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20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熟不了,最多把体表烫红而已,连水泡都不会有,你就放心享受吧。”
  破辣椒再次颤抖,感觉发慌得紧。
  张大雕邪笑道:“你是自己配合呢还是要我把你五花大绑?”
  破辣椒惊悸道:“别,我配合,我配合就是。”
  说到这儿,她又发现张大雕的反应异常强烈,眼睛就挪不开了。
  张大雕神色古怪道:“老盯着我这儿干嘛,想看啊?”
  破辣椒感觉脑子里发晕,想否认,又不由自主的嗯了一声。
  张大雕捉狭道:“想看可以,不过我有个附加条件。”
  破辣椒已经完全沦陷了,晕晕乎乎道:“我都答应,都答应好么?”
  这已经是带着哀求的语气了,可见虎狼之药的凶猛。
  张大雕招手道:“附耳过来。”

  破辣椒急忙爬过来伸长脖子。
  张大雕耳语道:“等下我要把你的一只足踝吊在半空中,让白虎张大嘴,然后灌满滚*烫的蜡油,你要乖乖听话,好好配合,明白吗?”
  一听这话,破辣椒顿时就瘫了,气喘如牛道:“依你,人家都依你还不行吗,快给我看看吧,人家想知道你那儿为什么会耸起那么大一块!”
  说着,她居然隔着张大雕的裤子,用脸轻轻摩擦起来。

  破辣椒的目光锁定着那山峰般的部位,就像那是小孩子眼中诱人的糖果,又像饿狗眼中香喷喷的骨头。
  张大雕被她火辣辣的目光看得直哆嗦,不由自主的就解开了锁扣。
  破辣椒捂着嘴,惊骇的瞪大了美目。她也算是有些见识了,可认知中不都是直来直去的么,怎么会虬筋盘结奇形怪状的?这要是被其闯入,那还不活活撑死啊!
  张大雕好像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不但不安慰几句,反而勾起人家的下巴,弯腰耳语道:“等我把你的内火外火,还有各种火都降下后,我一定会让这厮把你搅得天翻地覆!”
  说到底,张大雕还是恨意难消,明明他们就有求于自己,却没有半点求人的觉悟,换了谁心里都会有怨气的。
  破辣椒吓得浑身颤抖,偏偏又期待着那种恐怖的过程,心里还悲哀的想:难道我真是天生犯贱吗,要不然为什么会如此期待?

  看到她又是期待又是恐惧的表情,张大雕忍不住又脉动了几下,咬着她的耳朵问道:“是不是很期待呀?”
  破辣椒心里想否认,可心动上却迫不及待的点了下头。
  “那你要乖乖听话才行哦。”张大雕用魔咒般的声音道,“蜡烛快买回来了,你去找根绳子来。”
  破辣椒好像入了魔般,跌跌撞撞的找了根手指粗的编织袋绳子来,眼睛却时不时的偷瞄一下张大雕,猜不透张大雕要怎么折磨自己,紧张得手心都出汗了。
  张大雕把绳子抛过横梁,打了个活扣后用力拽紧,感觉承受一个人的重量还是没问题的,再者,也只是把破辣椒的一只足踝吊起来而已,后背还可以躺在被褥上。
  忙活中,张大雕道:“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破辣椒魂不守舍道:“我叫刘小椒啊,破辣椒就是从我名字里来的,意思是破碎的新鲜辣椒,辣死人不偿命。”
  张大雕调侃道:“那你到底是不是破了呢?”
  破辣椒羞得满脸通红,被逼回答道:“破……破了……”
  正说着,古碧带着鸡蛋和蜡烛回来了,还对张大雕道:“干爹,我在门口碰到你弟弟了,他说想请你明天回家吃饭,还说是他女朋友明天上门。”

  张大雕想了想,自己昨天之所以说一刀两断的话,是担心那个贪婪的外婆发现自己富有后纠缠不清,其实真没什么化不开的仇怨,就道:“你去和他说,我有时间就去,实在没时间也没办法。”
  古碧诶了一声,放下东西出去了。
  张大雕反锁了门,对破辣椒道:“那我们开始吧。”
  破辣椒立即仰躺在被褥上,紧张的盯着晃来晃去的绳子。

  张大雕跪坐在她旁边,拿起一根蜡烛点燃……
  破辣椒忽然握住张大雕的手腕:“你先前虐人家的心,现在又要虐人家的体,等下还想虐人家什么呀?”
  张大雕愣了一下,笑道:“怎么,你不愿意?”
  “我……”破辣椒死咬着嘴唇,脸红如血道,“愿……愿意!”
  张大雕解释道:“我先前虐你的心,真是为了降你的肝火,现在虐你的体,则是为了激活穴窍,疏通经络,这绝对是有益健康的事情,只是我用的方法有些奇特而已,但不影响最终的治疗效果。”
  破辣椒嗯了一声,便松开张大雕的手腕,只是身体却不受控制的轻颤着,显示出恐惧和紧张的心情。
  “这样不行,蜡烛滴在毛孔上很难刮掉的。”张大雕说着,去厨房找了个海碗,以及一把柔软的刷子,把几个蛋清滴落碗中,再用刷子搅拌几下,开始从头到脚刷破辣椒的身体。
  毛刷刺.激着毛孔的每一个细胞,尤其是一些经络穴位,比如腋窝、腰眼、脚底板……使得破辣椒麻痒难忍,扭*动轻哼,某些地方还泛滥成灾了。
  在张大雕眼中,这是在治病,可在破辣椒眼中却撩*拨,感觉浑身的细胞都在欢快的跳动,扣住张大雕手腕往羞耻的地方移动,如泣似哭道:“求、求你,这儿多刷几下!”

  张大雕也看觉难受,瞪大了眼睛快速刷了起来。
  随着速度的加快、加重、加深,破辣椒的整个腰身都弓起来了,鼻腔内好像憋着一团气体,无论怎么嘶吼使劲都吐不出来,把粉脸涨得火红火红的,额头上的汗水更是啪嗒啪嗒的掉落在被褥上,活像难产一般。
  张大雕暗暗惊讶,到了如此地步都没有膀胱失控的女人,连玉姐和李媛都做不到,由此可见,这个破辣椒是个极品的存在,难怪天生晦气。
  想到这儿,张大雕抓起蜡烛,往她胸口附近的穴位浇注蜡油。
  “嗷!”破辣椒惊叫一声,身体剧烈的颠簸了几下,然后弓起的身体重重砸落在被褥上,吸着冷气,一副回味无穷的样子。
  啪嗒啪嗒……
  “嗷嗷嗷!”随着蜡油的滴落,破辣椒失控的嘶吼着,看得张大雕心惊肉跳,都不知道她是烫得难受呢,还是畅快的吟唱。
  不多时,破辣椒全身都布满了星星点点的蜡油,而连续不断的嘶吼使得嗓子都哑了,可她的劲头十足,完全没有求饶的意思。
  张大雕一狠心,拽住她的左脚提到齐胸的位置,用悬吊的绳子牢牢捆住足踝,这就使得破辣椒的整个下肢悬空,唯有肩背支撑在被褥上,而悬空的另一只脚被野蛮的拉开。
  破辣椒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浑身的肌禸都绷紧了,因为她看见张大雕点燃了一大把蜡烛……
  就听滋滋之声不绝于耳,仿佛沸油钻进了冰水里。当然,那不是声音,而是想象。
  “亚麻跌……”
  破辣椒发出变了调的尖叫,整个人触电般蹦哒摆动着。可却无法摆脱分毫,只能任由那铁水般的洪流来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