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9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乡丨党丨委书记道,“顾书记,葛书记,我们独岭乡在达州还是弱势群体,这次要不是齐主任和市领导大力支持,我们也没有这么顺利改善教育条件。所以我斗胆恳求,上面能不能在政策上,多多倾斜一些,对我们独岭乡支持力度更大一点?”
  葛书铭皱起了眉头,他就看着顾秋。
  顾秋摇了摇头,对这位乡丨党丨委书记说,“信赖不等于依赖,你们对上面的信赖,寄予厚望,这是无可厚非,但是绝对不能养成这种思想,不能一味的把这种希望,完全寄托在上面的支持力度上。过于依赖上面的扶持,那是一种错误的思想行为。我送你们四个字,自力更生!”
  葛书铭道看了这位乡丨党丨委书记一眼,“顾书记说得对,上面支持你们的工作,主要还是指望你们能早点自力更生,怎么可以一直指望政策上的倾斜?我们市委也要一碗水端平,对不对?”
  “好了,好了,这些事以后再谈,我们入正题吧!”

  中午休息的时候,程暮雪在外面站着,顾秋喊,“你不要在外面站着,进来坐吧!”
  程暮雪这才笑笑着进来了。
  顾秋看着程暮雪,渐渐地有了女人味。
  胸脯大起来了,屁股翘起来了,越来越珠圆玉润。女人,天生就是要有男人滋润,否则总感觉到少了些什么。

  有人说,男人是魔鬼,能让女人为他改变。
  也有人说,男人是上帝派来的宠儿,是他们让女人变得更加美丽。
  不管怎么说,反正这个世界上,阴阳调和,两者缺一不可。程暮雪的笑容里,含着别样的味道。
  顾秋道,“看来你最近心情很不错,笑得这么开心。”
  程暮雪望着顾秋,“哥,我姐在那边发展不错。”
  顾秋点头道,“那是,希望她能够重新开始,再次闪耀在舞台上。”

  程暮雪道,“姐姐一向都很自信,她能做好。”她就看着顾秋,“还是多亏了你,否则她根本不可能再回到这种状态。”
  顾秋笑了下,“那是她自己的造化,我可没有帮她什么忙。”
  程暮雪走过来,双目含情。
  “哥,有个事情,我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你说!”
  程暮雪咬着唇,“我怕你生气。”

  “怎么啦?我干嘛要生气?”
  程暮雪道,“算了,我还是不说了。”
  然后她就低下头,顾秋正要问她,叶世林敲门来了,顾秋喊了句,“进来!”
  叶世林看到程暮雪,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自己喜欢她那么久,她就是不答应,结果害得自己一怒之下,找了现在的老婆结婚。
  过去的事,已经无法挽回了,叶世林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书记。我们什么时候回宁德?”
  顾秋说,“你们先回吧,我答应了从彤,今天不回去了。”

  叶世林说,“那我也借这个机会,看看父母。”
  顾秋点点头,“你自己安排,不要管我。”
  叶世林退出去,顾秋问程暮雪,“你怎么不说话了?”
  这时,冯太平打电话过来,程暮雪接了电话,“好的,我马上到。”
  随后,她就匆匆告辞。
  顾秋看着她的身影,琢磨着程暮雪究竟想说什么?

  庆典过后,顾秋回了达州,因为他答应过从彤,晚上,葛书铭请客吃饭。
  顾秋夫妻二人出席,葛书铭说,“顾书记,来,今天晚上我们好好喝几杯。”
  顾秋说,“书铭,每次吃饭,总是在你们家里折腾,我还真有些不好意思,下次应该让我们表现一下了。”
  从彤说,“你会做饭吗?人家书铭饭菜做得多好,夫妻二人同心协力,多有情调。”
  这一点,的确应该表扬。这也是葛书铭最大的优点,不管他爬到什么位置,他都能言行一致。

  和老婆之间的关系处理得特别好,所以齐妃对他,特别的爱,那种爱,可以说是深入骨子里的。
  葛书铭就笑了起来,“你不能这么说,如果每个男人都象我一样,那就没意思了。顾书记身上的优点,那是别人学不来的。你看他的书法,堪称一绝,我就不能比了。”
  齐妃道,“那是,我说从彤,你当初选择顾书记,肯定不是因为他会做饭,应该是选他身上其他的优点,对吧!而我,就喜欢书铭这份踏实。”
  齐妃说得对,每个人的取向不同,每个人的价值也不同,你不能把他们混为一谈。
  顾秋说,“看,有人为我平反了。”
  从彤道,“你就得意吧!不过齐妃的话很对,我的确不是喜欢你会不会做饭。只要你能对我好就行了。”
  齐妃乐了,“顾书记,晚上回去好好对她,多疼疼她,好久没回来了,估计从彤有点难受。”
  葛书铭当然不好开这种玩笑,齐妃跟从彤混得太熟了,所以她才这么说。

  顾秋就看着从彤,“饿了吧,来,先喝点鸡汤。”
  齐妃道,“她要的不是鸡汤。”
  从彤白了她一眼,“你是个老师,可不能这样教学生的。”
  几个人笑了起来。

  当然,成年人之间开开玩笑,也倒不伤大雅。
  顾秋自然也不介意。
  更何况,今天晚上肯定有一场大战。从彤都好长一段时间没那个了。
  见到顾秋这种眼神,从彤就在桌子下踢了他一脚。

  葛书铭很开心,拿了二瓶酒出来,今天晚上一定要尽兴。齐妃说,“你存心吧,故意把他灌醉了,从彤不找你的麻烦?”
  葛书铭道,“你又不是不知道,顾书记的酒量,绝对是二斤左右,一瓶酒怕什么?男人跟女人不一样的,有时乘着酒兴反而效果更好。”
  所以,这晚上的酒,喝得不少。
  顾秋也挺高兴,对葛书铭说,“你一定要注意班子的廉洁,可不要让我为难。如果达州班子都出问题了,那我这张脸就没法见人了。”
  葛书铭说,“这个你放心,我们达州班子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顾秋点点头,“该给的福利要给,不该伸手的,万万不能。”顾秋最近有个打算,要把宁德地区的干部作风抓起来,彻底改变宁德地区的工作风气。
  他这几句话,也算是给葛书铭透个气吧。
  他们四个经常在一起吃饭,因为气氛很融洽。
  两瓶酒快要喝完了,顾秋的电话响了起来,从彤说你的手机响了。

  顾秋要她把包拿过来,翻出手机一看,是程暮雪。
  顾秋拿了电话站起来,“我接个电话。”
  走到旁边喂了一句,“怎么啦?”
  程暮雪在电话里哭了,“我肚子痛!哥——”

  顾秋急忙问道,“怎么回事?要不要去医院?”
  程暮雪没有吭声,顾秋立刻道,“你等着,我马上过来。”回来对从彤和葛书铭夫妇道,“我去一下。”
  “从彤,你先回去吧,我估计一小时左右就回来。”
  齐妃笑了起来,“放心吧,她会洗好澡等你的。”
  从彤两眼翻白,“你怎么这么清楚?是不是平时都这样等你家书铭。”
  葛书铭有些不好意思了,“老婆,给我端碗饭嘛,谢谢!”

  两人也不再开玩笑,齐妃就给自己男人端饭去了。
  顾秋急急忙忙赶到楼下,开着车子来到程暮雪住的地方。
  顾秋去了宁德市不久,她就一个人出来租了房子。
  二室一厅的房子,虽然不大,倒也十分温馨。

  听到门铃响,程暮雪捂着肚子过来开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