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18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破辣椒紧张道:“那你要我怎么配合?”

  “这得分为好几个步骤,每一个步骤都至关重要,我暂时说第一个步骤吧。”张大雕郑重其事道,“毛大爷说:肝火旺而脾气涨;肝火盛则脾气损。意思就是说,肝脏的火需要脾脏的气来消除,但是,肝火如果过于旺盛,脾脏就会超负荷,最终导致破裂出血,这就是你得病的原因,但不是唯一原因。”
  破辣椒似懂非懂道:“所以呢?”
  张大雕道:“所以,我要帮你消除火气,给你的脾脏降压。”
  破辣椒道:“那要怎么做呢?”
  张大雕认真道:“我首先要抽你的耳光,而且还要你承认错误。因为你强势惯了,从未意识到自己的嘴又多贱,所以火气无形中就滋生了,想要降火,你就必须知道自己的嘴有多贱。”
  “啊?”破辣椒立马反应了过来,咒骂道,“狗曰的张大雕,你想公报私仇!”
  啪!
  张大雕一耳光甩了过去:“你特么想死就滚,别当老子愿意教育你!”
  破辣椒哇的一声就哭了。

  “哭尼玛的!”想到这女人求人的时候还如此嚣张,得救后更无半点感恩之心,张大雕就怒火中烧,一把撤掉她抱在胸前的被褥,怒不可遏道:“你遮遮掩掩干什么,老子连水浒都看过,还没看过你这白色老虎啊!”
  女人没了遮拦物,事实上就跟拔了牙的老虎一样,立马就怂了。再者说了,在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老宅里,破辣椒还真不敢和张大雕对着干,手忙脚乱的遮住重要部位,惊惧道:“你……你到底想怎样?”
  “老子今晚要拔了你的虎牙!”张大雕又蛮横的拍掉她的手,踢开她紧闭的膝盖,恶狠狠道,“你个仙人板板,要想活命,最好按照老子吩咐做,否则,老子不保证能救你!”
  “你……你真能救我吗?”破辣椒用服软的语气道,“只要你保证能救我……我就按照你的吩咐做。”
  张大雕不耐烦道:“你当老子有闲心陪你玩啊,这大半夜的,你不想睡老子还想睡呢!”

  破辣椒一想也对,便委屈道:“那你要人家怎么认错嘛?”
  张大雕解释道:“老子不是要你认错,是要你改掉动不动就发脾气的习惯,免得以后又旧病复发,那就神仙也救不活了。说得明白点,这不光是认错那么简单的事,得从切身体会出发,在根本上消除肝火之气,彻底给脾脏解压,懂了吗?”
  破辣椒用力点头道:“懂了,可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做啊?”
  张大雕邪性道:“你刚才骂我什么?”
  破辣椒心肝一跳,支支吾吾道:“狗……曰的……”

  张大雕眼神如刀道:“那你现在承认自己是狗曰的,说啊!”
  破辣椒头皮一麻,怎么都说不出口。
  张大雕劈头盖脸又是一耳光,面目狰狞道:“你骂别人的时候就那么爽利,轮到骂自己了就开不了口了?还不给老子说!”
  破辣椒捂着火辣辣的脸,泪水在眼珠里打转,极度难为情道:“我……我是狗……曰的……”
  “老子没听见!”张大雕瞪着眼。
  破辣椒一咬牙,又重复了一遍。
  张大雕依然不满道:“还是听不见,对着老子的耳朵说,还有,什么是狗曰的,给老子解释清楚!”

  可能破辣椒做梦都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把骂别人的话用在自己身上吧,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却又不敢不听话,扭扭捏捏爬过来对着张大雕的耳朵道:“我…我的意思是说,我妈妈被狗那个……那个了,然后生下了我呜呜呜……”
  说完这话,她感觉莫名其妙的发热发烫,还有种被眼睛死盯着的刺.激,那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
  想想也是,她现在什么遮挡都没有,又要爬过来用手支持身体,那种下坠感要多明显就有多明显,僵硬得都不敢动一下,同时,她还发现张大雕的反应很大,简直有点吓死人的趋势。
  张大雕依然不依不饶道:“那你是不是也想过有那么一天呢?”
  “我没……”
  “还说没有!”张大雕又是一耳光。
  “我真没……”
  “再说没有!”张大雕再加一耳光。
  “那……那我有……有想过……”破辣椒的泪水终于掉了下来,她算是看明白了,这厮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作践自己,或者说,这厮想通过这种方式得到满足。
  “那你想的是那条狗?”张大雕的确是想作践她,相信,经此一事后,这女人再也不敢骂人了。
  破辣椒已经猜到了张大雕的想法,自然知道怎么回答才能让张大雕满意,那一瞬间,她感觉浑身都发软了,某些部位还很不安分,粉脸也臊得发慌。
  此刻的她并不知道,在被张大雕的先天之气净化后,已经相当于上了虎狼之药的瘾。
  是以,在这种虎狼之药的驱使下,她无法自制的贴着张大雕的耳朵道:“就是……就是黄支书家的那条大黑狗。”

  “你特么果然贱啊!”张大雕压抑着躁动,深吸了口气道,“难道就因为这个才没人娶你?”
  “不是的。”破辣椒凄苦道,“是因为晦气体质,和我好过的男人是怕被我克死。”
  张大雕意动道:“那你和几个男人好过?”
  破辣椒咬着嘴唇道:“我要说了,你会觉得我不纯洁吗?”

  张大雕白眼道:“那你纯洁吗?”
  “我……”破辣椒气恼道,“虽然我和几个男人好过,但我对每个男人都是真心的,是他们嫌弃我,不愿意要我,我能有什么办法呢?”
  张大雕蹙眉道:“看来你的肝火还没降下去啊,我只反问了一句而已,你就觉得不中听,想发脾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