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3146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不管什么程序不程序,今天必须赔偿,不赔偿我们住乡政府不走了!”
  “对,反正回去也得被房子砸死,我们住乡政府了!”
  “我们让你走程序,你走去吧,什么时候程序走完,赔偿到位了,我们才走,哼!”
  “是,千万别让这些当官的骗了。他们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当面答应得好好的,改天再找不认账了,可得警醒着点!”
  苏韬听到这些话语,头都要裂开了,气得红了脸,大声说道:“这么说你们是不讲理了?你们要是不讲理,我可要跟你们讲讲法律了。”说完吩咐站在一旁的乡派出所长,道:“马叫人过来维持秩序!”
  那派出所长苦着脸说:“所里警力都已经派到西矿村做警戒疏散工作去啦,暂时没警力过来……”
  苏韬哼了一声,吩咐秘书道:“那给县公丨安丨局去电话,让他们给我派人过来。我不信了,还对付不了这些刁民了,真当我苏某人好欺负啊。”
  那秘书掏出手机正要打电话,李睿前抬手阻止,对苏韬道:“苏县长先别急,我想问问,西矿村的村支书村主任都在这儿吗?”
  苏韬先点头又摇头,道:“村支书本来在这儿,村民们都嚷嚷他收了煤矿主的黑钱,他没脸待下去,回村里了,村主任在,刚才还在这儿呢……村主任,西矿村村主任……”
  “哎,苏县长,我在这儿呢!”
  人群后面响起一个粗豪男子的话语声,随后一个四十来岁、脸色黝黑、长相普通、衣着倒还得体的汉子走前来。
  李睿脸色冷肃的问他道:“我问你,你这个村主任说话,乡亲们能听吗?”
  那村主任表情尴尬的说:“原来还是有人听的,不过这回……事儿闹得太大了,人都死了两口子,接下来还不知道会不会再死人呢,这乡亲们一激动,没人听我的了,我让他们先回去,县里会妥善解决的,他们都不听。”
  李睿点点头,道:“可以理解,这样,你去村民里面,你选或者让他们自己推举,选出几个村民代表来,让他们来跟我谈,我会代表卜玉冰代县长给他们一个最满意的解决方案。”
  马玉明从旁介绍道:“这位是县政府的李县长,他受代县长委派过来帮大家解决问题。”
  那村主任如同看西洋镜似的仔仔细细打量李睿一番,暗暗咂舌,怎么都不敢相信天底下还有这么年轻的副县长,也不敢怠慢,马走到村民里面,传达李睿的意思。
  苏韬瞪眼看着李睿这番举动,也不拦阻,要看他能不能解决掉自己没能解决的问题。
  那些村民听了村主任的话,你看我我看你的,忽然又闹腾起来:

  “选代表?什么意思?要枪打出头鸟啊?”
  “也可能是收买啊,收买了代表,咱们就没话说了。”
  “那不行,不选,我们不选代表,有什么话直接跟我们说,少玩歪的斜的!”
  “就是,以为我们庄稼汉人傻好骗啊,别做梦了!”
  苏韬听了就笑,悠闲的看向李睿,一副看他笑话的模样。
  龙宝玉小声对李睿道:“真是一帮刁民啊,明明是好心帮他们解决问题来了,他们倒想这想那。”
  李睿对此并不以为意,村民们这样想也有情可原,毕竟是他们遭遇了这次人为灾难,他们时时刻刻为自己的利益考虑也可以理解,走下台阶,站到那个说收买的男人面前,笑问道:“你说我要收买你们的代表,我为什么要收买呢?”
  那男人也不怕他这个副县长,哼哼着说:“你收买了代表,代表就听你的了,我们就没咒念了。”
  李睿笑道:“代表代表,一定是能够被你们充分信任而且能够代表你们利益的人,既然你担心被我收买,那你们就选出几个绝对不会被我收买的代表来啊?你都没选就说代表会被我收买,到底是在怀疑我啊,还是在怀疑你的乡里乡亲?”
  那男人被他问得卡了壳,说怀疑他吧,没那个胆子;说怀疑一个村的乡亲吧,又不合适,张口结舌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李睿环顾众人,大声说道:“我和苏县长是来帮大家解决困难与问题的,是带着诚心实意来的,所说的每一句话都算数,都绝对不是在诳你们,也请大家信任我们,积极配合我们的工作,双方一起尽快将问题解决掉,而不是心存怀疑,想这想那。”说到这,看着那男人道:“你既然担心代表被我收买,那么好,我就和代表们当着你们的面商讨,给你们看着,好不好?”
  那男人吭吭哧哧的,不想说好,也不敢说不好,看向左右街坊,希望有人能站出来帮自己说话,却发现大家似乎都没什么反对意见。
  村主任道:“既然大家伙都没意见了,那就赶紧选代表吧,死难者家里出个代表,伤者家里出几个,家里塌了的也选个出来……二强,你也算一个,你不是怕别人被收买嘛,那你就当这个代表。”
  那个担心代表被收买的男人小名叫作“二强”,他听了村主任的话,羞臊的笑起来,却也点头表示接受。

  很快,一众村民选出了六个代表,站到了李睿身前。李睿让村主任带领其他村民退后,退到大院前半部分,后半部分清场,然后在场中跟这六个代表谈判。这样一来,大院里的村民们虽然仍旧是一个都没被劝回,但秩序井然了许多,也避免突然发生控制不了的群体性举动。
  李睿目光从这六名代表脸上一一扫过,言辞恳切的说:“既然大家是来告状的,那我就先听听你们的想法与诉求,一个一个说,不要急,说完了我再一一做出答复。”
  死者家庭代表、一个三十多岁的妇女第一个哭着说道:“李县长,我们家北房地基塌了,房子整个落到地洞里,我男人正睡觉呢就被活活砸死了,他死得冤啊,都是那个不得好死的张金贵干的,他要是不开山放炮,我们家房也不会塌,我男人也不会死,我男人就是被他害死的呀,你们必须得把他抓回来,让他赔我男人的命,赔我们家的房,还有所有一切损失。”
  李睿问道:“张金贵,就是那个肇事的煤矿主吧?”
  那妇女点头道:“对,就是他,他已经跑了,你们赶紧让丨警丨察抓他,要不然就抓不回来了,他个王八蛋就该千刀万剐了啊……”
  李睿叹道:“大姐,你先节哀,我再听听他们五位的诉求,过会儿再答复你。你放心,肇事凶手一定会抓捕归案,你们家的损失也一定会得到赔偿,而且现阶段你们一家人有家难归的困难也会马上给你们解决掉。”
  那妇女只顾着给不幸遇难的老公讨回公道,从昨晚到现在一直和家人在乡政府这儿集聚,也就无意中忽视掉了已经有家难住的问题,听李睿这么一提醒,才回过神来,心头暖融融的,觉得这个李副县长虽然年轻,但是很实诚,很体贴,是个为民做主的好官儿,心中怨气当下就消了一小半下去。
  第二个代表是某伤者的亲属、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他又气又悲,脸皮涨红,忿忿地叫道:“李县长,我们家房子也塌了,运气好没死人,可我爸爸让房梁砸断了腿,现在正在卫生院躺着呢,手术费医药费什么的要好几万,我们家哪有那么多钱啊……”
  日期:2018-08-30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