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55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重新恢复了笑容,将手里的盒子递过去,说:“起来吧!这里面的东西可要收好,要是弄丢了,回头萧家不让你进门,师父可不管。”
  巫飞鸾躬身接过盒子打开,见里面摆放的是前些天被萧晋要回去的那个木头牌牌,拿起来一看,在八卦阴阳鱼的另一面,赫然刻着“萧门巫飞鸾”这五个字。
  “师父你快看!”他就像是考试得了一百分一样,把牌子举到巫雁行面前,邀功道:“上面刻了我的名字。”
  巫雁行接过去像是确认一样仔仔细细的抚摸了每一个字的笔画,眼眶慢慢的红了。将木牌还给巫飞鸾,然后便双手抱拳,对着萧晋就一揖到地,颤声道:“犬子承蒙先生不弃,雁行感激不尽!”
  萧晋淡淡一笑,说:“既然都叫孩子‘犬子’了,就干脆别再让他喊你师父了吧?!以后他的师父只能是我,我门下可不要二五仔。”
  巫雁行一怔:“不叫师父,那他能叫我什么?”
  萧晋转眼看向巫飞鸾,问:“小鸾,你觉得应该叫什么?”
  巫飞鸾的眼睛猛地睁大,张开嘴,表情却又忐忑起来。

  “臭小子,你怕什么呀?”萧晋佯怒道,“这刚刚才说了问心无愧,你就忘记随心所欲了?”
  巫飞鸾咬了咬嘴唇,深吸口气,目光深深地望着巫雁行,好一会儿才迟疑着问道:“以……以后小鸾可以叫您……母、母亲吗?”
  巫雁行身体一僵,紧接着眼中竟流露出几分恐惧的神色,下意识的便要开口训斥,忽然两道犀利的目光射来,无情的话就堵在了喉咙处,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片刻后,她强自镇定下来,淡淡的说:“现在是你的拜师仪式,不相干的事情,等一切结束再说。”
  “……是,弟子知错了。”

  巫飞鸾失望的低下头,鼻子酸溜溜的,冷不丁感觉到头顶一暖,就听萧晋柔声说:“傻小子,还愣着干嘛?赶紧把最后一道工序弄完,好办正事儿呀!”
  小正太抬起头,见他的眼中满满的都是鼓励,委屈的心一下子就安定了下来。
  接下来,巫飞鸾重新跪下,规规矩矩的磕了三个响头,然后又向萧晋奉了茶,这才算是完成了这场原本可以很隆重却被萧晋生生给弄得无厘头的拜师典礼。
  见一切都结束了,苏巧沁就拉住巫飞鸾的手,从包里又掏出一个木盒来,说:“你也知道师娘比较笨,所以也不知道给你选的这个合不合适,打开看看,要是不喜欢,师娘再给你拿去换。”
  巫飞鸾打开盒子,见里面是一整套针灸针,捏起一枚,做工精致,金光闪闪,显然是纯金质的。
  针灸针很轻,就算是金质的,其实也并不昂贵,但小正太知道,苏师娘最疼他,给他买东西肯定是捡最好的买。

  “谢谢师娘,小鸾正想着什么时候去挑一套呢!现在省事儿了,师娘你真好!”
  苏巧沁开心啦,把小正太拉到怀里,宠溺道:“傻孩子,跟师娘还这么客气做什么?你喜欢就好。以后有什么想要的,也可以跟师娘说,师娘都给你买。”
  “师父不同意的,也给我买吗?”小正太鸡贼的问。
  苏巧沁偷偷瞄一眼萧晋,小声道:“你要是能瞒着不让他知道,师娘就给你买。”
  看着这娘俩儿孺慕天伦的模样,巫雁行心中一阵难言的酸涩,瞥瞥坐在那儿悠哉悠哉喝着茶水的萧晋,一股气闷便堵在了胸口,轻踢他一脚,说:“跟我来,我有话要问你。”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一走进旁边的厢房,巫雁行就咣当一声关上房门,压低了声音质问道。
  萧晋不答,而是一把揽住她的腰肢将她搂到怀里,大手轻车熟路的在满月上轻轻摸索着,笑问道:“我的小猫咪,今天有戴尾巴吗?”
  明明正在生气,可身体却条件反射的开始悸动,这让巫雁行觉得非常丢人,想要推开他,却根本推不动,只能脸色绯红的怒道:“放开我!”
  萧晋当然不会乖乖听话,那只作怪的手还很过分的从衣摆分叉间钻了进去。
  巫雁行娇躯一僵,进而便又开始不受控制的发软,半倚靠着他,眼波流转,想怒也怒不起来了,只好咬咬嘴唇,恳求道:“你……你别在这个时候胡闹好不好?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问你。”
  “你问你的,我摸我的,咱们互不妨碍,各取所需。”萧晋动作不停,无耻道,“话说,你今天竟然没有戴尾巴,我的心情很失落,你得赔偿我。”
  “今天是……是小鸾的大日子,我怎么能那么……”

  “你不觉得,越是庄重肃穆的场合,那个样子越刺激么?”
  萧晋凑到她的耳边,吹着热气坏笑道:“想象一下,当小鸾跪在那里认认真真的表达着尊师重道之心时,他最挚爱的养母那个地方却插着一根绝对不能被人发现的东西,一边强忍着身体的感觉,一边还要努力做出端庄严肃的表情来,啧啧啧……那场面,简直了!”
  他的声音充满了蛊惑的味道,巫雁行听在耳朵里,几乎每一个字都能精准无比的变成画面,强烈的羞耻和禁忌感如潮水一般涌来,刺激的她心脏和身体忍不住一起颤抖起来。
  “不要……求你不要再说了……”她抬手堵住萧晋的嘴,用呻吟般的口气道,“我知道我是个不要脸的yin荡女人,所以才不配做一个母亲,更加不配做小鸾的母亲,你明白吗?”
  萧晋眉毛一挑:“你就是因为这个,才让小鸾一直都喊你师父的?”
  问话时,萧晋手上的动作已经停下了,巫雁行深呼吸口气,稳定住心神,幽幽答道:“小鸾的父母都是我巫氏最忠心的家臣,他们当年为了救我而付出了生命,养育小鸾,我责无旁贷。
  他虽不是我亲生的儿子,但我给予他的绝不会比任何一个母亲给亲生孩子的少,也因此,我不能让他背负上哪怕一点来自于我的肮脏。
  你不喜欢他也叫我师父,可以,我没意见,但他绝对不能叫我母亲!”
  萧晋静静的听完,又看了她一会儿,然后松开她,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说:“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很抱歉,你的愚蠢令我耳目一新,所以我一点都不会同情你。”
  巫雁行眉头蹙起:“难道我的想法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没有,”萧晋摇头,“作为母亲,你基本合格了,所思所想都没什么错处,但没错不代表就是应该做的。知道为什么孩子们总是不能理解父母对他们的好吗?就是因为一般的父母都不会站在孩子的角度去思考问题。
  他们的身份让他们自以为自己有种天然的权威,孩子不能也不应该反抗,可人在三十岁以前,恰恰又是一生中反抗精神最为强烈的时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