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164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野装作无奈的样子,胡说八道说道:“好吧,全被你看穿了,我也没什么好装的了,事情是这样,我呢其实跟你们家有亲戚,你爸爸跟我是表兄弟,我们两家在你爷爷那一辈上走的可近了。”
  何晓琪不是一个特别细心的女孩儿,这么粗浅的谎言却让她将信将疑起来,迟疑道:“你不是吹牛呢吧?”
  李牧野道:“当然不是,我跟你爸爸认识那会儿,你还是个小不点儿呢,十四年前我到你们家拜访,当时你才几岁,过门槛都刮裤裆,雨水大了的时候路上积水都能淹到你的腰。”
  何晓琪有点发懵,疑惑的看着李牧野,道:“十四年前我六七岁了,怎么不记得见过你?”
  孟凡冰忍俊不住了,道:“你快别听他胡说了,那时候他也就是十一二岁,我们是同学,他就跟个孤儿似的,根本没什么亲戚朋友。”
  “好啊你,敢骗我!”何晓琪着恼说道。

  李牧野正色道:“你们都误会了,我说的这事儿千真万确,孟凡冰跟我是同学不假,可那时候我们不经常在一起玩儿,她怎么知道我放暑假的时候去了你家的事儿?这事儿你要不信就问你爸,你就问他,我跟他是不是兄弟?”
  “问就问!”何晓琪立即拿出电话来打给何锟铻,劈头就问:“老何,这个李牧野说跟你是兄弟,是真的吗?”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不由大怒道:“那我不是得喊他叔叔了?”
  李牧野笑嘻嘻看着她,老何会这么配合并不出乎意料。他现在找这样拉近关系的机会都怕找不到。自从上次在船上见面后,期间也通过几次电话,有两次还主动约李牧野出来打高尔夫,但都被李牧野拒绝了。在老何心中,从来没把李牧野当成一个不到三十岁的毛头小子。而是当成了平辈论交值得尊敬的潜在生意伙伴。
  李牧野对何晓琪又不会有什么恶意,如果只是给女儿一个小小教训,对老何而言其实没什么不可接受的。
  “你看吧,我就说知道答案以后你会不高兴,其实上次在孟凡冰的店门前我就认出你来了,所以才故意给你一个小小教训,却没想到你还挺记仇的,越做越过分了,我也是没法子了,这才给锟铻表哥打了个电话。”李牧野笑看着她一脸蒙圈的样子,指了指自己,诱导道:“想起来没?你们家那时候还没搬到上海来,当时你爸爸经常出海跑船,想起来没?”
  谎话半真半假可信度才高。何晓琪小的时候何锟铻经常跑船,妻子杨美琪因为忍受不了寂寞跟人跑了。她从小就是在祖父母的照料下生活在苏鲁交界的小山村里,对小时候的事情记忆并不十分深刻。李牧野说的全都是根深蒂固的刻板事实,只有肯定意义而无启发性,却让她很难提出否定意见。

