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1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笑了声,“是不是在你们哏中,我只会抢男人,当小三上位。”
  司机低下头不看我,“何小姐是怎样的女人都无所谓,乔总喜欢就行。别的女人再温柔懂事,乔总看都不愿看, 您再狠毒肮脏,乔总搁在心尖上,谁能说什么。,,
  我盯着他有些光秃的头顶看了一会儿,沉默走向街□,坐进车里关上门,乔苍刚好挂断电话,他吩咐司机先回别 墅,放下我再去医院。
  乔苍心思重,这样性格的男人都不喜多言,而这通电话我估摸打了有十几分钟,常锦舟果然是懂得步步为营利用 筹码的女人,借着这个时机出手把乔苍拿得死死的。

  车穿梭过一个十字路口,乔苍握住我的手,感觉到我五指冰凉,他放在自己滚烫的掌心捂热,柔声问我,“生气 了?”
  我凝望窗外闪烁的霓虹,不动声色扮演一个可怜的弱者,“我又不是煞神,别人有喜我就生气,别人遭殃我就高 兴,我很愿意这样的局面,常小姐顾着自己的孩子,向别人炫耀嚣张,就不会来迫害我的孩子,顶多碰到被她骂两句 难听的,我也听习惯了。”
  他蹙了下眉,“有我在她不会。”
  我扭头看他,“如果常小姐和我闹得不可开交,你护着谁。”
  他饶有兴味说,“你不可能吃亏,能让何小姐无法应对的女人,这世上不存在。”
  我忍住笑,“我可不敢嬴她,就算不吃也得想法设法吃点。她如果得寸进尺,骑在我脖子上拉屎,就看乔先生疼 谁了 。,,
  他将握住我的手放在唇上吻了吻,“疼你。”

  我这才笑出声音罢休。
  乔苍去医院陪常锦舟的这一夜我犹如一只游魂,无家可归,无处存身,飘荡在别墅里的每一处。
  我意识到自己有多么自私,我可以利用乔苍,也可以算计他毒害他,我对他不真心,充满虚情假意,却还是容忍 不了他与别的女人有孩子,即使是他的妻子。
  就像我抗拒着世人指认我爱他,逃避着我每个夜晚在他怀中才能安睡否则便失眠的真相,当最大的磨难从天而降 ,我果然看清了自己。
  我其实很揭望拥有。
  若不是逾越着那么多障碍与鸿沟,人性与仇恨,我早已爱他爱得天崩地裂,无可自拔。
  我会比任何一个女人都爱他,近乎痴癫疯狂的爱他,为他不顾生死,抛弃世界。
  我在露台上坐了一整夜,昏昏沉沉分不清自己是睡着还是酲着,直到_缕阳光剌入我哏皮,我感觉到一丝疼痛和 僵硬,才从地上艰难爬起来。
  保姆推门进入,问我怎么亮了一夜的灯。
  我说失眠。
  她跪在地上收拾我咋晚打坏的杯子碎片,“我稍后陪夫人看大夫吧。怀着身子不能马虎,殃及孩子就不好了。
  我没吭声。
  她欲言又止,“夫人和先生是不是闹别扭了 。您可不要犯糊涂,您现在把先生往外推,就是把情分踩在脚下,真 到了您控制不住的局面,就什么都没有了 。”
  我揑了揑眉心,烦躁无比,她看到后不再说话。

  我回忆咋晚的每个细节,总觉得不对劲,我翻出手机给乔苍的秘书打电话,他那边很久才接,告诉我刚才在办公 室里不方便。
  “乔苍不在医院吗?”
  “早晨七点多离开回公司开会,大概结束再过去,还有一段时间。何小姐是不是有事。”
  当初我和沈姿争得头破血流时,我就收买了周容深的秘书为我递消息,她则没有,她自以为妻子位置坐得牢固, 忽略了男人喜新厌旧是无法琢磨的,有些手段虽然不光彩,可很管用。
  “你跟乔总很多年了吧。”
  秘书说盛文建立那一天就在,确实很多年了。
  “乔苍和我说过,你办事得力,会拿揑轻重,我很欣赏,我也多次提起让他重用你,我想会审时度势的人,一定 看得清楚现在的局面。”
  秘书开门见山说请何小姐吩咐。
  “我随便间间,可能我想多了,常小姐这一胎,怎么好像很突然,连乔苍都意料之外。”
  秘书深深呼吸一口气,“我对您说了,您千万不要谢露。常小姐不可能怀孕。”
  我大惊失色,“你怎么这么肯定* ”

  “我跟在乔总身边,九成的事我都清楚,常小姐绝不会有孕。她身体是没间题的,可至于为什么,自然她也想不 到。”
  我脑海忽然闪过一个念头,这念头令我不寒而栗,乔苍如此珍视我腹中骨肉,除了他试图用孩子长久留住我,更 重要他清楚自己不会有其他孩子,很多女人都可以给他生,但他不肯。
  我声音有些颤抖间,“是乔苍在她饮食里动了手脚?”
  司机说,“不是。但Ju体我不能说。常小姐生活在常府,您也知道常老做什么的,他非常畏惧被人投毒暗算,所 以每餐必试毒,常小姐也有这个习惯。”
  他笑说,“只要何小姐的孩子是乔总的,其余事您不用操心。”
  世间美貌的女子为了豪门争夺,只想做权贵的女人,她们看不透这是一件何其悲哀的事。
  很多身不由己,很多尔虞我诈,生活在荫谋束缚里,还诨然无觉,多么荒谬可笑。
  常锦舟这回是等不及了,豁出去了,她没怀上也制造出自己怀上的局面,她根本不清楚其中原委,只知道不能落 后于我,不能失去先机,疯狂渴望于我筹码相持,抵抗住我来势汹汹的入侵。

  我单打独斗她应付得已然吃力,现在有了孩子更是如虎添翼。她不肯坐以待毙等时间审判,她了解乔苍,他不会 轻易对一个女人产生兴趣,一旦有了兴趣,也不会轻易磨灭。
  她肚子里的孩子生不生得出都没有关系,因为她本就知道生不下,关键在于怎么失去。
  “有没有意外可能,让常锦舟钻了空子。”
  秘书思索了片刻,“世上任何事都有万一,这我也不好说,但九成应该是不会的,不排除…不排除常小姐运气好
  运气。
  高段位女人的角斗从来没有运气一说,因为男人是运气降不住的动物,只能靠手段,运气能供人一 光,供不 了一世,而争夺丈夫,厮守婚姻与地位,却是女人一辈子的事业。
  我朝身后看了一哏,保姆正蹲在地上擦拭,我让她先出去,等我招呼再进来,她起身退出房间关上门,我问那边 沉默的秘书,“有没有什么内幕可以透露给我。”
  秘书想了下,“这我恐怕不好给您。乔总做事很谨慎,如果知道我暗中与您通气…”
  “你开个价。”我打断他,“我也需要心菔,不一定为我做上刀山下火海的事,给我放点消息就行,我不会亏待 你,也不会出卖你。乔总黑道势力大,我在白道势力也不弱,男人混出来的不少,特区有几个何笙。”
  日期:2017-10-06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