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1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时辰他在,今晚一定会留宿,看来常锦舟手腕还不够,或者功力太浅,满足不了乔苍的胃口,使出浑身解数 至多留他一周,便再也降不住。
  她现在有多心急我很清楚,哏看我肚子越来越大,而她一点消息没有,惰人比妻子还早生产,传出去她颜面无存 ,本就让我压了一头,子嗣再落后我,她就更难进一步。
  乔苍和常锦舟结婚时日也不短了,住一起的次数不比我少,常锦舟是怀不上,还是乔苍忌惮她老子的势力,暗中 做了手脚,不让她怀。
  不出我预料,凭借她的心机恐怕又要生事,她怀不上自然也不会让我生,一旦孩子呱呱坠地,不论男女,她翻盘 的机会都很小,她要的何止是乔太太的位置,她要的是乔苍整个人,骨肉血脉会成为分割他的筹码,她如临大敌。
  我和她都是女人里最荫毒残忍的一类,唯一差距在于常锦舟只争夺丈夫,不择手段保住她的婚姻,而我掠夺的是 我能拿到手的一切。
  我深深吸了口气,若无其事推门进入房间,刚刚洗过澡的乔苍头发还在淌水,穿着睡袍坐在库头,正专注看一本 书,封皮字迹是竖版,写着围棋论。
  我做外围时接触的上层权贵十有八九喜欢保龄球高尔夫,或者骑马种花,其实天下男人都爱风月和酒色,他们内 心更渴望脱光衣服与**缠绵,在热闹的赌场打牌赌博,真正的权贵只是懂克制,他们和流氓的需求爱好毫无两样, 可他们不能放任自己,因为暴发户只赚钱,名流赚取的是声誉与合作。
  圈子里流传一句,不包二乃的有钱人不是真正的有钱人,不养情人的官员算不得官员。
  可这些真谛到了乔苍这里统统推翻,他是真的不爱酒色,他热衷权谋,喜欢津彩的博弈,他探究围棋并非因为乐 趣,而是享受设下圈套围堵对手的过程,人生的争夺就是一盘围棋,堵别人,给自己杀出一条出路。
  乔苍在金三角智斗老K,把贩毒市场置于自己掌控下这漂亮的一仗令我五体投地,我这辈子佩服的人不多,周容 深的英勇和胆识,乔苍的智谋与气势,都是难得一见的出色,不论在怎样的绝境,即使必输无疑,乔苍也总能找到翻 盘的机会。
  卧房窗纱合拢,微弱的光束里,他脸孔格外柔和,他没有抬头看我,直接间,“去了哪里。”
  我一边解拉锁一边背过身,哏珠机敏转了转,我一个保镖没带独身跑了趟广州,自然不是做什么好事,以养苍在 广东的势力,我肯定瞒不过,我索性坦白说去省公丨安丨厅打听点事。
  他漫不经心翻阅书本,“什么事”
  “金三角中緬毒贩交火,省厅也得到消息,我去套话,毕竟事情因我而起。’_
  我脱掉裙衫直奔浴室,打开灯的同时说,“省厅对你很忌惟,领导又圆滑自保,暂时十年八年也遇不到一个愣头 青趟浑水,乔先生在广东,还能只手遮天。”

  我抚摸着胸口佩戴的珠玉,“我现在跟着你,总要问清楚你还能风光多久,乔先生最了解我了,我绝不陪男人共 苦,我只陪男人享乐,当阔太太。人生宝贵,我可舍不得浪费。”
  他越过书本边緣看向我,“如果他们说我气数要亡了,何小姐是不是直接跑路,都不会再回来
  我面容明艳动人,“那是一定,我大好年华衣食无缺怎么可能受乔先生的牵连”
  他猜不透我这话的真假,只当个玩笑听,“原来我养了一只无情无义的白眼狼”
  我媚笑着朝他起红唇眨眼,他刚要下库来抓我,我飞快反琐上门,将他隔绝在外面。

  我洗完澡梳理好长发,对着镜子涂了点口红,美人出浴总是诱惑十足,湿答答流淌的水仿佛砸在了男人的心上, 连我此时隆起的小菔都充满了勾引。
  乔苍这么久投和我**,他今晚肯定馋了,聪明女人在男人最馋的时候,都会添一把火。
  我拉开门出去,站在正对窗子月色朦胧的地方,不言不语乔苍等了许久见我迟迟不动,他沉默合上书本,抬起 头看过来,当他目光落在我霎气娇艳的脸上,微微一怔。
  我睡袍穿得极不规整,歪歪扭扭勾在肩头,露出半副白嫩的胸脯,像极了一个荡*,又比荡*纯情。
  乔苍下库走向我,他停在我面前半米的距离,在我妖冶的红唇上看了许久,“今晚很不一样。”
  我露出舌尖,从唇角舔到另一边唇角,间他哪里不一样。
  他没有立刻回答,转身往露台走,将落地窗朝两侧推开,温柔的风灌入,他去往庭院,绕过一处鱼池,站在秋千

  月色将他笼罩得欣长,犹如从天而降的神。然而只有我清楚这世上,天上,甚至地狱里,都不会有他这样残暴嗜 血的男子,他托生了一副俊美刚毅的皮囊,迷惑了那么多答生。
  他从来不是一个好人,正如我是一个坏女人。
  我们都在挖着彼此最坏一面,痛恨怀疑,又惰不自禁。
  鱼池水面泛着银色波光,鱼群扎在一起不动,似乎在沉睡,我揑起挂在发梢的一片叶子,扔向鱼群中央,它们顿 时被惊扰四下散开。
  在我逗弄金鱼时,乔苍已经解开睡袍束带,扔在白色的砖石上,他朝我伸出手,我娇笑了声,扭摆仍旧纤细的腰 肢,手还未曽落在他掌心,他已经将我拽入他怀中。
  我视线里是他性感魅惑的身体,没有一丝繫肉,也不像容深那般肌肉膨胀,过于狂野,他一切都刚刚好,是女人 最爱的模样。
  清瘦,紧实,介于麦色与白色之间,肤色既晦暗也不孱弱,如同一面招魂幡,令人糊里糊涂就被他吸纳进去。

  他抱着我坐在秋千上,我骑在他胯间,秋千承重在夜色中拂动,我唇贴着耳朵间,“不怕有人看到吗”
  “即使看到了,也只会被说我有多勇猛。”
  我胸前一凉,本能张嘴惊呼,他快速堵住我的唇舌头探入进来,他在我洗澡时吸了一根烟,还暍了点酒,他渡进 我嘴里的唾液像要把我灌醉。
  我意乱情迷时他忽然用了力气,滚烫猛烈的深吻沿着脖子一点点向下,停在胸口忘乎所以吞噬。
  我宛如一条缠在他身上的蛇,他是粗大的藶蔓,藶蔓穿透蛇,蛇包裏藶蔓,我们离不开彼此,才能寄居于人世。
  强烈的剌激与快感像巢水淹没了我们,极致的痛苦与快乐中,我低声呻吟,秋千随着乔苍的奋力与勇猛荡到更髙 的空中,我仰起头看到了近在咫尺的月亮,星星,深蓝色的云朵,和一架从北向南轰隆而过的飞机。
  天空与我这么相近,近到我仿佛抬起手就能触摸。
  触摸到它的绵轮,温柔,但我举起手指,却只迎来一片虚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