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9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齐雨摇头了,“姐,你曾经是个老师,在我心目中,你的观念应该跟他们不一样。感情这种东西,有标准么?那是一种感觉,一种蓦然回首,就能心跳一辈子的感觉。你说,这是什么标准?”
  齐妃还真说不过她,那种刹那间一回眸,就能永恒的感觉,她也曾经幻想过,后来,还不是被葛书铭的柔情蜜意给融化了?
  感情,还真是一种无法捉摸的东西。
  但它却能改变一切。

  齐雨,真能找到自己生命中那种永恒的悸动吗?齐妃幽幽叹了口气。
  世界上太多的剩女,从她们的执着开始。
  如果不是一味的追求所谓的爱情,或许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这能怪谁呢?谁也无法阻止她们对爱情的渴望。
  回想那已成千古绝唱的梁祝传奇,经典永远在人心里,于是,越来越多的女孩子,在追逐他们的脚步。
  爱,一定要轰轰烈烈。
  坦坦荡荡,干干净净,纯洁得没有一丝尘埃。
  又或许,她们看过了太多的爱情故事。
  早晨还牵着你的手,信誓旦旦的对你说,要执子之手,与之终老,让你感动得眼泪双流。晚上他已经出轨,与另一个女人共进晚餐,对着她说同样的话。
  齐雨的心思,齐妃能够理解,但是她无法改变妹妹的决定。其实情感的交流,爱情的产生,并不一定要寻找那种刹那间回眸的心动。
  有时在平常的生活当中,不经意从心底潜滋暗涨默契,这也是一种另类的爱。只不过,前者来得那么令人神往,砰然心动,轰轰烈烈,让人不顾一切。

  后者,来得那么悠闲自在,平平淡淡,宛如山间流水,绵延长远。
  其实两者都很美好,关键取决于她们自己的心态。
  有时往往你追求了大半辈子,蓦然回首,那个一直默默守在你身边的人,他就是你的全部。
  可每次交谈,齐妃总是说服不了妹妹。
  当齐妃跟葛书铭说起这事的时候,葛书铭情不自禁的想到了齐雨那阿娜多姿的身段,还有那美轮美奂的容颜。
  这是一个令人神往的小姨子,直到老婆推了他一下,他才猛然醒悟,收起了心思。

  葛书铭正值洪运当头,官运亨通之际,他暗自在心里告戒自己,千万不要犯这种错误,否则抱恨终身。
  但他还得劝自己的妻子,“你就不要整天担心这些事,齐雨也不是小孩子了,她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如果你们一味搓合她和自己不喜欢的人在一起,你觉得她会幸福吗?万一,我说万一啊,他们两个结了婚,又合不来怎么办?非得让这个世界上,再多一段不完全的婚姻吗?”
  齐妃不说话了,每次说到妹妹的事,葛书铭从来都不是支持,让她不要急。
  葛书铭说,“睡吧,睡吧,明天还要去独岭乡。”
  顾秋明天也要去独岭乡,邵博远赞助的一百万,被他全部捐给了独岭乡。
  对于这个独岭乡,顾秋有种特别的情感。
  虽然他很少去那里,但有些事,一次足够。
  事隔多年,依然记得那条小河,那段故事。
  第二天一早,顾秋就坐车子去参加独岭乡的庆典。
  到市里的时候,见到了从彤。
  两口子匆匆见了个面,从彤说让他晚上留下来,去齐妃家吃饭。现在从彤一个人在达州,她都很少做饭的。

  顾秋说行,不过饭就不要去齐妃家吃了,我们请他们吃饭吧。从彤很高兴地说,行!那我等着你。
  去独岭乡的人不少,有教育局的领导,还有市里分管教育的领导。葛书铭也去了,齐妃当然要去,这事是她促成的。
  市局冯太平看到顾秋,马上过来打招呼。
  他对程暮雪说,“小程,你就上顾书记的车,顾书记的安全就交给你了。”
  程暮雪笑笑,“好类!保证完成任务。”

  由于司机和秘书坐前面,程暮雪就只能坐后面了。
  上了车,顾秋就闻到一股香水味。
  这丫头也开始打扮自己,不过她穿着制服,看起来更漂亮。车上带着一股淡淡的香水味,程暮雪的手,趁前面两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伸过来,摸着顾秋的手。
  车子翻过那道山梁,经过那条河边,程暮雪就望着河边笑了起来。顾秋知道她在笑什么,就问了句,“最近你们这边的工作怎么样?”
  程暮雪说,“冯局很认真,继续执行你当年在达州时候的方针,所以达州的现状依然保持得十分良好。”

  顾秋道,“你自己可要加油了。好好表现。”
  程暮雪嘟着嘴,“没有人指导,我又不会无师自通,估计没什么进步。”
  顾秋皱了下眉,“不是可以自学成才吗?”
  程暮雪笑看着他,“这个难度太大了。哥,什么时候你教教我。”
  她的手指动了动,顾秋望了她一眼,她就把手缩了回去。
  车子进了乡镇,经过那家旅馆,程暮雪就望着窗外,顾秋喊了一句,“走吧,下车了。”
  程暮雪朝他眨了眨眼睛,顾秋下了车,看到独岭乡班子的全部人马都到齐了,站在外面迎接。
  乡长书记都跑过来,接着葛书铭的手,“葛书记远道而来,辛苦了。辛苦了!”
  顾秋落在后面,葛书铭一脸尴尬,“顾书记呢?”

  众人回头一看,却发现顾秋在后面去了,马上朝顾秋围过来。
  “顾书记,您好,您好,辛苦了!”
  一群人都围过来,跟顾秋打招呼。
  顾秋摆摆手,“大家就不要太客气了,我也是达州班子自己人。”
  一群人族拥着顾秋,葛书铭朝乡政府走。
  乡长从口袋里去掏烟,掏出第一包竟然是金白沙,他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弄错了,弄错了。”
  随后又摸出一包芙蓉王,挨个儿敬烟。
  这个细节,被好几个领导看在眼里。葛书铭问,“你平时就抽这个?”

  乡长说,“艰苦朴素是我们的宗旨嘛,我很少抽烟,有时嘴馋,过过瘾。”
  葛书铭笑着说,“这个习惯好,要保持。”
  顾秋只是笑,他才不相信,乡长只抽这八块一包的金白沙。而就在这个时候,很多人悄悄地转过身去,把身上的好烟藏起来。
  顾秋道,“我倒是真希望大家养成这种良好习惯,要珍惜纳税人的钱。要继续保持良好作风,你们都知道,达州样板可是上了省电视台的,如果让人家看到你们不光彩的一面,那就是达州的罪人了。”

  有人脸红,却不得不点头。
  顾秋说,“我现在是宁德市纪委书记,曾经也和达州班子的同志样一起奋斗过,可我告诉你们,警钟长鸣啊!不能掉以轻心。如果有人投诉,举报你们,我还是会秉公而断,不会因为我们曾经的关系,而徇情枉法。”
  “是,是!请顾书记放心,我们一定遵徇教导。”
  葛书铭就笑着说,“顾书记历来都是艰苦朴素,在我们达州的时候,大家也看到了,亲力亲为,为大家树立了良好形象。如果没有当初顾书记的带头作用,我们达州哪来的今天?所以,我身为市委书记,我还是那句话,大家要把心思放在工作上,继续发扬人民公仆的精神。把地方经济搞上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