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13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媛好像发了高烧一般,浑身滚*烫道:“我……就是想体会一下那种感受……你就把我当成小毋狗吧,求你了……”
  张大雕脑子里轰的一声,终明白她的意思,好在三十六式里就有那么一式,便再不犹豫,从头施展起来。
  这一折腾,果然又是大半天,到最后,李媛几乎都被整瘫痪了,而张大雕却惊喜的发现,李媛的精气居然比玉姐精纯了好几倍,只这么一次吸收,就让胚胎膨胀到了绿豆大小,哪怕是把大部分的能量反哺给了她,剩下的能量依然极其惊人。
  惊呆之下,张大雕微一思索,忽然就明白了。
  原来,洞玄秘术中把女人分为“下中上”三品,每一品又分为三个等级。
  打个比方,假设兰嫂属于下品三等女人,那玉姐就是下品二等女人,李媛则是下品一等女人。
  “真是奇怪,李媛到底有何出奇之处,为何她的精气比玉姐精纯好几倍?”
  张大雕真是百思不得其解,若按照这种势头修炼下去,岂不是再有几个李媛就能突破境界,甚至修炼出神通来?
  神通啊!那可是道家秘术,类似于异能的存在!
  忽然,手机剧烈的振动起来,张大雕看了看昏睡的李媛,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
  “大雕,我已经到你家院坝外了,不过你家里好多人,不但你爸妈回来了,连支书和队长都来了,你是不是不在家啊,我怎么没看到你?”电话是兰嫂打来的,这是张大雕叫她买的新手机。
  “不可能吧?”张大雕被惊到了。

  爸妈在外地打工,偶尔只有老妈回来看看,老爸从未回来过,如今却夫妻双双把家还,还请了村干部,难道要闹离婚?
  想到这种可能,张大雕有些惊慌,留下东西后小跑步往家里赶
  数百米距离转眼即到,刚转过竹林,他就看见宽敞的院坝里坐了一圈子人,一些左邻右舍还在站在院坝外看热闹,其中就包括兰嫂,她怀里抱着一个气色很差的龅牙孩子。
  “大雕,你爸都回来了,哈哈,这是要把你三堂会审啊!”木延庆幸灾乐祸的恐吓着。
  连她老妈都看不下去了,喝斥道:“你少说两句,关你屁事啊!”
  张大雕也懒得搭理他们,硬着头皮进了院坝,一打量,尖嘴猴腮的外婆摆出泼妇模样,和外公、老妈、二弟结成了一个阵营,与孤独落寞的老爸对持着,黄支书和队长则充当和事老的角色。
  奇怪的是,这一刻张大雕看到的不是剑拔弩张,而是“病”……有病,都有病,若硬要找一个没病的人,勉强算黄支书一个吧。
  这货估计是吃了上家吃下家,还又吃又拿吧,满脸红光,气度不凡,而且很善于隐藏自己的虚伪和高傲,脸上总是挂着虚假的笑容。想到自己和他闺女不清不楚,张大雕就不敢和他的目光对视。
  “看吧,这就是你生的崽子!你问问他这几天在干嘛!”外婆用告刁状的语气对老爸说道。
  老爸眼中隐藏着关爱和歉疚,阴沉着脸上上下下打量张大雕,用曹孟德的语气道:“干嘛去了,为什么夜不归宿?”
  张大雕知道老爸是个火爆脾气,一个回答不好就是一顿老拳,心念百转间灵机一动,祸水东引道:“外婆总是看我不顺眼,整天骂骂咧咧,嫌弃我脑子有病,我知道她厌烦我,恨不得我死在外面,免得浪费粮食,可毛大爷说外孙不能说外婆坏话,所以我只能躲在外面。”最后又加了句:“我都一天没吃饭了!”
  一听这话,乡里乡亲们都炸窝了,对外婆指指点点,说她虐待外孙,蛇蝎心肠,而事实上张大雕也没冤枉外婆,只是在不适当的场合坑了她一把而已。
  再看老爸,几乎是蹦起来指着外婆的鼻子吼叫道:“你就是这么对待我儿子的!难道我每个月少了他的生活费吗!老*二是你外孙,老大就不是了!你的心肠怎如此狠毒!”

  女婿这样怒斥丈母娘,尤其是上门女婿,已经是天大的不孝了,可所有人都不觉得老爸过分,连黄支书都忍不住道:“四保保,怎么说大雕也是你外孙,你不给他零花钱也就罢了,怎么还嫌弃他呢,这个也过分了?”
  在当地,“保保”属于对长辈的昵称,而“保保擦皮鞋”则是辱骂长辈的话。
  “怎么,你还敢打我啊!”外婆一时间无从辩解,索性撕破脸皮嚷嚷道,“好,你不是说我虐待你儿子吗,那我们今天就把话挑明了,按照当初的离婚协议,二雕要是有媳妇上门,大雕就得搬出去,这话还算不算数?”
  所有人一愣,张大雕脑子里更是轰的一声:“什么离婚协议,难道老爸老妈早就离婚了?”
  “……算数!”老爸好像被雷击了一般,一屁股跌坐在板凳上,老半天才咬着牙缝道,“还有呢?”
  老妈这时候说话了,她看了看张大雕,又看了看老爸,一向古板的脸色也变得柔和了许多,说道:“老公,无论大雕还是二雕,都是我们的孩子,也无论我们有没有离婚,那都是一家人……”
  老爸冷声打断道:“是不是一家还重要吗,别给我扯那些没用的,说吧,你们怎么安置大雕?”
  老妈眼睛一红:“按照离婚协议,二雕有媳妇上门大雕就得搬出去,不过这房子也有大雕的一份,所以,我们把他那一份折成现金支付给他,并负责给他找房子,置办生活用品什么的,甚至,在大雕没有成家之前,我们还给他洗衣做饭。”
  老爸神色复杂道:“二雕都有媳妇上门了吗?”
  一表人才的二雕闷声道:“都已经说好了,后天上门。”他又分辨道,“爸,我真没有赶大哥走的意思,只是暂时让他搬出去住几天……即便大哥一直住在外面,我也会照看他一辈子的,毕竟我们是亲兄弟!”
  “嗯,好好好!”老爸欣慰道,“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只是,你们想要大雕住哪儿呢?”
  张二雕道:“我们准备在镇上给他租套房子,再给他请个保姆。”
  老爸思虑再三道:“行,就按照你们说的办吧!”
  老妈瞪眼道:“你不能把大雕带去山东吗?”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老爸就火大了,红着眼睛吼叫道:“你当老子在山东享福啊!”

  看到老爸如此失控,且满手都是老茧,再加上他积劳成疾的胃病,张大雕顿感心里堵得慌,深吸了口气,石破天惊道:“你们就这样决定我的一切了,问过我的意见没有,当我不存在啊,还是觉得我脑子有病,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此话一出,全场震惊!
  要知道,张大雕平时连说话都结巴,更遑论有什么主见了,这会,居然语出惊人,一点都不像脑子有病的人。这就好比一只病恹恹的猫,忽然露出了锋利的爪牙。
  惊呆了,所有人都惊呆了,耳边只听张大雕一个人的声音:“想要赶我们父子走,可以,把你们的承诺全部折成现金,一次性支付给我们,我不要你们找房子,更不要你们请保姆,从此之后,我父子二人和你们一刀两断!”
  一听这话,老妈哇的一声就哭了!
  “哈哈哈,好,有骨气,不愧是我张老六的儿子!”老爸惊喜异常道,“就按大雕说的办,同意就立协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