  人的潜意识特别有趣,当听到记忆点中某个熟悉又可疑的片段却不知道该怎么否定时,便会不自觉的去认可。比如在街上遇到某个人,完全没有印象,可这个人却表现的很热情,张嘴说出一些事情来似乎都对,一般人就会下意识的顺着他说的去回忆,制造出一些莫须有的记忆来。
  何晓琪就是这样被李牧野用一个江湖骗子最常用的小手段捉弄的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力了。下意识的顺着话头说道:“好像是有一点点印象了。”
  孟凡冰眼睁睁看着李牧野把何晓琪忽悠瘸了,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断然不会相信李牧野跟何锟铻是表兄弟这样的鬼话。可现实情况却又由不得她质疑。何晓琪可以被忽悠瘸了,何锟铻却断无道理这么配合他的谎言。这太荒唐了!
  李牧野继续启发道:“那时候你总是脏兮兮的,可没有现在这么漂亮,一晃儿这么多年过去了,真是女大十八变呀,我记得你当时特别拒绝叫我叔叔,这一点倒是跟现在一样。”
  “我好像想起来啦。”何晓琪开始对无中生有的记忆感到真实了,道:“你那时候特别讨厌,总喜欢弄乱我的头发。”顿了顿,十分笃定的又道:“就像今天,我其实早就该想起你的!”
  这就开始自己制造记忆了,在心理学上这叫自我否定意志惯性现象。在老千的世界里,这叫傻驴入圈自喝水。说的是被骗的人自我蒙蔽,主动接受侵害,甚至自己主动帮助老千。
  李牧野忍着笑意道:“你现在想起来也不晚。”
  “就算你真是我爸爸的表弟,我也不会管你叫表叔。”何晓琪懊丧的说道。
  李牧野没计较这个,示意周平:“去给女孩子们搬两把椅子去,跟个木头似的站在那做什么?”
  周平忙颠颠儿去了,不大会儿空手而归,道:“家里没准备多余的凳子。”
  李牧野道:“那就在客厅坐沙发上吃。”
  六道菜,白切鸡,鲍鱼拌饭,蒸大闸蟹,上汤焗基围虾,干炒牛河和鼓汁蒸排骨。味道好吃的让何晓琪咬舌头。赞不绝口道:“表叔呀,要不然我资助你开一家餐馆吧。”
  这小丫头虽然任性胡为,却是个毫无心机的主儿,一言不合就动手,三言两语便恨不得掏心挖肺交朋友。一顿好饭连表叔都叫上了。孟凡冰真怕她让自己也跟着她一起这么叫。低头吃饭,一句话都不敢说。
  李牧野笑道:“开餐馆的事情可以从长计议,我现在最好奇的是你们俩怎么凑到一起的?”
  孟凡冰的脸腾地红了,低下头一副没脸见人的样子。以她的豪放,这可有点不寻常。何晓琪却毫无顾忌,道:“你不知道我是出名的女公子吗?孟大姐我可是追了许久呢。”
  “懂了!”李牧野意会的点点头。
  这年月,爱情可以发生毫无道理,连对象不是人这种事都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何况只是两个女人。

  “你懂个屁了!”孟凡冰白了李牧野一眼,又看了看何晓琪,道:“她怎么想是她的事情,我的取向可正常的很。”
  何晓琪嘻嘻一笑,道:“算你是通杀好了。”
  “通杀什么?”林翔宇揉着惺忪的睡眼,摇摇晃晃从卧室里出来,连人都没认清楚就说道:“吃饭怎么不叫我一声?”
  “滚回去!”李牧野喝道:“把衣服穿整齐了再过来。”
  这小子只穿了一条四角短裤,露着嶙峋的排骨,晨勃导致的凸起十分辣眼睛。
  何晓琪哈哈大笑,道:“看着瘦了吧唧的,原来还挺有料的,难怪冰姐对这家伙念念不忘。”

  林翔宇恍然惊醒,啊了一下,连声道歉,急火火跑回自己的卧室。
  孟凡冰看着他的背影,又看了看李牧野,更困惑了。这个男人身上究竟有什么魔力,可以让林翔宇和周平两个少爷秧子忽然就有教养了?周平把碗筷准备好以后就规规矩矩坐在那里埋头吃饭,这个林翔宇从前是最自负不羁的,现在却为了李牧野一句话,毫不在乎面子的跑回去穿衣服,放在过去,谁这么对他说话,第一反应一定是掀桌子才对。
  “他现在还唱歌吗?”孟凡冰似随口的问了一句。
  李牧野道:“唱,平常在我表哥的船上唱披头士的英文歌,回到家就唱那些为你写的新歌。”
  “你表哥?”孟凡冰一下子没转过弯儿来。

  “就是我爸呗。”何晓琪提醒道:“真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