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9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左安邦看过之后,“都是一群孩子闹的,你怎么看?”
  左安邦的目光,带着一种质疑,同时他在心里暗道,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态度。在南阳这个地方,你多少借了我们左家的光。凤仪的事,是宁雪虹搞出来的,你究竟站在她那边,还是站在自己这边?
  顾秋也在想,左安邦一直在防着自己的宁雪虹,他和宁雪虹,摆明了是凑不到一块,照目前的形势,他要是把自己必急了,自己就会倒到宁雪虹那边。
  所以,他不会太过份。再者,他对凤仪的事,也十分关注,并不真心希望闻德才出事,因此这事最终的结果,应该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当然,这也得看自己和宁雪虹的态度,如果两人坚持要搞掉闻德才,左安邦只怕也是无能为力。
  可顾秋会公然反对他吗?落!
  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表面上维持和平,友好,团结,不要遗人口舌。至少心里怎么想,谁都没有办法阻止这种事情发生。
  顾秋道,“对于这群孩子(估且称孩子吧,都是二三十岁的人了。这样称呼,有替他们开罪的嫌疑),凤仪班子有了深刻的认识,并积极采取行动,应该很快就能归案。至于闻德才同志本人,他也有良好的认识,表现十分积极,而且反省深刻。可我认为,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功过不能相抵,要奖罚分明。”
  顾秋说到这里,故意看了眼左安邦,说到前段话的时候,左安邦脸色正常,说到后半段话的时候,他就皱眉头了。

  顾秋说,“我还是服从组织的决定,不擅自作主。”
  左安邦紧凝的眉毛,一下舒展开了。
  顾秋这几句话,他可听得明白,最后一句,最为关键。
  于是他在心里暗道,你还算是识相,知道以大局为重,没有落井下石。
  左安邦就道,“那就按你的意思处理吧!必须给社会一个交代,这些家伙太能折腾了,影响恶劣。”
  刚才还说是几个孩子呢,听说顾秋不去追究闻德才和邱局这几个幕后人物的问题了,他也就把凤仪六君子的性质,说得严重一些。
  这样做,可以达到移花接木的目的,偷偷转移视线。当然,这件事情如此处理,完全合情合理。
  将这六个年轻人的组织端了,还社会一个太平。同时也树立了几个正面人物形象,给凤仪班子留下了大义灭亲的良好形象。
  等过些时候,风声没这么紧了,谁还来计较这些?
  顾秋看到左安邦这么说,故意迟疑了一下,“这样……宁市长那边——”
  他没有说下去了,这种质疑,是必须的。如果他不提出质疑,左安邦或许反而会怀疑。
  毕竟两人一直以来都不怎么合拍,你一下子无条件支持他,同意他所有观点,非但不能取得人家的信任,只能激起人家对你的猜忌。
  所以顾秋恰到好处的,又提出一丝质疑。并抬出了宁雪虹,这样一来,左安邦完全打消了顾虑。

  “放心吧,宁雪虹同志那边,我会跟她沟通一下。我们毕竟是上级领导嘛,总得给下面的人一些空间,给他们一些机会,凡事不能总是一棍子打死。”
  左安邦轻叹道,“不是有句话说,送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们应该多一些宽容。”
  顾秋在心里笑了,好吧,好吧!那就再送人家一朵鲜花,让余香多一些。
  顾秋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你们打球了。”

  左安邦摆摆手,“我跟你说个事,邵博远先生是来我们宁德投资的,招商引资这种事情,本来我不想插手,但考虑到宁雪虹是位女同志,就适当地为她减轻一点负担吧!”
  顾秋说,“宁德是大家的宁德,不是哪一个人的。左书记能如此看待问题,当然是宁德地区群众之福。”
  左安邦说,“你和他认识?”
  顾秋道,“见过几次,也算是认识了吧!”
  “哦,那你先去忙。”
  顾秋离开的时候,邵博远就在前面那边候着,看到顾秋过来,他急急迎上去,“你怎么可以耍我?”
  顾秋说,如果你有时间的话,晚上见面再谈,现在不是时候。

  邵博远同意了,看着顾秋远去的背影,他就嘀咕着,“靠,堂堂一个市纪委书记,装什么必啊!害老子以为还真是一个小记者。”
  左安邦走过来了,“博远,嘀咕什么?”
  邵博远道,“左书记,这位纪委书记结婚了吗?”
  左安邦一愣,哈哈大笑起来,“人家小孩都几岁了,怎么啦?你要给他作媒?”
  草!还给他作媒,老子不拆散他们就算是万幸了。
  不行,我得找他把我那一百万拿回来。
  邵博远在心里暗道。
  顾秋回到办公室,宁雪虹的电话就打过来了,齐雨道:“市长叫你过来。马上。”
  其实宁雪虹根本不是这么说的,只是叫她问问,凤仪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

  但齐雨生气啊,居然把自己一百万给卖了,这个顾秋,太无聊了吧!
  顾秋赶到宁市长办公室,宁雪虹看着他,“你来了?”
  顾秋道,“我把情况简单汇报一下。”
  于是,他就把凤仪的情况,做了简单的汇报。
  宁雪虹果然不同意,“怎么可以弹性施法?你是纪委书记,我送你给你四个字,难道你忘了?”
  顾秋看着她笑,宁雪虹绝对是一个有个性的女人。你看她的眉头,有些浓,但不粗。

  鼻梁,带着那份坚挺,无一不说明了她的个性很要强。顾秋说,“你现在是市长,不是纪委书记。市长的主要任务,就是管好各职能部门。经济发展才是硬道理。现在凤仪市的情况,你比我更清楚。闻德才这个人,虽然毛病多多,但是临阵换将,实为不智。凤仪的多个项目,与这个些息息相关,大有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味道。宁市长,所以我还是觉得,这样比较合理。”
  宁雪虹半晌没有说话,顾秋心道,既处理好凤仪的事情,又安抚了人心,以后凤仪班子还敢不听你招呼?
  现在需要的不是孤军作战,如果宁雪虹手里没有一个坚定的团队,她就是再能耐,也不能体现出宁德市的整体水平。
  做为一个市长,更重要的还是政绩。
  所以顾秋这样安排,这样处理,也是综合了多方面的因素。宁雪虹考虑良久,一直没有回答。
  顾秋注意到她的嘴唇,蛮有意思的,呼吸之间,嘴唇微翘,粉红得有些可爱。
  宁雪虹足足考虑了四五分钟,顾秋知道她的为人,有时太耿直了。如果以她的性格,看到违纪乱法的人,一律枪毙。

  但现在她的身份是市长,更应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问题。当然,在经济高速发展的今天,各种问题层出不穷,队伍班子里,往往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有人不是常说了嘛,不要建起一座城,倒下一批人。这批人,肯定指的是班子里的同志。
  宁雪虹喝了口茶,“你先回去吧!容我再想想。”
  顾秋道,“行,那我等你的决定。”
  离开的时候,齐雨在外面等着。
  顾秋走过来,喊了声齐秘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