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14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最终,一切都无法挽回,老妈预定明天打十六万给老爸,并当场立下分家协议。

  就在协议进行中,人群中忽然传来兰嫂惊慌失措的哭喊声:“囡囡,囡囡啊,救救我的囡囡……”
  众人闻声看去,只见兰嫂怀里的龅牙孩子张着嘴,嘴唇发绀,已经出现呼吸困难的症状了。
  事实上,兰嫂还想再等会儿出声的,可孩子却忽然发病了,惊慌之下就哭喊起来!
  看到孩子随时都会闭气的样子。众人纷纷叫道:“还等什么,快送医院啊!”
  “孩子都这样了,送医院也来不及啊!”兰嫂半演戏半惊慌道,“再说,我也没钱上医院啊,要不我干嘛带孩子出院?”
  “这下麻烦了!”黄支书跑了过去,风风火火道,“不管怎么说,总不能干瞪眼啊,我先开摩托车送孩子去医院再说!”
  你当他真的那么好心么,无非就是想赚个好名声而已。
  张大雕知道该自己上场了,大吼道:“让我来!”
  所有人又惊呆了!
  老爸最先反应过来,喝道:“你添什么乱,你会治病吗?万一出了事谁负责?赶紧闪一边去,别妨碍黄支书救人!”

  张大雕却充耳不闻,对兰嫂道:“快,给孩子脱衣服!”
  兰嫂等的就是这一刻,也不问原因,直接就给孩子脱起衣服来。
  有人甚至七手八脚的阻拦道:“兰嫂,你吓傻了吗,怎么病急乱投医啊?”
  “就是就是,大雕脑子有病,怎能相信他的话呢?”
  “你脑子才有病!我的事不用你管,就算大雕把孩子治死了那也她命该如此,哼!”兰嫂真是急疯了,张大雕会不会治病她还不知道吗?再说了,这些人真要热心,就不会在自己急需钱救命的时候袖手旁观了。
  “诶,你个逼婆娘怎么像疯狗一样乱咬人啊,难怪兰五不要你,也活该你这杂种得疾病,再等等等等叉叉叉叉!”
  这个一开口就又刁又钻,又损又毒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嫁了几次都没嫁出去的“破辣椒”。
  如果你以为她是长得丑嫁不出去就错了,事实上她还有七分姿色,只是因为太泼辣没人敢要,要不然怎么会得了个破辣椒的绰号呢?

  就像现在一样,人家正急着救命呢,她居然拽着兰嫂没完没了的咒骂起来,也不看场合,更不管后果。
  张大雕气得揪住她的头发用力一甩,恶狠狠道:“你特么都活不过三日还敢在这里上蹿下跳,信不信老子一巴掌抽死你,省的浪费三天粮食!”
  大家都知道张大雕脑子有病,犯起来也是不计后果的主,破辣椒虽然泼辣,却知道此人招惹不得,只能躲在远处跳脚咒骂:“狗曰的,你特么耗子扛枪窝里横,算什么英雄好汉?你不就是想当这短命鬼的便宜老子吗,像你这种神经病,也只能捡这种别人不要的破鞋,你个龟儿子砸肿,还敢咒老娘活不过三天,看老娘不等等等等叉叉叉叉!”
  这时候兰嫂终于在张大雕的协助下脱掉了孩子的衣服,可张大雕被破辣椒骂得火冒三丈,用杀人的目光盯着破辣椒道:“你特么再骂一句试试!”

  “狗曰的张大雕……”她还真是没完没了。
  “好,很好!希望明天你还骂得出来,到时候,我倒要看看谁是狗曰的!”张大雕已经决定了,这泼妇明天要是来求自己的话,一定要彻底把她践踏在脚下,让她尝尝被狗曰的滋味,否则难消此恨。
  不过,想归想,现在还是救命要紧。
  当下,张大雕拽住囡囡的左手,从肩膀的中府开始疏通肺经,一路往下,经过云门、天府、白侠、尺泽、孔最、列缺、经渠、太渊、鱼际,最后掐住拇指的少商,调动先天之气,逆行而上,直达肺脏,迅速清理肺脏中的细菌和浓痰,同时修复因红肿造成的血管损伤。
  与此同时,张大雕还解释道:“毛大爷说,若孩子嘴唇发绀,呼吸苦难,并伴有喉咙异.物,是典型的新生儿肺炎,属于感染性疾病,严重者有性命之忧。
  “当以独门秘术,疏通肺经,清理细菌与浓痰,修复受损的血管和经脉。
  “直到孩子吐尽绿色的浓痰后,再喂以温开水,补充流失的水分,即可痊愈!”
  众人听得一愣一愣的,这些专业术语,这些治疗手段,还有什么秘术,看上去很深奥,很厉害的样子啊,难道张大雕真的会治病?
  老爸终于忍不住了:“大雕,你是什么时候学会这些的?”

  就等你老这句话了!
  张大雕嘿嘿笑道:“爸,你忘了吗,小时候毛大爷教过我啊!只是,他当时输灌给我的医学太庞大了,搞得我头昏脑涨的,也是近几日我才彻底吸收了那些知识,人也就清醒了过来!”
  搞了半天真是“毛大爷”啊!
  众人正半信半疑呢,就见张大雕在孩子背心轻轻一拍,喝了声“吐”。

  只听“呛”的一声,孩子头一扬,嘴一张,呛出好大一口透绿的浓痰,紧接着一呛再呛,吐出的浓痰越来越多。
  所有人都惊呆了,兰嫂更是失心疯的叫道:“吐了吐了,真的吐了,好多浓痰啊!该死的浓痰,可把我的孩子害惨了,吐得好,吐得妙,吐得瓜瓜叫啊……”
  众人还在发呆呢,吐尽浓痰的孩子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啊……哭了,也会喘气了!”
  惊呼中,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纷纷称赞道:“大雕厉害呀,连住院都没治好的病,被他推拿了几下,居然就给治好了!”
  “快拿那温水来!”张大雕冲木延庆叫道。
  “诶!”木延庆很快倒了杯温水来,还用异样的眼神打量张大雕。

  兰嫂试了下水温,急忙给孩子喂了两口。
  孩子气色一缓,也不哭了,只是使劲的在兰嫂怀里拱,好像是饿急了……
  “啊呀,孩子知道饿了!”兰嫂喜极而泣,也顾不得在大庭广众之下,直接掀衣服喂孩子,同时不住口的感谢张大雕。
  张大雕却冷冰冰道:“刚才急着救孩子,我还忘了和你说规矩!”

  兰嫂配合着问道:“是要诊金吗,你放心,无论多少钱我都会想办法付给你的。”
  张大雕道:“钱肯定是要收的,但是,这是我第一次治病救人,就不收钱了。不过,我治病有两个规矩!
  “第一,治病先收钱,至于收费多少则因人而异,有钱的多收,没钱的少收!
  “第二,要病治就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至于什么条件也因人而异!”
  兰嫂立马道:“那你要是答应你什么条件呢,你放心,我拼了命也一定办到!”
  张大雕想了想道:“我们父子马上就要被赶出家门了,以后连个洗衣做饭的人都没有,你就当我家的保姆吧,包吃包住,工资一千二,同时,为了避免别说闲话,囡囡就拜我当干爹吧,你答应吗?”
  兰嫂傻呆呆的望着张大雕,老半天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喜极而泣道:“干爹,我带囡囡给干爹磕头!”
  说着,她当真磕了个头,又对张大雕的老爸磕头道:“干爷爷在上,我带囡囡给您老磕头!”

  老爸慌了手脚,伸手虚扶道:“快起来快起来,哎呀……我还得给见面礼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