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25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大雕立马介绍了自己,顺便当众告胡队长的刁状。
  “简直岂有此理!”不光蒋证兴怒了,连镇政府领导们也怒了。

  尤其镇长大人亲自给黄支书打电话核实了情况后,蒋证兴就暴走了,吐着泡沫星子指着一干子领导骂开了——
  “都特么干什么吃的嗯?胡二狗这样的害群之马也能基层干部,他是你们的亲戚吗嗯?
  “还有那个姓刘的民警,他是抓罪犯吗,明明就是图谋那三万医药费!这样的人居然也能当民警,我看这个派出所已经烂到骨子里了,必须严肃整顿!
  “一个能把死人救活的神医居然不能给人看病了,还被举报,甚至差点坐牢,这是什么狗屁道理?
  “好哇,胡二狗不准张大雕救死扶伤,老子偏要他悬壶济世!
  “老子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必须立即、马上给他个行医资格,而且还要开诊所,让他好好给人看病,造福一方!
  “这事要大办特办,大张旗鼓的办,不能寒了张大雕的心,更不能让张大雕的家人担惊受怕!
  “老子不但要让张大雕衣锦还乡,还要他衣锦还乡不过午!谁要是不服,叫他来找老子!”

  于是,短短的半天时间,张大雕去派出所转了一圈,又特么风风光光的回来了!
  只见前面是一辆长安车,后车厢上架着一块金光闪闪的牌匾,上面由副县长蒋证兴亲笔题字:张大雕乡村诊所。
  长安车后面则是一条长长的轿车队,里面坐的是以镇委书记苟部礼为首的镇政府领导。
  同时,为了把声势造大,苟部礼还提前通知了斧溪村的干部们,让他们到村口迎接车队。
  说到底,这些镇领导也是看出了张大雕的巨大潜力,这种医术高明的人,又有副县长在暗中运作,搞不好哪天就给通天大人物治个病什么的,到时候岂不是一句话就能让自己上天堂或者下地狱?
  “这是有什么大人物来我们村视察吗?”
  看着声势浩大的车队颠簸而来,尚不知大祸临头的胡二狗还兴奋的浑身发抖,紧跟黄支书身后,生怕错过巴结领导的机会。
  “等下你就知道了。”黄支书只是看死人般瞅了他一眼。
  很快,牌匾的侧面进入了众人的视线,胡二狗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大声嘲笑道,“这张大雕真是奇葩,都被抓了还想开诊所,你们看那牌匾的字多丑啊,一看就是没文化的人写的……”
  啪——
  黄支书终于忍无可忍了,猛的跳起来甩了他一耳光,吼声如雷道:“这可是副县长的亲笔题字,你狗曰的想作死也别连累老子!”

  胡二狗被打懵了,或者说被吓懵了:“副县长,牌匾,张大雕……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镇领导们已经陪同张大雕下了车,黄支书再顾不得打骂胡二狗了,招呼村长、会计、妇女主任,以及各生产队队长迎了上去。
  而闻讯赶来的村民们则一脸懵逼的站在远处看热闹,议论纷纷中,还有人打电话给张大雕的家人,说张大雕不但没事,还被镇领导送回来了。
  “黄支书,斧溪村治下是不是有个叫胡二狗的生产队长啊?”
  一照面,苟部礼就直奔主题,这是要当众给张大雕出气的节奏。
  “是是是,是的书记!”黄支书慌忙指着发懵的胡二狗道,“他就是胡二狗,不过我和他没有任何亲属关系。”
  “这就好!”苟部礼眼神一厉,“我们接到群众举报,说这个胡二狗贪污受贿,横行无忌,作风有严重的问题。根据老书记的指示,无论苍蝇还是老虎都要一起打,所以,像胡二狗这样的苍蝇,必须严肃处理!”
  黄支书急忙落井下石道:“是是是,严肃处理,必须严肃处理……以儆效尤!”

  “那还等什么,来人!”苟部礼大手一挥,“把这个胡二狗给我拿下!”
  “是!”几个随行民警凶神恶煞的把胡二狗摁倒在地,反扭胳膊戴上手铐,然后再抓住头发提了起来。
  “饶命,饶命啊大雕……”胡二狗魂都吓没了,杀猪似的嚎叫道,“我错了,我知道错了,都是乡里乡亲的,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了我这一回吧!”
  张大雕目光一冷,上前拍着他的肩膀道:“没事没事,不就是被抓吗,这可是天大的机遇,搞不好你还能遇上公丨安丨局长什么的,然后他老人家亲自开警车送你回来,到时候你可比我牛叉啊!呵呵,安心去吧,我会照顾好你老婆的,保证不让她改嫁!”
  一听这话,胡二狗眼睛一翻白,直接晕了过去。
  “好了大雕,这样的苍蝇不值得你动怒!”苟部礼亲热的揽住张大雕的肩膀,笑呵呵道,“走,我帮你把牌匾挂上!”

  “怎敢劳动您的大驾!”张大雕嘴上诚惶诚恐,眼中却露出求之不得的神色。
  这时候,一群人往这边赶了过来,张大雕一看,原来是古碧、破辣椒、外公外婆、老妈、弟弟,以及左邻右舍等亲友。
  看着他们一脸关切和问候,张大雕终于有了一丝安慰,到底还是一家人啊。
  随后,众人簇拥着牌匾浩浩荡荡涌到张大雕家。
  苟部礼还真做足了功夫,在众人的帮助下挂上牌匾,并当众宣布张大雕的乡村诊所正式挂牌营业,还号召大家来找张大雕看病。

  最后,张大雕也郑重道:“诸位相亲父老,我张大雕有幸成为一代医学奇人毛大爷的亲传弟子,最擅长治疗妇科疾病和各种疑难杂症,不过我知道有些病是不好意思当面开口的,所以在牌匾上印制了我的手机和QQ。在此,我要夸句海口,只要是我张大雕治不好的病,你们去别的地方也一样治不好!”
  “好,说得好!”黄支书当先鼓起掌来,众人也都跟着鼓掌。
  黄支书忽然道:“既然说到这儿了,那我也宣布一件大事,那就是我们斧溪村的换届选举将在明天上午九点整举行,地点就是这个地方!还请各生产队队长回去后把消息传达到各家客户去,务必要求每个村民都参加!”
  张大雕神情一愕,这准老丈人想要给我打广告啊,果然是“一家人”的节奏!

  直到所有人都散去后,张大雕还在美滋滋的做着娶黄蕾的美梦。
  忽然,关上房门的古碧一头扎进张大雕怀里嚎啕大哭起来,连破辣椒都眼睛红红的,说张大雕被抓后她们都担心死了。
  张大雕好一番安慰,这才劫后余生般与她们共进午餐——事实上,这时候已经下午两点过了。
  可奇怪的是,整个下午都没有一个病人上门,这让张大雕郁闷到了极点,看来,大家不是不相信自己的医术,而是受到了胡二狗的影响,有些怕自己,又担心被敲竹杠。
  “这种情况必须改善啊,否则,没有病人事小,丢人就事大了!”
  张大雕苦思着对策,眨眼过了一夜。
  次日一大早,十里八乡的男女老少们都陆陆续续赶来了,一些人还带了板凳,打着针织毛衣什么的,不过他们都聚集在河边或机耕道旁,惊奇的张望着院门上的巨大牌匾,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