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171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野道:“说难的确是很难,说容易也并非没有可能,任何地区都不缺乏地域性的强力人物,关键要看是否能找对合作伙伴,只要能找到对的人,还是很有机会办成事的。”

  “你是在那边做过国际贸易的,应该很了解那边的人文社会环境吧?”沈培军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
  李牧野直言快语道:“不能说有多了解,但的确有一些不受当地政治环境变化影响的稳定渠道。”
  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越是精明厉害的生意人就越懂得这一点,才更懂得合理利用人才和资源的价值。
  沈培军看一眼身边的妻子。
  茅馨平立刻看一眼时间,然后说道:“看你们爷俩聊的太投机,把吃饭的大事都忘掉了,一晃儿都快十二点了,人是铁饭是钢,皇帝还不差饿兵呢,听阿姨的,咱们找个地方吃顿便饭去,这个面子你无论如何都要给阿姨。”
  吃饭的地方选在了来自南洋的餐饮连锁集团麾下的一品居,号称川鲁淮扬粤无不正宗。
  菜色是茅馨平选的。定的是淮扬菜为主,辅以鲁菜帮衬。
  淮扬菜用料考究,刀工精致,做工繁杂,价格也是比较不亲民的,搁过去,往往是商人和文人们主要光顾的对象。
  淮扬菜盛于明清,在满汉全席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淮扬菜。它受安徽菜影响很多,因为当时徽商很厉害,鼎盛时期的徽商资产曾经占到全国总资产的一半以上。
  据《扬州画舫录》记载,清代有一个叫江春的徽商堪称首富。这位大富豪干的最出名的一件事就是“一夜堆盐造白塔”,相传乾隆当年游扬州,见瘦西湖的景致与北京北海颇为相似,只是没有白塔觉得有点遗憾,陪游的江春甚解圣意,命人连夜用盐按照北海白塔的样子堆了一个,次日乾隆爷见到此塔龙颜大悦。乾隆走了以后,这里才修了真的白塔。

  沈培军选淮扬菜为主菜,也许是有表达商业传家的姿态。
  又为什么选择几道鲁菜来辅佐呢?
  从前有个说法认为,川菜是给百姓吃的、淮扬菜和粤菜是给文人和商人吃的,而鲁菜是给当官的吃的。
  鲁菜是四大菜系中影响最广泛、存在时间最长的菜系。鲁菜的发祥地孕育出了孔孟之道和著名的儒家文化,司马迁在史记中曾经写道:“天下明德皆自虞舜始”。
  鲁菜的兴起是在清朝,过去山东人到北京做官的很多,他们携带的家属和家厨将鲁菜带入了京城。
  民国时期,鲁菜达到鼎盛,当时七成以上的餐馆经营的都是鲁菜。在那个城头变幻大王旗的年代里,当官的今日在野,保不齐明日便下野,可谓是多如牛毛遍地走。吃饭走关系频繁,选址自然讲究,八大楼,八大春和八大居都是鲁菜为主的著名饭馆。如此一来,渐渐形成约定俗成的共识,官场中人请客多以鲁菜为主。
  沈培军挑了几道鲁菜来做陪衬,正好应了胡雪岩商不离官,财不离权,道不离德的老令儿。
  道是天命,商者均衡有无可谓替天行道,德是人为,官者树法立德可谓以德服人。

  这是最高规格的接待,他是真把李牧野当成了值得折节相交的商业奇才了。
  记得小时候跟李奇志跑江湖的时候曾听他说过,老千这一行略逊于强盗。强盗干好了能当皇帝,老千做到最好便是王侯将相。胆略不如强盗,但谋略则略胜。最高境界莫过于直钩钓鱼愿者上钩。
  酒席上,沈培军只字不提生意上的事情,茅馨平则唱起主角来,问及李牧野家中还有什么人。李牧野说只有一个姐姐如今下落不明。茅馨平本想问李牧野父母的情况,却得到这么一个回答。气氛略显尴尬,她笑了一下。
  这时候沈心茗说了一句:“李大哥对中国的饮食文化可有研究了,妈你不是最近在学习讨好你老公的胃吗?”
  “啊哟,小李呀,你对做菜还有研究呀。”茅馨平岔开了话题,气氛一下子又回来了。
  李牧野笑道:“做生意我不敢说大话,这做菜却还有几分自信。”
  “本帮菜你研究过吗?”沈培军忽然不动声色问了一句。

  李牧野立刻回答道:“既然来了上海,怎么可能不对海上名菜有所涉猎?”
  沈培军道:“这个本帮菜呀虽然比不得川鲁淮粤的菜色花样繁多,但就精致素雅而言其实一点都不差,可谓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要热情她有浓油赤酱,要清淡她有糟料豆汤,普遍特点是口感软糯易消化,这个人要是讲究养生,多吃一吃本帮菜还是好的呀。”
  李牧野点头道:“沈先生的学识渊博,每一句都说在点上了,我这个号称研究厨艺的都自愧不如。”
  茅馨平笑道:“老沈说的这些倒是有点像我们上海女孩子的特点。”忽而问道:“小李你是一个人来上海的吧。”
  李牧野想了想,道:“阿姨您别看我年轻,其实我在俄罗斯的时候有一段失败的婚姻,刚离婚才几个月。”

  “啊!”茅馨平面容一僵,眼神中难以掩饰的失望,随即又尴尬的笑了笑,道:“阿姨又问错话了。”
  李牧野道:“没关系,生活是多元化的,我们总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困难,对我来说还不算特别难接受。”
  沈培军道:“大英雄难免妻不贤子不肖,人人都向往琴瑟和鸣的婚姻,却未必人人都能拥有。”
  李牧野道:“沈先生说的是。”

  “不说这不愉快的事情了。”沈培军话锋一转,又问道:“小李平常可有什么爱好?”
  “除了做饭和看书外,很少做别的事。”李牧野道:“初来乍到,还没摸清楚门路呢。”
  沈心茗似乎没受到李牧野离婚那个消息的影响,更甚至她还有些庆幸。或许在她想来,像李大哥这样的男人肯定早已经名草有主,离婚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坏消息。
  餐桌上的气氛比较放松,她积极插言道:“李大哥的身手可厉害了,我听晓琪说,都达到专业水准了。”

  “哦?”沈培军眼睛一亮,道:“原来小李还是个文武全才呢。”
  茅馨平自从听到离婚二字,整个人便显得兴趣缺缺了。沈培军看出妻子的情绪变化,忽而说道:“老婆子,你不是约了人打牌吗?去吧,我跟小李一见如故,这顿饭还指不定吃到什么时候呢,让心茗留下帮我们布菜斟酒,你去忙你的吧。”
  “你也少喝点。”茅馨平叮嘱道。起身向李牧野微微额首客套了一句。李牧野则礼貌的起身相送。茅馨平走到门口的时候回了一下头,深深看了李牧野一眼,轻轻叹了一口气。
  沈培军招呼李牧野回到酒桌上,呵呵笑道:“你阿姨这个人就是这样子,女儿大了,看见个出色的年轻人就想招来做养老女婿,完全是封建思想的余毒没清干净,我沈培军的女儿,别说这么乖巧出色,就算差强人意难道还会愁嫁?”
  日期:2018-02-16 08: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