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8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你还说……”
  “还说什么?”

  “说我们同丨居丨了!”
  顾秋哈哈大笑,“看来你并不是真的想拒绝他,好吧,我这就去跟他解释。告诉他真相。”
  说着,顾秋就拿来沙发上的长裤,正准备穿。
  从彤悄悄的上楼了,她在楼下看到灯还亮着,就琢磨着,这家伙在干嘛?这么晚还没睡?
  上来的时候,听到房间里有人在吵架一样,什么同丨居丨?
  同丨居丨?
  想到这个词语,从彤猛地一愣,当时就吓傻了。

  还同丨居丨了?这个该死的大坏蛋。
  从彤一急,推开门的时候,顾秋正提着长裤。
  糟了,裤子都脱了,这是要现场直播啊!
  从彤突然出现,令客厅里的两个人都傻在那里。从彤看着顾秋,又望着齐雨。
  脸色霎时一片苍白。

  “从彤——”
  顾秋手里的裤子掉在地上,齐雨也愣在当场,三个人面面相觑。整个房间的空气,在刹那间凝结。
  从彤看到这情景,扭身就走,顾秋第一个反应过来,一个箭步冲上去,拉住从彤,“干嘛呢?”
  从彤用力扭动着身子,“放开我!”
  顾秋当然知道,她肯定误会了。
  于是也不管她愿不愿意,一把抱过来,放在沙发上。对齐雨说,“你先回去吧!我只是和他开了个玩笑。”
  齐雨看到从彤这脸色,就知道她误会了,可这个时候,她也不便解释,只得离开。
  从彤坐在沙发上,“你想说什么?”
  顾秋道,“我没有要说什么啊?”
  从彤气死了,抓起靠枕砸过来,“你想气死我啊!裤子都脱了,要是我来晚一点,是不是就上床了?”
  顾秋道,“脱了裤子当然上床,不上床难道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他知道从彤误会了,却不急于解释。
  从彤猛地站起来,“那是我来得不是时候,我走。”
  顾秋抱住她,“你怎么回事?一向这么聪明的人,也犯这种傻气。你没看到,门都没有关吗?真有这种事,我会不关门,等着你来捉奸啊?”
  从彤鼓着嘴,“鬼知道你怎么想?”

  顾秋哈哈地笑,“别闹,我好好跟你解释一下。”
  从彤是带着幽会的心情,来和老公亲热的。
  今天晚上睡不着,也不知道为什么,所以她悄悄杀过来了。没想到碰见顾秋提起裤子的那一幕,总给人感觉很怀疑。
  但她毕竟是个理智型的女人,不会乱来。刚才很生气,现在好了。
  从彤清楚的记得谢毕升的家女人,大吵大闹之后,一个家就毁了。所以她冷静下来想想,这是不是真的。
  顾秋说,“这事一时半会跟你说不清楚,你明天去问齐雨吧!”

  从彤瞪着他,“不跟我说清楚,你今天晚上不许睡觉。”
  顾秋看到从彤这脸色,只好道,“齐雨被一个男的缠上了,我就撤了个谎,哪知道这个谎撒过头了,她过来找我晦气的。你没看到她这张脸吗?跟你差不多。”
  从彤瞪了他一眼,“我会去问齐雨的。”顾秋抱起她,“明天你去问吧!我又没干什么坏事,不怕你查。”
  为了不让从彤问个没完没了,顾秋马上切换了话题。最近左安邦上台,宁雪虹当市长,这中间的磨合期还没过,凤仪市又出问题了,你啊,还是少担心这种无厘头的事。“说到这事,从彤当然以大局为重,凤仪的事,她多少听说了一点。宁雪虹在凤仪市大发脾气,现在市公丨安丨局派人下去亲自挂帅,捉拿所谓的凤仪六君子。
  从彤关心丈夫的前程,果然比关心他的私生活更起劲,两个人很快就投入其中,顾秋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清白。
  这个晚上,从彤被他整得死去活来,满脸红晕。

  事后,顾秋看着从彤那红扑扑的脸,“现在你满意了吧?都跟你说了,没那回事。”
  从彤打了他一下,“人家还不是在意你嘛!”
  顾秋说,“明天我要去凤仪市,你呢?”
  从彤说,“我回达州,还能去哪?”
  第二天一早,顾秋就去了凤仪市。
  此刻再来凤仪市,他准备在这里呆一段时间。
  纪委书记成了他最忠实的跟班,顾秋到后,把他一个人叫到房间里,了解情况。
  “最近有什么动静?”

  纪委书记道,“难度不小,小的已经跑掉了,大的正忙着擦屁股。”
  顾秋点头,只要他们还在擦屁股,这就是好事。
  据顾秋收到的消息,邱局正忙于把儿子以前犯的事,都抹干净。而闻德才呢,基本上不怎么出面,以他一个市委书记的身份,也无须他亲自出面。
  顾秋到凤仪市的时候,他们两个正在一起商量。
  邱局跟他请示,“顾书记又来了,要不要跟他碰个头,探探他的口气?”
  闻德才道,“这个人可以试探性的接触一下。看看他的口气。”
  两人虽然被停职,但随时有复职的可能。
  所以,闻德才在凤仪的地位,并没有被动摇。
  闻德才说,“下午我去一下老头子那里,你去接触一下他吧!”
  所以,顾秋就见到了这位被停职的副市长兼公丨安丨局长。
  邱局过来见顾秋,这对顾秋来说,是意料之中的事。
  目前的情况,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完全那么绝望,没有回转的余地。
  所以,他跟顾秋示好,“顾书记,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顾秋道,“这么客气干嘛,你有话就说。”
  邱局道,“也没什么客气的,只是德才同志想见你,他有话跟你说。现在我们两个都是停职的人,不好公开露面。”
  顾秋说,行!那晚上见。

  邱局就笑着道,“还是顾书记好说话,那我就先走了,晚上见。”
  顾秋看着他离开,笑了下,也没作声。
  叶世林来了。
  “书记,他怎么来了?”
  “人家请我们吃饭,你说去不去?”
  叶世林看着顾秋这表情,“想必书记心里已经有了想法。”

  顾秋道,“也没有太多的想法,不过我倒是有心接触一下他们家那位老头子。”
  “接触他干嘛?”
  “你是不知道啊,他们家那位老头子,可是大有来头的。”
  叶世林不懂,“他算是解放初期的仕族吧!后来经商,在凤仪县有些名气。
  顾秋说,“你去准备一下吧,弄点茶叶就行。”
  叶世林说好的,立刻下去办事了。
  顾秋坐在房间里,他倒是知道,邱局和闻德才的这位老丈人,以前倒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只是他们一家只剩二个女儿了。儿子在当时闹革命闹的,人都没了。

  这时,市长过来了。
  凤仪市市长,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个子不高,估计一米六五左右。
  顾秋倒是多次见到此人,对他略有些了解。凤仪市的建设,多半是他在抓。
  顾秋道,“你来得正好,我有几个问题,想了解一下。”
  孔市长说,“哪一方面的问题?”
  顾秋道,“所谓的凤仪六君子,他们在凤仪市里无法无天,难道你们就没有半点反感?还是认为他们这样,理所当然了。”

  孔市长道,“这只是几个小孩子闹着玩,的确有些过头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