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22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危急时刻,张大雕忽然想到一段口诀:肾器,主骨髓,开窍左耳。从脚到胸,经走涌泉、太溪、阴谷、俞府……一气贯通,耳聪如神!
  这是一种神通秘术,就是用先天之气打通肾经,然后淬炼肾脏,便能让左耳拥有神奇的听觉。

  张大雕一咬牙,从胚胎中抽取能量冲击肾经,就听哔啵之声不绝于耳,那股能量势如破竹的冲开了重重阻碍,自上而下,又自下而上,愣是打通了整条肾经,之后涌入肾脏之中,开始淬炼肾脏。
  这时候,破辣椒已经昏迷好几次了,原本暂时愈合的脾脏也出现了裂痕。
  张大雕紧张得额头冒汗,生怕胚胎中的能量不够淬炼肾脏,又担心破辣椒脾破人亡。
  万幸的是,在三十六式结束的那一刻,肾脏也完成了淬炼,而且,胚胎中依然还有剩余的先天之气返还给破辣椒,只是胚胎却变成了干瘪的葡萄,扑通扑通的脉动着。
  那一瞬间,张大雕感觉左耳像是一扇敞开的门,各种声音一拥而入,紧接着,听觉像触须般向外延伸,在无心的驱使下,听觉居然延伸至河对面的小店里,然后,张大雕就听见吵闹声、麻将声、茶碗碰撞声……
  “神通!这就是神通吗?居然类似于神话传说中的顺风耳!”
  张大雕兴奋得想蹦起来,可又发现,胚胎中的先天之气随着听觉的延伸快速的消耗着。他赶紧掐断了先天之气的输送,听觉才恢复了正常。
  “看来还得少量而频繁的吸收精气啊,唯有这样,胚胎中的先天之气才能凝实,境界才会稳固。”
  不过张大雕又苦笑,自己无法分辨女人的品级,只能逮到一个算一个,这才导致了境界的起伏不定。
  看来,得先稳定一下境界了,不能再轻易吸纳精气,好在有个古碧随时听用,想必用来稳固境界足够了。
  随后,张大雕起身看了看一片狼藉的破辣椒,虽然意犹未尽,也只能去找古碧了。

  他在堂屋里找到了逗孩子玩的古碧,二话不说,直接摁在了沙发上……
  “呀……你折腾了一下午还不够啊?”古碧轻呼着。
  张大雕也很无奈,自己修炼洞玄十修后,好像从来都不知道疲倦,也不知道什么是够,这或许就是洞玄十修的强悍与弊端吧。
  直到几度颠簸后,古碧忽然道:“对了干爹,我回来的时候看见小秀鬼鬼祟祟在外面转悠。”
  “小秀?”张大雕脑子里浮现出一个不爱说话,见了人就躲的羞涩丫头,貌似还是读初中的年纪,只是早就辍学了。
  想到这儿,张大雕把剩余不多的先天之气灌注在左耳上,很快就搜寻到屋后的竹林里,有个娇嫩的声音在自语:“都守大半天了,怎么还不见大雕哥哥出来呢?”
  张大雕急忙掐断先天之气的输送,不动声色道:“那我出去看看,你去做饭吧。”
  说完,张大雕走后门进了竹林,暗中搜寻小秀的同时顺便小解。
  说到底这货也才二十岁,典型的小青年个性,加上以前脑子有病,养成了随地大小便的习惯,现在虽然苏醒了前世的记忆,但短时间内又如何能改掉所有坏毛病?
  这就导致了躲在暗处的小秀无意间看见了不该看的东西,正值情窦初开的她,乍见此物之后,脑子里轰的一声,犹如被雷击一般。
  她想捂住眼睛,可眼睛却越瞪越大,而且越看越心慌,耳根还火辣辣的,人生第一次感觉某个部位有东西在流淌,继而浑身发热发软,连站都站不稳了。
  张大雕收拾了一下后,故意转身往里走,以逼迫小秀现身。
  小秀慌了神,想都没想就出声道:“大雕哥哥……”
  叫声一出,她立马捂住嘴,可是已经晚了。
  就见张大雕转身走了过来,一看是面红耳赤的小秀,假装好奇道:“是小秀啊,你躲在这儿干嘛呢?”
  小秀生怕张大雕看见自己火红的小脸,尽量埋着脑瓜,可视线却正好落在不该看的地方,脑子里又是一片空白。
  “怎么这么害羞,光说说话就脸红了?”张大雕一脸坏笑着。
  小秀感觉心肝跳得好快,死活不敢抬头。
  “看来是这里光线太亮,你都羞得不敢说话了,那我们去里面说话吧。”张大雕直接拉着她的小手往暗处走。
  僵硬的小秀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加上害羞的天性,不敢挣扎,也不敢叫,甚至还担心张大雕喊叫,因为她觉得自己做了羞人的事,生怕被人知道,所以木偶般被张大雕牵着走。

