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24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为了验证这种想法,张大雕咬牙撩*拨起小秀来,发现,随着撩*拨的深入,胚胎的脉动越来越强,催生出的先天之气也越来越多,最终,居然前前后后的凝结出三滴灵液来,但想要更进一步就只能吃掉小秀了,不过这种做法会导致境界的不稳,得不偿失。
  而情窦初开的小秀在张大雕的撩*拨中几番颠簸,最后在一声声“坏哥哥”中晕了过去。
  张大雕抹着热汗回到家中,古碧已经诓着孩子休息了,而破辣椒依然在昏睡,张大雕索性清心寡欲的找了个房间,想看看灵液的能量有多大。
  最好的验证方法就是开启听觉神通了。
  想到就做,张大雕立马开启听觉神通,同时,脑子里浮现出小清的容貌。
  神奇的事情又发生了,张大雕感到自己的听觉变成了一条长长的触须,闪电般穿梭虚空,眨眼就进了小清的房间,并精确锁定小清发出的任何响动。
  同时,听觉神通以肾经为根须,不断抽取胚胎中的能量,就见其中一滴灵液在缓慢的缩小。
  适时,小清的声音进入左耳之中,不过都是些不堪入耳的皮肤摩擦声和胡言乱语。
  张大雕听的耳红心跳,这小清也太强了,到现在都还在弄?
  或许是因为偷听隐私引起了神经的亢奋吧,张大雕发现胚胎又开始疯狂的脉动起来,而且催生出大量的先天之气,顿时就跳脚道:“我那个擦那,这样也可以修炼!”
  结果,在缩小的灵液居然又恢复成了一整滴,而且第四滴还在酝酿之中。
  张大雕幸福得快晕掉了,不过,有些东西要适可而止,否则会丧失新鲜感,所以,他调息了一番后就休息了。
  次日上午,张大雕换上古碧给他买的新衣服,准备去外婆家看看张二雕到底找了个什么样的女朋友。
  然而,他刚走到大门口,就见一辆警车颠簸着冲自己而来,前后还跟着一大群看热闹的乡里乡亲,其中,胡队长老远就指着自己嚷嚷道:“民警同志,那个就是张大雕……”
  张大雕心里咯噔一声,脸色就变了。
  “你就是张大雕?”
  警车还没停稳,几个民警就蜂拥而下,用抓捕罪犯的语气问张大雕。

  “我就是……”张大雕没来由的感到一阵心慌。
  “你的事犯了,跟我们走一趟吧!”几个民警气势汹汹的把张大雕拷了起来,直接就往警车上推。
  “不是……”张大雕真的慌了神,大叫道,“你们为什么抓我,我到底犯什么法了!”
  “嚷嚷什么,给我老实点!”几个民警粗*暴的把张大雕塞进车里。
  倒是胡队长给了张大雕一个答案,他得意洋洋的叫道:“张大雕,你特么好大的胆子啊,居然敢无证行医,骗取钱财,这下好了,被抓了吧?哈哈哈……”

  张大雕立马就反应了过来,怒不可遏道:“胡二狗,是你狗曰的举报我?”
  其实他就叫胡二狗,农村人总觉得带畜生的名字好养,不过,胡二狗当了生产队长后,大家都叫他胡二哥,或者胡队长。
  “那又怎样,你咬我啊?”胡二狗嚣张的大笑道,“你特么就等着坐牢吧,哈哈哈……不给老子面子,老子就弄死你!”
  顺便,胡二哥还暗示带头的民警:“刘哥,这小子可是骗了病人三万块钱啊,那都是脏款!”
  “明白。”叫刘哥的民警贪婪一笑,挥手道,“收队!”
  随后,警车在颠簸中把张大雕带到了派出所,不过,张大雕刚被带下车,就见一个官威十足的中年男子嚣张的对一群民警和镇政府领导咒骂道:“槽尼玛的,国家养你们这群废物都是吃屎的吗,居然连个小表子都抓不住,老子再给你们半天时间,要是再抓不住,都特么回家吃屎去吧!”
  一个貌似镇长的领导抹着汗水道:“副县长您息怒啊,您看,这就要中午了,要不先吃饭?”
  “吃尼玛的!”副县长暴跳如雷道,“我妈还躺在医院里叫唤呢,你却叫老子吃饭!草他老猫,那些医生也都是废物,居然连崴伤都治不好,简直岂有此理,我看……”
  他一个劲的咒骂,显然是暴怒到了极点。

