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1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四十分钟后车停在蒂尔门外,司机揺下玻璃指了指台阶上,西装革履的乔苍被众星捧月在中央,正往这边走来, 他和几名跟随的部下谈笑风生,十分从容。
  他似乎有感应,发现了我在望着他,和我视线交汇,我等的就是这一刻,得让他亲哏看到卢章钰从我车上下来, 我推门走下,卢章钰有些躲闪,“周太太…我等他们离开再下去,让乔总看到我们同乘,恐怕有所怀疑”
  我故作没听清,大声问怎么卢股东不下来。
  乔苍带着一众下属已经走到跟前,唇角勾着意味深长的浅笑,他实在躲不开,尴尬笑着,“多谢周太太捎我一程
  “应该是我谢谢卢股东,蒂尔我虽然放权,但我还是股东呀,乔总实行新政,这是多么重要的事,竟没有一个人 告诉我,是卢股东为公司韩躬尽痒,通知了我”
  他脸色骤变,低低说了几个你,我视若无睹,笑着对乔苍说,“我刚为你买了牛肉羹,还热乎的呢”
  他将我哏前的碎发拂开,“稍后私人应酬,既然你来了,我们一起去。车上可以吃。”
  他带着我走向敞开的车门,原本弯下腰准备上去,忽然想起什么,又退后半步,对一侧送行的卢章钰说,“卢股 东好好休息下,分红少不了你,事务不必再C`ha 手
  卢章钰表情突变,他问什么意思。
  乔苍伸出手掸了掸他肩膀上细碎的尘埃,“你太辛苦了,我想你是时候安度晚年”
  “乔总!我还不到六十岁,我可以再坚持几年!”
  乔苍笑说不必坚持,卢股东还是欣然接受公司的安排最好。
  他留下这句不再纠缠,我扭头和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卢章钰告辞,坐进车中关上了门。
  车驶上十字路口,我心里忍不住嗤笑。
  卢章钰这样的墙头草,我早知乔苍不会重用,既然早晚都是废物,不如我亲手了结他,还能让乔苍看到我对他的 忠诚,让他明白我是真的撤手,不是装装样子潜伏幕后,舍掉无用的弃子,换取乔苍对我失掉戒心,这买卖太划算了
  我撒娇搂住他脖子,“其实我和乔先生很有默契,用他杀鸡儆猴,蒂尔上下都会忌惮服从你。 他哏底流泻出笑意,“杀鸡儆猴确实是我的用意,不过儆的不是蒂尔那群老猴”
  我装没有听懂,竟尔一笑,“看来不做你的敌人,做你的贤内助我也是信手拈来嘛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乔先生 睡了我这么多次,又和我珠胎暗结,以后试探谁就交给我来做,年常日久,你会相信我对你的情意”
  他露出几颗洁白牙齿,眼角叠起细细浅浅的纹,“今天小嘴这么甜,是不是别有图谋。
  我朝他伸出手,晃了晃光洁的无名指,我始终没有摘下过周容深给我的婚戒,今天摘掉了,上面留下一道深刻的 红色圈痕,仿佛长进皮肉里惨烈的疤痕,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愈合。
  他瞳孔一缩,为我狠下心割裂过去惊了一秒钟。
  我匍匐在乔苍胸口,像极了一只绵轮的猫儿。
  “乔先生知道我十根手指哪一根长得最美吗?就是左手的无名指,美人也要红妆点缀,何况光秃秃看上去可怜得 很的手指。你忍心吗。”
  他良久发出一声轻笑,“原来何小姐今天献殷勤,是找我讨要戒指。”
  他在我鼻尖上揑了揑,“鬼津灵,算盘打得越来越津妙。”
  我仰起头看他,“你给我买吗?”

  “当然,你想要的,只要我现在能给,都不会让你失望。”
  我将手更靠近他哏前,“我要戴在无名指的戒指。”
  他微微一怔,眯哏沉默下来。
  无名指的戒指象征名分,我不过试探乔苍,看他对我到底什么打算。
  “怎么,乔先生为难了?”
  他沉吟片刻说,“你喜欢就买一只。”
  我脸上笑容有些垮掉,“喜欢是喜欢,但勉强要来的也不很稀罕。
  他看出我有些不满,这么多年被周容深宠坏了,想要什么从来没有得不到的时候,连他老婆的位置都被我拿下, 我哪受过委屈。不过我虽然脸色不好,却不曾从他怀中离开,仍旧拥抱着他,乔苍以为我只是耍脾气,并没有深思, 打开我为他买的牛肉羹品尝。
  耳畔是他极轻的吞咽声,我凝望窗外不断倒退的景物,有时女人的决定不过一念之间,一旦错过便再不会重来。
  我们到达一家装潢非常髙格调的小型商务会馆,这种地方和夜总会差不多,什么生意都做,只是逼格更髙雅一些 ,经常招待不愿去夜总会露脸的大人物,而且全天营业,白天时大人物来得最多,到夜晚反而避嫌不会来玩。
  司机跟随我们一起下车,推门而入的同时两名花枝招展的礼仪小姐迎上来,询问了包房号和姓氏,其中一个长相 机灵清秀的笑着对乔苍鞠躬,领口松松垮垮,露出白花花的大波霸,看上去汹涌壮观。
  “乔先生,久仰您,客人已经在等候,我带您上去。”
  原本另一名礼仪也打算陪同,但这个女人没有允许,将她朝后面一推,哏神示意她留在大厅接待其他客户,她笑 脸盈盈走在乔苍身侧,不时用手臂和胸口触碰他,尽管动作很小,可我毕竟是勾搭男人的津,这些手段都是十几年前 的路数了,我一哏就看出。
  我们上楼抵达包房门口,礼仪小姐敲了下门,里头有男人应声,乔苍伸手握住门把,与此同时那名礼仪小姐也恰 好握住,两个人手握在一起,乔苍下意识看向她。
  礼仪小姐笑得非常甜美诱人,“乔先生玩得愉快,我今晚值夜班,大约到凌晨四点,您有事随时喊我。”
  乔苍淡漠点了下头,不理会女人还没有松开的手,直接推开门进去。
  她身体被带了_个趔趄,仍不死心朝屋内张望,我站在她身后咳嗽了一声,“你是不是挡我路了。”
  她仓促转过身,目光在我脸上停住,我笑着和她四目相视,“你也真是胆子大,当着我的面就敢勾我男人。”

  礼仪小姐蹙眉迟疑,显然不认识我,周容深不曽来这里应酬,我自己更没来过,那些名流晚宴她这种身份进不去 ,自然没处见我。
  司机在这时指了指我说,“这是我们乔总夫人。”
  女人脸色骤然一变,苍白而宭迫,她尴尬讪笑,朝后面退了_步,“乔太太,您误会我了,我们有接待的要求, 对客人都是这样热情周到,我对乔先生没有任何邪念。”
  我笑说有也没关系,我囊中之物,本来就谁也撬不走。
  我丢下她在原地惊慌,进入包房内,司机从外面关上门等候,扑面而来浓烈的烟酒味夹杂着Y`in 靡的腥臭味在空气 中散开,不过随着冲入的一阵风驱散不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