  到了浓密的竹林深处,光线果然很暗,这让她松了口气,又更为紧张,怕张大雕做什么羞人的事,到时候自己怕羞不敢喊叫,那可怎么办呢?
  张大雕收拾了一下后就要进去。
  小秀生怕张大雕看见自己火红的小脸,尽量埋着脑瓜,可视线却正好落在张大雕的山顶上,脑子里又是一片空白。
  “怎么这么害羞,光说说话就脸红了?”张大雕这厮也是胆大,居然近前勾起人家的下巴,一脸坏笑。
  小秀感觉张大雕的手指好像带电一般,电得自己浑身发麻,身体就僵硬了。
  到了浓密的竹林深处,光线果然很暗,这让她松了口气,又更为紧张,怕张大雕做什么羞人的事,到时候自己怕羞不敢喊叫,岂不是要吃大亏?

  好在,张大雕恶作剧的成份居多,他再不是东西,也不会摧残这种豆蔻女孩啊——虽然她很秀气,很可爱,也很有身段。
  “你个小丫头,刚才是不是偷看我了?”张大雕紧紧攥着她的小手,怕她太过羞涩而跑掉。
  一听这话,小秀脑子又是轰的一声,有种事情败露的恐慌感,但还是拼命摇头否认,哪怕这种否认苍白无力。
  张大雕假装生气道:“还说没有,你脸这么红,还浑身发烫,敢说没偷看我?”
  小秀还是摇头,都快急哭了。
  张大雕语气一缓,哄骗道:“你乖乖说实话我就不怪你,也不告诉任何人。”
  小秀吓得只能点头,同时更是羞得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
  张大雕得寸进尺道:“看到多少了,是一点点还是全部?”
  这么羞人的话怎么能说出口!
  小丫头又要急哭了,死活不吭声。
  “乖乖告诉哥哥,要不然我就对别人说你偷看我。”这厮已经不是在恶作剧了,而是威胁。
  不过他也是“好意”,像这种羞涩的小丫头,这次要不能破她的胆,以后就再也不敢和自己照面了。
  被逼无奈之下,小秀只得弱不可闻道:“就……一点点……”

  “你都不会说谎。”张大雕撇嘴道,“要是一点点,你会这么脸红吗?说吧,是不是全看见了?”
  若要在点头和开口之间做出选择,小秀明显愿意选择前者,所以她只能点头,承认看了全部。
  张大雕立马趁热打铁:“那你捂住眼睛了吗?要说实话哦,说假话我看得出来的。还有,你再骗我的话我就不相信你了。”
  既然前面的都承认了,承认后面的也就没那么难了,小秀埋着头,含糊道:“没有……”
  张大雕窃笑着,感觉自己的方法用对了,接着道:“那就是说,你是很想看的,对吧?”
  这个小秀就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因为她也不知道是不是想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