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678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离开楼外的石子小路,选了一处较为宽阔的草坪,转过头看着胖子,“看好了。”
  说完,我体内真元流转,缓缓的注入了花瓶之。
  在我真元接触到瓶身的一瞬间,瓶身的青红二色古树便一下子亮了,随着我注入的道炁真元越来越多,我甚至能隐隐的感觉到一棵一棵古树的存在。
  这种瓷瓶,我曾在道家典籍见过,名为“阴阳如意瓶”。所谓阴阳如意瓶,是把将死之物封印在瓶,日后通过术法再将瓶封印的东西召唤出来。

  因为这种偷天换日的行为实际扰乱了阴阳,把将死之物强行续在瓶,如此才有了这个阴阳如意瓶的称呼。
  这东西虽然罕见,但却也不算多珍贵之物,这是因为大多数阴阳如意瓶只能装一些花草之物,能装进飞禽走兽的都已经算是品级非常高的了,至于能把人装进去的,不管是普通人还是修行者,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品质,古往今来也没听说过几个。
  据我看的那本道经记载,历史确定的有两个,其一个是某个古代帝王,因无法接受妃子重病将死的事实,找修行之人做了一个阴阳如意瓶,硬生生的把爱妃的魂魄肉身封印在了瓶里。另一个则语焉不详,只说封印着一个无法彻底消灭的邪物。
  而我手里的这个,按照瓶身的花纹来看,里面只是封印着一些古树罢了,不算珍稀。但我却依旧兴致勃勃,这种阴阳如意瓶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颇觉新。
  随着真元的缓缓注入,我看到瓶身的古树也越来越亮,似乎平添了几分生机一般。

  感觉火候差不多的时候,我心念一动,控制着道炁真元聚集在其一颗歪脖树。
  代表那棵树的花纹一时间光芒大作,在光芒渐渐隐去之后,那颗被我选的古树竟然动了起来,枝叶微微颤抖,如同在风摆动一样。
  接着我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小心翼翼的控制着道炁真元,在那棵古树四周流转,试图将其召唤出来。
  不料这棵古树只是颤抖,任凭我如何加力,加下来却毫无反应了。

  耗了半天,我有些不耐烦了,干脆调转真元,换了一棵树。
  这次和刚才大不一样,一棵看去极为粗壮的古树在接触到我的真元之后,同样放出光芒,紧接着,光芒便缓缓凝聚到了瓶口,我感觉到,原本聚集在瓶内的道炁真元也随着这光芒一起,朝着瓶口汇集。
  没过多久,我便听到了啪嗒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掉落进了瓶子里面。
  这是什么情况?我愣了一下,这和道经里说的不一样啊,应该直接召唤出来一棵古树才对,怎么会这样?
  “三娃,你在那磨磨唧唧那么久,到底弄出来了啥东西啊?”胖子看到我傻站在那,伸着脖子朝这边看了过来。
  我握住瓶身,轻轻往外一倒,一颗碧绿的种子从里面滚落出来。
  “按理来说,应该是召唤出面的古树的。”我看了看瓶身,那棵粗壮古树已经不见了,对胖子解释道,“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这东西。”
  胖子看到只是一颗种子,顿时便没了兴趣。我也有些兴致阑珊,随手把种子放进兜里,端着瓷瓶往回走。
  然而,我没注意到的是,瓶身我第一次灌注真元的那棵歪脖树的花纹边,忽然隐约出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图案,这人影彩色,看起来像是一个女人,似乎还会移动。她小心翼翼的躲在树后,朝外面看了一眼,接着便消失不见了。

  研究完古瓶之后,胖子没了兴致,自个儿去外面湖泊旁打坐修行了,我也回到道宫之内,借着这少有的机会,尽力吸收四周巫炁。
  修行数个周天之后,再次睁开眼,已经是傍晚了,太阳斜斜的挂在地平线,我听到外面有动静,起身推门出去,看到一抹金色的阳光照进了小楼,笼罩在厅里,在这暮光里,一只一人高的仙鹤正挺着细长的脖子立在桌子,嘴巴梳理着背羽毛。
  我惊于这鹤的姿态,优雅洁白,仿佛天宫仙子。仙鹤似乎也能感受到我的眼神,很人性化的看了我一眼,停下了梳理羽毛的动作。
  我犹豫了一下,便尝试着走了过去,那仙鹤也不怕人,站在那看着我,等到我走到了近前,还伸出脑袋蹭了蹭我的胳膊。

  这仙鹤跟凡俗世界里的鹤类完全不同,看起来姿态高雅,灵气十足,倒像是一些电影之看到过的仙家灵禽,也不知王家如何培养出来的。
  我一时有些见猎心喜,伸到好的摸着它柔软蓬松的羽毛。
  谁知我一摸它,仙鹤便抖了抖羽毛,张开双翅,从腋下掉落出一根羽毛。这羽毛无风自动,缓缓飘落到了我身前。
  我伸手接住羽毛,在手指碰触到的一瞬间,一股微弱真元传递到了我身。
  “在下已备好宴席,敬候圣人驾临,跟随仙鹤即可前往。”
  又是王灿那熟悉的声音,我捏着手里的羽毛,有些哭笑不得,这家伙,总要把这些事情弄得复杂,之前给我用什么传音符箓,现在又派了只仙鹤来给我带路。
  看着眼前振了振翅膀,眨着眼睛看着我的仙鹤,我略一思索,大概便明白了,王灿自小生活在这洞天福地内,这些让我感觉有些怪异的道术手段,对他来说,大概从小便是习以为常之事。
  毕竟洞天福地与世隔绝,不管行为说话,都透着古意,估计千百年来都是这样。
  那仙鹤极有灵性,见我半天不动,似乎有些不耐烦了,振振翅膀,似乎催促我快些行动。
  我出门叫胖子,想让他随我一起过去。结果胖子似乎沉浸在修行之了,直接拒绝了我。我倒也没有强行逼迫,干脆自己一个人出门而去。
  仙鹤看到我外出,一震翅膀,便飞了起来,先是低低的飘在半空,等到飞出了小楼,便展翅高飞,一路冲入云霄,遥遥的在我头顶盘旋引路。
  看着这一幕,我不由想起当初为刘庆基加持那个仙鹤吊坠。当时我注入道炁之后,吊坠之内,仙鹤展翅,为刘庆基宦海引路。不想今日,还真见到一只真的仙鹤,为我前方引路,领我前行。
  这灵性十足的仙鹤,看得我颇为喜爱,不由让我想起了蚩尤墓里那只麒麟。当初进入青丘国时,我让麒麟暂时呆在炼妖壶内修行,后来一路奔波,等回到深圳之时,便遇到了陆振阳,直到被他拿走炼妖壶时,也没来得及把麒麟放出来,也不知它如今怎么样了。
  想来陆振阳不知炼妖壶使用之法,麒麟在里面应该还算安全。
  尽管那只大狗一般的麒麟没什么力量,脾气又不好,但论灵性,之这仙鹤,也半点不差。

  跟随仙鹤,一路顺着山势往下走,慢慢的,前方道路越来越宽,直到最后变成了青石做成的大路,地势也慢慢平缓下来。
  我知道这是下山了,回头眺望,身后山脊似乎隐藏在云雾之,而我之前居住的道宫已经看不到踪影了。
  顺着青石路继续前行,道路两边依旧是葱郁树林,没看到什么建筑,也没见到人。想来王屋洞天里面住的人应该不多,又分散在各个山,如此稀疏却也正常。
  日期:2017-09-15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