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00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揉着眼睛,“好吧,你们不要管我。”

  他就回客房去睡了。
  从彤喊,“你不洗澡啊?”
  陈燕说,“不要管他,让他睡吧,看来是累了。”
  从彤这才道,“好吧,那你给我一条毛巾,我还是要洗个澡,否则睡不着。”
  洗了澡,陈燕拿了套睡衣给她。
  从彤说,“没有丨内丨裤怎么办?”
  “那你就空着裆呗,反正家里又没有别人,吃不了亏你。”陈燕乐了,把睡衣扔给从彤。
  从彤还真没办法,只得穿了睡衣进卧室。
  等陈燕洗了澡过来,两人躺在床上聊天。
  “陈燕姐,这么多年,你怎么一直都不找男朋友了?”
  陈燕笑道,“你怎么就知道我没男朋友?”
  从彤看着陈燕,“什么时候带给我看看啊?”
  陈燕挺认真的道,“有机会的,不急。”
  房间里,没有关灯,开着空调,倒也不热。从彤很想知道,陈燕这些年去了哪?怎么就消失了一样。

  可陈燕不怎么愿意提起,她当然不能老是追问。
  “那你的工作怎么办?有着落了吗?要不调到我那里去算了。”
  陈燕摇头,“不急,等吧!说不定过几天上面就有说法了。”
  两人躺在床上,从彤问,“你爸妈呢?他们还好吧?我都只去过你家一次,什么时候看看你爸妈去。”
  陈燕道,“他们回老家去了,在城里住不习惯。下次等他们来了,我叫你啊。”
  从彤嗯了一声,“唉,转眼间,我们都老了。”
  她还记得当年自己和顾秋,还有陈燕的事。

  。
  八年过去了。
  陈燕当年还是个招商办公室主任,顾秋则是她的手下,谁都没想到,八年时间,顾秋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陈燕说,“这几年真的过得快,想当年,你还只是一个小女孩,现在都孩子这么大了。”
  从彤笑了,“大吗?三岁不到。”
  陈燕比从彤只大四岁,三个人中间,顾秋是最小的。陈燕说,“最令人想不到的是顾秋,当年啊,他还只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大男孩,你看这几年,他都副厅级干部了。”
  从彤说,“那是他背景好,运气好。”
  陈燕摇头,“也不能这么说,背景好的人不止他一个。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这样子的。他还是挺有能力的。”
  从彤道,“你应该比我了解他的,我听说谢毕升是他搞下去的?”
  陈燕看着从彤,“还不是为了你?”
  从彤郁闷地道,“也不完全是吧!”对付谢毕升的事,陈燕也有份。但怎么说呢,都是顾秋一手策划的。
  自从那一回,陈燕就对他另眼相看了。这家伙心思缜密,计划别人的时候,毫不手软。
  从彤说,“现在想来,谢毕升那种人,也太小儿科了,当然总感觉到,他们很有权力,有势力似的,现在回想一下,其实他们根本不算什么?”
  说起这家人,陈燕也是受害者。
  谢毕升这家伙,还打着陈燕的主意,如果不是这样,他估计没这么快倒霉。
  说起过去的事,陈燕就幽幽地叹了口气。

  汤洋死了,李沉浮也死了,还有李副县长,这些人的身影,历历在目。
  两个人聊到三点多,从彤扛不住,说着说着,就睡觉了。
  陈燕呢,根本就睡不着。
  翻来覆去,完全没有一点睡意。
  于是她就起来上厕所,刚刚进去脱了裤子,卫生间的门就被人推开。

  本以来这么晚了,不会有人起床,哪知道顾秋站在门口,看着陈燕蹲在那里。
  大腿间一缕深色,清晰可见。
  唏——安静的空间里,传来陈燕唏嘘的声音,女人方便的时候,声音通常比较大,比较急。
  顾秋就这样看着,笑了下。
  陈燕瞪了一眼,“你怎么还没睡?”
  顾秋说,“等你呢!”
  陈燕扯了纸巾,擦干净了,提着裤子站起来。在洗手的时候,顾秋去抱她,“我就知道你会起来的。”
  陈燕悄声道,“从彤会不会醒来?”
  顾秋说,“她这几天很累,中午又没休息,睡得跟死猪一样。”
  顾秋去抱她,陈燕夹紧了双腿,“别在这里啊?”
  由于担心从彤会醒过来,两个人动作比较协调,不到半小时左右,就完事了。
  陈燕道一边擦,一边问,“你怎么知道我要起来?”
  顾秋笑,“当然能想到。知道不,我一来就睡了,就等着你出来。”
  陈燕晕了,“万一我不起来呢?”
  顾秋道,“我会不小心打翻一个东西,这样你就会出来看了。”

  陈燕穿好裤子,白了他一眼,“好了,你现在爽完了吧!唉,真拿你没办法。”
  她看着顾秋,“我先过去了,免得你老婆突然醒过来,那可糟了。”
  顾秋摸了她一把,这才放开她。
  看到陈燕回了房间,顾秋坐在床上抽烟。

  陈燕回去时,从彤趴在那里睡,睡得跟死猪一样的。陈燕轻蹑手蹑脚上床,也不吵醒她。
  顾秋呢,他就在那里想开了。
  陈燕现在这样子,再进体制?以她的性格,吃不饱,饿不死而已。看来得给陈燕挪个地方,怎么说也要保证她们母女的生活。
  第二天凌晨,宁德市,某酒店。
  左安邦从床上爬起来,看到人家女孩子身下的一滩血渍,他就有些震惊。这个万先进搞什么鬼?居然还是个原装货?

  刚才进入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她的恐惧与紧张。
  床上的女孩子,扯过一个枕头蒙住脸,左安邦还是注意到,她眼角流下的泪水。
  “起来吧!别装了,我知道你没睡。”
  左安邦穿了衣服,坐在床对面的沙发上。

  女孩听到声音,挪开了枕头,从床上坐起。
  左安邦注意到,的确是个清秀的女孩子,看起来不错,至少在他眼里,也算是个美女。
  对方可能害羞,扯着被子遮住胸部。左安邦问,“你是干什么的?”
  对方不说话,左安邦又问了一句,她还是不说。
  左安邦盯着她看了半晌,“万先进给了你多少钱?”
  她这才看着左安邦,“我没要他一分钱。”
  左安邦明白了,从衣服里掏出钱包,数了数,五千,“这是给你的。”
  女孩看着他,“我不是小姐。”
  左安邦说,“那你想要什么?”

  女孩摇了摇头,“你别管,你走吧,我不会怪你的。”
  左安邦道,“能不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说,“没有必要知道,你就当今天晚上,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左安邦有些生气了,“好吧,那你好自为之。”

  说完,他转身就走。走到门边,还是把那五千块钱放下。“不管你是想干嘛,这钱,归你了。”
  从酒店出来的时候,左安邦没有叫车,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大清早的,才五点不到。
  大街上的人却不少,很多老年人出来锻炼身体,还有那些环卫工人在扫大街。
  卖早点的小贩,大清早就忙开了。
  夏季的天气,清晨也不冷,穿着一件衬衣就可以了。
  吹着早晨的风,左安邦渐渐清醒了许多。想到昨天晚上的事,他有些生气。
  万先进找来这么一个女孩子,他这是想算计自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