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叫他“叶哥”》
第49节

作者: 蚂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展鹏轻轻摇头,连吐息都显得有些吃力,眼却是闪动着兴奋的神采,作为当事人,他对自己体内的变化有着最直接的感受,将近一半的真气种子转化为真气,那种卸去负担后的舒爽,要不是此刻的他消耗过甚,真是有大笑三声的冲动。
  “今天到这儿,我出去通知你父母。”又待了五分钟,叶宁拉门出去,身后传来了陆展鹏轻轻的一声:“叶大哥,谢谢。”
  陆龙灏三人一见叶宁现身便围了来,当听说一切顺利的消息,三颗心脏终于又落回了胸腔,对叶宁一番感激之后,陆龙灏亲自陪着叶宁去餐厅用餐,而郁新梅母女则是围着陆展鹏忙活起来。
  晚宴安排得很丰盛,菜肴还都是热的,叶宁确实饿了,也没太在意形象,一通大快朵颐,陆龙灏则是自斟自饮了三小杯白酒,脸挂着笑容,神情说不出的放松怡然,很明显,心情好得没边。
  餐后,保姆撤去碗盘,泡了两杯碧螺春来,之前陆龙灏看叶宁吃得不亦乐乎没啃声打扰,这会儿先开口了:“叶小兄弟,谢谢的话我不多了,你是我陆家的恩人,这份情,陆家永远不会忘记。”
  这话欠一个恩情许一个承诺又深了一层,隐含意思是,陆家会把叶宁当成朋友看待。

  叶宁不知怎么接口,笑着点点头。
  陆龙灏又道:“明天,我会让海燕联系华远,双方约个时间,一起去四海银行把担保协议签了。”
  叶宁闻言,眼闪过一丝异色,原本和陆家的约定,是要等三天后的那次治疗结束,陆家才兑现为华远担保的承诺,这一提前,明显是有向自己示好之意。
  “那谢谢陆会长。”对此,叶宁倒是没有多想,略带感激地接受。
  接下来,两人又寒暄了几句,叶宁喝下半杯茶水,提出告辞,可陆龙灏却是按按手掌:“别急,有件事,我觉得有必要早点给你提个醒,你也好有个提前准备。”
  看着陆龙灏忽然间凝重起来的脸色,叶宁下示意地皱起了眉。
  陆龙灏斟酌着言词说道:“叶小兄弟,请容我先冒昧地问一声,你只是简单的受聘于华远赚一份薪酬,还是有自身的利益纠葛其?”
  叶宁疑道:“有区别吗?”
  陆龙灏微微颔首:“如果只是雇佣关系,说白了,你是打一份工,尽可能地干好本职工作,对得起华远付给你的那份薪酬即可,如果是你自身利益与华远有着牵扯,那华远发展得好与坏将会和你休戚相关,如这一次,你提出让陆家给华远做银行担保一事,可不在安保人员的职责范围之内。”
  叶宁一时间搞不清对方所言的真实意图,想了想后,道:“华远的总裁秋小姐对我有知遇之恩。”
  陆龙灏闻言,眉毛忽地一扬,脸色似更凝重了几分,托着下巴,陷入沉吟,叶宁也没催促,自顾喝着茶水,神态自若,他相信,前者听得懂他所表达之意。
  小片刻后,陆龙灏才道:“药材业从来不平和,华远,萧氏,葛家三方是目前最直接的竞争对手,三方之又以华远的资历最浅,可偏偏华远拥有着另两方所不具有的海外渠道,而且,还启动了市计划...”

  对当前业内形势略作点睛,陆龙灏并未深入分析,话锋便突然一转:“林小兄弟,你本是局外人,却一脚踏进这摊浑水里,一些人的谋划被你破坏,利益被你损害,你自然也成了他们的眼钉肉刺,这一点,我想你心里也清楚。”
  以陆龙灏的老辣眼光,见自己言明利害关系之下,叶宁只是平静点头,知道后者这是铁了心要站在华远一方,更确切的说,是与秋若雨共进退,“知遇之恩”不过用以表露一个态度,详细内因,当事人有意隐瞒,外人便不好深究。
  于是,略略思忖之后,陆龙灏将预备好的相劝之言藏进了肚子里,语气微沉地道:“既然你心里清楚,我也不多说什么了,我想提醒你的是,虽然你是个后天期高手,但应该还是在初期,小成的阶段,能让一些人重视,却没发让他们忌惮,日后,你要小心警惕,提防着有人会对你下黑手。”
  听了这番提醒,叶宁的脸色也是微微泛沉,以他现在恢复到后天初期的状况,当然不会狂傲地觉得在海市内没有人能威胁到他,说那天交易会露面的阿暮,后天大成境界,叶宁自认正面放对的话,在不动用两败俱伤的最终手段的情况下,自己几乎没有取胜的可能。
  陆龙灏所指的那些人,不用猜知道是萧家,葛家,这两方的财力之华远都是不遑多让,内部必然养着几名后天期高手,另外,只要肯出大价钱,何愁雇不到高手效命,谁能保证,在某天夜里,自己不会被两名以与阿暮同等级的武修找门,亦或是阿暮更强的存在...
  “必须尽快开始第二阶段调养,只要恢复到后天大成,算同时面对两名后天大圆满,我至少能保证全身而退。”叶宁的脑海这样想到,眼也是闪过一丝决断。
  “我已经提醒了一些人,你在为展鹏医治期间,应该不会有麻烦找你,不过,我陆龙灏的面子也仅限于此,五年前,陆家从海市药材业退出之后,便不能再插手业内的纷争,这是整个行业的默认规则。”
  陆龙灏几分抱歉地看向叶宁,心有些遗憾,要是后者愿意脱离华远集团,他绝对会为后者出面与萧,葛两家交涉,化解彼此间的恩怨,之后,他还会开出优厚的条件,将叶宁拉入己方阵营,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从陆家出来后,叶宁只让专车送到了住处附近,下车后,他独自散步在街头,脑海几经思量,决定不再坐等余乐那边的消息,明天午旷工半天,也要把那几味辅药材采购齐全,在为陆展鹏第二次治疗之前,也是三天内完成第二阶段的首次调养,争取撕开体内第一道封印,这样一来,先天期以下对他无法造成威胁,也好略微安心。
  自从知晓了秋若雨的身份,看清了她如狼环视的处境,叶宁知道自己平静的生活将会一去不复返,他在国内没什么根基,现在也不是联系海外的时机,要帮秋若雨,为她保驾护航,他唯一的依仗只能是自身,他的实力境界恢复得越快,才会更有底气。
  二十多分钟后,叶宁回到了住处,正要取钥匙开门,不想轻轻一推,房门竟自动开了。
  开灯,只是往房内看了一眼,他的脸色登时变得难看无,满地被撕得七零八落的百元钞票碎片,加被剪破的散乱衣物,墙,床被撒了墨汁般的油漆,书桌的两台电脑显示器屏幕布满了蜘蛛般的裂痕,一片狼藉...
  仅仅用了十息压下了心头怒火,叶宁反手关房门,缓步走入,这一地的钞票得有十几万,是他采购龙头凤尾草剩下的,嫌存银行麻烦塞在了床下,此时那只装钱的考克箱正成倒V型靠墙而立,这一票损失可谓相当肉痛,不过幸好,三味主药材被放进了银行的保险柜,不然,他算心性再好,怕也是要吐血三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