服,做做饭,过两天我来接你回去。”
  左安邦没有吭声,他早就已经默认了。以对方的素质,大学生妹子,还有其他各方面的条件,足足可以为自己完成传宗接代的任务。
  以后的事先不说,至少目前,他已经默认了。

  直到万先进离开,万小华一直没有抬头。
  出了这里,万先进回头看了眼,还是掉着离开。
  谭秘书过来了,“老万——”
  万先进道,“谭大秘,我回竹昌了,小华那里,有需要的话,麻烦您照顾一下。”
  谭秘书点点头,他对这个男人,有点看不透。
  从当初他那模样,看起来就象一个憨厚木讷的老实人,他能把自己的老婆拖着也不去省医院看病。
  他可以把自己的工资分成三份,也可以让自己住在最差的房子里,他还可以把自己的女儿送给领导,只为替领导生一个孩子,他……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谭秘书越来越看不透他了,当时他送自己一张卡,十万人民币,谭秘书还是头一次收到这么重的礼。
  现在他发现,万先进这个人,根本就不象他表面那么简单。这是一个城府极深的人,他能拙藏自己所有的心事,令人毫不防备。

  现在,老板看中了他,要扶持他,要把竹昌做为一个重点来抓。大家都可以想象到,接下来竹昌肯定会多很多资源。
  老板的背景,他很清楚。
  只要老板想做的事,没有做不成的。
  现在他又把女儿送过来了,老板肯定非常信任他。
  谭秘书一直坐在车上,看着万先进坐着车离开。
  这几天,曹慧都在竹昌,万先进安排了人陪她玩,陪她去寺庙。她在寺庙里卜了卦,显然,既然是万先进做了安排,她当然是听不到真话的。

  曹慧听寺庙的和尚说,她有近忧,如果不化解,将来会很麻烦。或者说,家庭必将破例。
  而这正是曹慧最担心的事,所以寺庙的和尚说,她必须留在山上,吃斋念佛一个星期,方可化解。
  曹慧现在没什么办法,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佛身上。
  听说可以化解,不要说是一个星期,就是一年半载的,她也不会拒绝。于是,曹慧就在山上,呆了一个星期。
  这段时间,顾秋和从彤从安平回来了。
  宁雪虹呢,也从省城回来。宁德市里,看起来,又跟以前一样,没什么两样。
  不过,最近有人发现,左安邦的眉头,没以前皱那么厉害。仿佛心里比以前要好,这一点,顾秋也发现了。
  宁雪虹不会关心这些事,哪个男人心情好不好,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只管经济发展,地方和谐稳定。
  这天下午,左安邦把宁雪虹叫过来,“雪虹同志,关于竹昌的方案,你们出来了没有?”
  宁雪虹道,“左书记,如果倾全市之力,来搞一个竹昌,似乎有些说不过去。我们只能在政策上做倾斜。我知道,扶持竹昌没有错,但是有一点,不能让其他兄弟市县的干部寒心啊?”
  宁雪虹也不管左安邦高不高兴,她就直说,“我有几个方案,一是加大竹昌方面的招商,引进外资来带动经济。另一个是我们规划一条公路,解决他们交通问题。不知道你觉得怎么样?”

  左安邦在考虑,修高速的事,他一直在考虑,要修一条高速,贯通竹昌市,让他们与外界接轨。
  左安邦说,“看看吧,修路的事,计划多少资金?还有多大的缺口?”
  宁雪虹道,“这个资金缺口肯定是存在的,至于多少,目前无法估计。”
  左安邦道,“我知道了。”
  一个地方要致富,交通是个大问题。现在都通高速了,唯独你竹昌没有,就算你们有世界上最好的东西,也没法运出来。更不要说,竹昌这地方资源,并不怎么丰富。
  有资源,人家都不愿来,没有资源就更加了。
  既然资金有缺口,那就得想办法。左安邦在宁雪虹走后,他就打了个电话。
  然后,他就准备去省城。
  顾秋也接到一个电话,那是沈如燕打过来的。
  前两天,顾秋还和沈如燕通了电话问好,这次却是沈如燕主动打过来。
  沈如燕说,“晓静过几天要回来了,你要不要去接她?”
  顾秋眉头一跳,晓静回来了?
  顾秋说,“我看看吧!有空的话,我过来。”
  好几年不见左晓静了,她还好吗?
  算算年龄,左晓静也有二十六了呢。
  这些年,也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
  沈如燕告诉他这个消息,顾秋的心思就乱了。坐在沙发上,根本就没心思看电视。
  电视上,正播放着一则新闻。
  “天山省省委书记手在一次巡视过程中,因交通意外侧翻,抢救无效……”
  顾秋当时没在意,看到这消息的时候,他还蒙在鼓里。
  突然,他就回味过来,给叶世林打电话。“你有没有看刚才的新闻?”
  叶世林说看了,他马上意识到这新闻的重要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