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15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手忙脚乱的摸了四百元塞在囡囡手里,兰嫂想拒收,可又知道不妥,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哼,果然是看上这个没人要的破鞋!”破辣椒很不合时宜的骂了句。
  张大雕眼神一厉,冷冷的看着她道:“我要是你,就会马上回家躺着等死,或许还有多活几天的可能!”
  “狗曰的,你又咒我!”
  破辣椒又要跳脚咒骂,张大雕却打断道:“咒你?这几日你是不是感觉左上腹隐隐作痛,还牵扯到左肩,深呼吸时疼痛尤为明显,尤其是现在,阵痛越发加剧了?”
  “啊?”破辣椒脸色一变,“你……你怎么知道的?”
  “哼哼!”张大雕连连冷笑道,“你的脾脏已经出现破裂痕迹了,原本,你还可以熬过三天时间的,可惜,你不听我劝,硬要在这里大动肝火,因此加剧了病情,已经活不过今晚了,快回家处理后事吧!”
  咣当!

  破辣椒打了个踉跄,嚷嚷道:“你吓唬我的。我才不信呢!我这就去医院检查,哼!”
  张大雕也不阻止,只是淡淡道:“毛大爷说:肝属木,脾属土,因此木克土,人一生气肝火就旺,这就大大损伤了脾脏,若换了平时或许只是消消气就没事了,可你的脾脏已经出现了破裂痕迹,生气就是找死,你若再心急火燎的赶往医院,只怕半路上就死于非命了,不信你试试!”
  “不可能,这不可能!”破辣椒真的吓坏了,想不听张大雕的,又怕真的死在半路上,一时间进退维谷,仓皇失措。
  张大雕再不看她一眼,对木延庆道:“麻烦你找几个人,连夜把我的东西搬到河边李媛的宅子里去,同时向乡亲们买点鸡鸭蔬菜,油盐酱醋什么的,我先给你一万块,大家的跑路费也一并算在里面,这个忙你愿意帮我吗?”
  “没问题!”木延庆一本正经道,“我们是表兄弟,帮点忙算啥?只是,你怎么要搬到李媛的宅子里去呢?”
  张大雕道:“我已经把那宅子租下了,黄支书可以作证!”
  上午的时候李媛就和黄支书打过招呼了,这会,黄支书连连点头道:“不错,大雕租了我小姨子的宅子,月租三百八。”
  老爸惊呼道:“大雕,你哪儿来的钱啊?”
  “治病的钱。”张大雕也不多做解释,对兰嫂道,“天都快黑了,我还一天没吃饭呢,你赶紧随木延庆去准备晚饭吧!”
  “诶!”兰嫂幸福滔天的应了一声,抱着孩子小跑步去了。
  看着她丰*腴的美臀,张大雕又蠢蠢欲动了,知道今晚就可以肆无忌惮的临幸她。

  他甚至决定,以后在家里让兰嫂穿超短裙,而且必须真空,无论白天黑夜,只要想要了,就随时随地按住她临幸一番,那滋味,想想就啧啧!
  吵吵嚷嚷中,张大雕也带着张老六来到李媛的老宅,李媛听说张大雕马上要搬过来,二话没说就收拾了自己东西,把宅子让给了张大雕。
  木延庆与乡亲们也开始陆陆续续的搬东西,其中包括一些锅碗瓢盆的生活用具,兰嫂则忙于生火做饭,只是背着个孩子不太方便,张大雕便接过孩子逗弄起来。
  张老六本想细细了解一下张大雕的事情,却被张大雕问了一句“爸,你什么时候把后妈给我带回家呀”,窘得张老六转身就跑。
  兰嫂更是乐在其中,喜在心头,自己现在不但无债一身轻,还有了这个保姆的工作,以后再不愁吃穿了,并能和怜爱自己的男人朝夕相处,这简直就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看着张大雕逗弄自己的孩子,一点都不嫌弃孩子是龅牙,兰嫂就感动得想哭,又想到张大雕今天还没吃饭,又心疼得不得了,几经犹豫,红着脸小声道:“干爹,你是不是很饿啊?”
  张大雕笑道:“是很饿,不过没关系,你不是在做饭吗?”
  “可至少还要一个小时呢!”兰嫂支支吾吾道,“要不……先吃点垫底……反正囡囡也吃完……”
  张大雕愣了一下,紧接着就浑身一热,探头看了看厨房外,犹豫道:“这……不好吧,要是被他们撞见了可不得了!”

  兰嫂咬着嘴唇道:“我要去拆房抱柴火,那里好像没灯……”
  张大雕立马就心动了,鬼鬼祟祟跟着她进了柴房——果然,柴房里乌漆墨黑的,门又小,后院视野还开阔,就算有人进来也能第一时间发现。
  进了柴房,兰嫂立马躲在门后,喘*息着拉开上衣,小声道:“干爹,快吃吧……”
  她原本是以孩子的角度称呼张大雕干爹,可听在张大雕耳朵里却变了味,急忙扑了上去,饿狗般疯啃起来。
  想到自己以后就是张大雕的女人了,尽管没有任何名分,兰嫂也是情动不已,一边调整角度迁就张大雕,一边迷离道:“干爹,我已经不是兰五的老婆了,你以后就叫我嫂子吧,或者古嫂也行……我姓古,名叫古碧。”
  张大雕嗯了一声,也觉得不再适合称呼她兰嫂:“不过,我叫你嫂子,你可不能忘了答应我的条件哦?”他还想着让人家穿超短裙呢。
  古碧嗯了一声,耳红心跳道:“人家都住进你的门了,那还不是任由你胡来么?”
  “这倒也是。”张大雕得寸进尺道,“那我要你无论白天黑夜都穿超短裙,还必须是真空的,可以吗?”
  古碧浑身一颤:“嗯,你想怎样都行……只是,你还让爷爷去打工吗?”
  张大雕道:“放心吧,我打算找块地让老爸种植药材,顺便在那块地上修一栋房子,毕竟他才四十多岁,不可能不娶老婆。”
  古碧夸赞道:“爷爷有你这样的儿子真是好福气啊!”

  于是,当天晚上张大雕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张老六,张老六只是沉吟了一下:“行,不过我这次是请假回来的,要是就这么说不干了,人情可放不下。所以我还得回去一趟,把那边的事解决了才行!”
  张大雕道:“毛大爷说,做人要有始有终,我支持你老的决定!”
  张老六也是个风风火火的个性,当下就打电话订车票,结果,车票是当天午夜的,没办法,他只能连夜启程。
  回头再说破辣椒被张大雕吓唬了一番后,回到家惶惶不可终日,可能是心理作用吧,总觉得脾脏随时都会破裂,整个人都很不好了。
  最终,在亲友的建议下,大家弄了个担架,小心翼翼的把她抬到了镇医院,一检查一照片,脾脏果然破裂了,而医生也说,送来得太晚没得救。
  脾脏破裂属于猝死急症,一般病发之前很难被发现,病因则因人而异多种多样,未必是外伤才能引起破裂。

  吓得半死的破辣椒被送回家中后,时间已经过了午夜,寻思无计之下,破辣椒的父母就埋怨起来,说破辣椒不该那么泼辣,更不该辱骂张大雕,要不然,早让他救治又何至于此?
  破辣椒大哭道:“他一定有办法救我的,爸,妈,快抬我去找狗曰的张大雕,只要给些钱,量那穷鬼也不会见死不救!我不想死啊,我才24岁,还有大把的青春要挥霍!”
  破辣椒的父母也在外面打过工,积蓄还是有的,可担心自家这点钱无法打动张大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