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19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破辣椒惊颤道:“你还想怎样?”
  张大雕一巴掌抽在她娇嫩的臂膀上,恶声恶气道:“你都和几个男人好过了,难道还是黄花闺女不成?老子今晚就要彻底打掉你的尊严,让你承认自己有多随便,多烂,多不纯洁!让你以后无论听到多么难听的话都不会生气!”
  破辣椒一惊再惊,最后居然恐惧起来。
  张大雕迟疑了下,语重心长道:“虽然我是有些私心,但我这样做的确是给你治病。你想啊,你得的是急性脾破裂出血症,这种病一旦发作就会死人,虽然我能压制你的病情,但终究不能断根,你想要多活几年,就只能从根本上消除肝火,让脾脏永远没有压力。那么你说,我彻底打掉你的尊严,是不是为了你好?”
  破辣椒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她不懂医学,但却相信张大雕医术高明,而且张大雕说得头头是道,不像胡说八道的样子,从心理上就相信了八分。
  张大雕又道:“那我现在要彻底打掉你的尊严,你愿意配合吗?”
  破辣椒咬着嘴唇,终于下定决心道:“我配合你就是。”
  “那好!”张大雕再次露出邪性的笑容,“我现在要你承认自己是个没人要的破烂!”

  破辣椒急促的呼吸着,偷瞄着张大雕道:“我…我可以对着你的耳朵悄悄说吗?”
  “可以,我要的是结果,又不是方式。”张大雕伸长了耳朵。
  破辣椒居然有些感激的样子,对着张大雕的耳朵气息粗重道:“我是个没人要的破烂。”
  张大雕颇为满意道:“这就对了嘛,那你说,像你这样的破烂,是不是还不如卖笑的女人值钱?”
  这已经是极尽侮辱的话了,换了以前,甚至换了前一刻,破辣椒都必定会大动肝火,可这一刻,她却没有半点愤怒的情绪,反而感到一丝虐心的兴奋,居然自由发挥道:“我就是烂得一钱不值,连卖笑的女人都比我高贵,我不配破辣椒的绰号,应该叫破草鞋……你要是喜欢,以后就叫我破草鞋吧,好吗?”
  张大雕浑身冒火道:“我又没看到你有多烂!”

  破辣椒气血上涌道:“那……那你看吧……”
  说着,她屈起膝盖躺在被褥上,闭上美目。
  张大雕却一点都不急,笑道:“看来你的肝火已经降下去了,不过,肝火乃内脏之火,你的内火虽然降下去,但外火依然旺盛。”
  破辣椒失望的收紧膝盖,起身道:“什么是外火?”
  到了这一刻,她已经彻底没了脾气,任由张大雕捏圆捏扁,甚至还有些期待。

  张大雕道:“内是内脏,外就是身体发肤。毛大爷说,内标外本,唯有标本兼治才是王道,所以,我要鞭挞你,打散你发肤上的矜持,灭掉你的外火。”
  破辣椒又开始遍体发红了,颤抖道:“要……要打烂发肤吗,我怕痛!”
  “不会,我又不是虐待你,干嘛那么狠?”张大雕安慰道,“我只是象征性的鞭挞你,直到你放松发肤,感到愉悦为止。这其实也是一种疏通经脉的方式,对身体是有好处的。”
  “嗯,那你想怎样就怎样吧,我配合就是。”破辣椒忐忑的期待着,见天都亮了,自己却依然活得好好的,喜上眉梢道,“我真的活过了天亮!”

  张大雕一本正经道:“只要你好配合治疗,多活几十年都不是个事!”
  “嗯,我全听你的!”破辣椒算是彻底相信张大雕了,因为心情好,感觉消化系统也增强了,就道,“我饿了,可以吃点东西再打吗?”
  “我也饿了!”一夜未睡,在先天之气的支撑下,张大雕居然没有感到疲倦,叫道,“嫂子,你起来了吗?”
  “早就起来了!”古碧在房门外回答道,“我都把早饭做好了,要送进来吗?”

  张大雕道:“辛苦了,送进来吧!”
  破辣椒下意识的扯起被褥裹住身体,张大雕却瞪眼道:“怎么,像你这样的破草鞋还怕人看吗,给我拿下来!”
  破辣椒想不答应我又怕张大雕生气,最终还是咬牙放下了被褥,小心翼翼道:“你和兰嫂是不是已经那个了?”
  张大雕知道她话里的意思,如果自己和古碧没那种关系,这房间里的事就不适合让她看见了。于是回答道:“你上门的时候,我正在沙发边给她播种,你说我们有没有那个?”
  破辣椒羞得满脸通红,好像还有话说,却又不好意思开口。
  张大雕戏谑道:“想看啊?”
  破辣椒惊慌的啊了一声,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点了下头,忽然问道:“你想要我答应你什么条件?”
  “不急,病治好后我会告诉你的。”
  说话间,古碧端着早餐推门而入,假装镇定道:“你们一夜未睡啊?”
  张大雕叹气道:“要救这不要脸的贱*人,我能休息么?”
  破辣椒只是盯着早餐,心里有些奇怪,怎么只有一份,难道没有自己的吗?

  见张大雕骂破辣椒贱*人她也不生气,古碧以为张大雕已经把破辣椒怎么怎么了,脸上露出欣喜之色。
  张大雕眼睛一直,把古碧拉到近前道:“哪来的超短裙啊?”
  古碧羞臊道:“是用长裙裁剪的……”
  “哈哈,那是不是真空的?”张大雕肆无忌惮的探索起来,完全把破辣椒当成了空气。

  “当然是啊,人家可是很听话的。”古碧见张大雕没有喜新厌旧,感动的任由张大雕探索,还道,“囡囡还在睡觉呢,恐怕要睡到九点左右,不如你先吃吧?”
  张大雕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嗯了一声,便等着她送上门来。
  古碧急忙屈膝跪坐下来,拉开衣领,把张大雕的脑袋抱在怀里。
  破辣椒顿时目瞪口呆,紧接着就感觉浑身燥*热,心尖发颤,这时候她才明白为什么只有一份早餐了,感情,人家不吃五谷杂粮,只吃天然食品。同时,她又隐隐约约意识到,他们不避讳自己,是不是说明,以后自己也要做这种羞人的事呢?
  适时,外面传来了喊叫声,听声音,应该是破辣椒的父母。
  破辣椒用眼神征求了一下张大雕的意见,这才跑到门口,躲在门后回话道:“爸,妈,你们放心吧,我已经没事了,不过大雕说还要连续治疗几天,而且不能被任何人打扰,以后你们就不用再来了。”
  她父母大喜过望,连说张大雕医术高明,以后还有重谢什么的。
  破辣椒不想错过精彩瞬间,打发了父母又回到房间,见张大雕已经吃饱了,却没有想象中的事情发生,有些失望,也草草吃了早餐,等着张大雕给她治病。

  在古碧收拾碗筷的时候,张大雕忽然道:“嫂子,你去小店给我卖十打蜡烛,再去问问谁家有鸡蛋,多买一些回来。”
  古碧也不问原因,乖巧的出去了,还锁了门。
  破辣椒紧张道:“要蜡烛和鸡蛋干嘛?”
  张大雕嘿然道:“打人太累了,我想用蜡烛烫,鸡蛋则用来涂抹身体,听说能治疗蜡油的烫伤。”
  一听这话,破辣椒居然不受控制的痉挛起来,颤声道:“要……要那么多蜡烛吗,那还不把人家烫熟了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