  张大雕也终于听明白了,敢情,这是主管本县公检法的副县长,叫蒋证兴,今天是陪老母来小峨山上香还愿的。
  不料,蒋证兴在店里买供品的时候,他老母在店外和一个妖里妖里妖气的女人发生了争执,并被那女人打了一顿,崴伤了脚。
  想想,一个原本就嚣张霸道的副县长,他的母亲被人打了,那简直就是捅破天的大事件啊。
  忽然,张大雕福至心灵的叫道:“崴伤大多是踝穴受阻,气血不通,如果不能疏通踝穴,让气血通畅,哪怕十天半月也好不了。偏偏,踝腓骨较长而踝穴较深,踝胫骨较短而踝穴较浅,因此表面的治疗无法深达踝穴,这才是崴伤难以治疗的主要原因。”

  “这道理谁特么不懂……咦,你小子会治崴伤?”蒋证兴惊喜的看向张大雕。
  “崴伤算什么,就算是绝症我也能治!”张大雕知道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绝不能放过,所以尽量把话说得大一点。
  “那还等什么,跟我走!”蒋证兴不由分说就来拽张大雕。
  “可我这儿……”张大雕举了举手铐。

  “怎么回事,都特么死人吗,还不给老子打开!”这蒋证兴也太霸道了,都不管张大雕犯了什么罪,直接就要民警放人。
  那刘哥吓得一哆嗦,慌忙给张大雕打开手铐。
  蒋证兴这才霸气道:“小子别怕,就算天大的事老子也能给你摆平!我还跟你说,你要是能把我老妈治好,老子不但给消罪,还要给你天大的好处!”
  真是霸气啊,张大雕激动坏了,顺口说笑道:“什么好处啊,是不是让我当村长支书?”
  “村长支书算什么,那就是个屁大个官儿……不是!”蒋证兴忽然反应过来,“你小子毛都没长齐,当什么村长支书?给你个妇女主任干不干?”
  人家当然是挤兑张大雕,你一个男人怎么可能去干妇女主任,那不是扯淡吗?
  张大雕满头黑线:“那个……还是算了吧,妇女主任都那么老了,可怎么干啊?”
  的确,斧溪村的妇女主任都快六十岁了,又刚递交了退职申请,这种老大妈谁还有胃口?
  “你个龌龊小子!”蒋证兴顿时就忍不住笑了,感觉这小子特有意思。
  很快,一大群镇政府领导陪同蒋证兴到了镇医院,张大雕也见到了病床上的老太婆,她大约七十来岁,长得牙尖嘴利的,说打她的女人是个伤风败俗的小表子,大冬天穿超短裙也就罢了,居然还半透明的。
  估计当时她说了什么难听的话,结果遭到那女人的羞辱打骂。

  听她数落了半天,张大雕猜测肯定是这老太婆没事找事,但这和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就细心的检查了她的左脚,已经肿胀得像茄子了,一碰就哇哇叫。
  张大雕知道,现在不是废话的时候,必须展现出神奇的手段才能让蒋证兴刮目相看,所以直接拇指桡侧,指掌关节次第用力,先天之气直达踝穴……
  大约一支烟的功夫,肿胀的足踝居然消肿了,这下蒋证兴震惊了,瞪大了眼睛道:“行啊,你小子果然医术了得,比那些庸医强了千万倍!”
  “嘎嘎,我感觉能下地了!”老太婆下地试着走了几步,惊喜道,“真的好了,这小伙子的医术高明啊!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