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10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通了,通了!”兰嫂失控的尖叫起来,用手一托,感觉到满手都是孚汁,同时她还发现,飙射的孚汁直接溅在张大雕脸上,顿时就惊呆了。
  张大雕愣了几秒钟,旋即低头发疯来。
  兰嫂浑身一僵,居然没有阻止,也没有吭声,只是死死的咬着嘴唇,甚至下意识的调整了一下角度。
  这时候,她终于相信张大雕会治病了,也相信张大雕的钱不是偷来抢来的了。
  想到自己以后不用再买奶粉,又有钱交住院费了,甚至还和一个医术高超,能挣大钱的人有了这场机遇,她就幸福得快晕倒了。
  同时,她还有种报复的快乐感,恶狠狠的想:“兰五,你不是负心绝情吗,我现在就给你戴绿帽子,而且是心甘情愿的让张大雕上!
  “你不是想和我离婚吗,那就离吧!没有你,依然有张大雕肯帮助我,甚至肯给我钱!没有你,我也依然能活下去,依然能把囡囡养大!

  “等着吧,只要我愿意豁出去,终有一天会让你后悔终生!”
  是以,在这种怨恨的支撑下,兰 嫂索性用行动暗示张大雕,比如轻抬膝盖磨蹭张大雕的命脉,或者故意发出耳红心跳的鼻音,甚至故意让线裙摆滑落腰部。
  一股成就感立马涌上张大雕的心头,他也就心安理得的享用起来,同时,右边的治疗也在继续,只是性质却变了样。
  大约一个小时后,右边也通了,张大雕立马转移阵地,还厚颜无耻的解释道:“初次疏通后必须把积压的孚汁抽取出来,要不然会再次堵塞的。”
  “嗯嗯嗯。”兰嫂求之不得的连连点头,反正有黑暗掩盖羞臊,他想干嘛就干嘛吧。
  事实上,假如没有遇到张大雕,为了救女儿,也为了活下去,山穷水尽的兰嫂都准备去卖笑了,如今,既然能遇上张大雕,那自然是要百般迁就讨好的。

  张大雕越发得意,索性让兰嫂偎在自己怀里,同情心泛滥道:“以后有困难直接找我,我一定会帮你的!”
  兰嫂嗯了一声,幸福无边道:“原来你这么厉害,他们都被你骗了。”
  张大雕只是嘿嘿笑。
  兰嫂感动道:“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可是结过婚,又生过孩子的女人,虽说是剖腹产,哪里依然能让男人着迷,但毕竟是让人用过了的?”
  张大雕犹豫了下,实话实说道:“第一,我的确有些同情你,想帮你;第二,我还有事求你帮忙,帮你也就等于帮我自己;第三嘛……”
  “怎么不说了?”兰嫂柔声催促着。
  “呃……第三就是,生过孩子的女人更适合我的巨型命脉,而且,你在乡亲们眼里可是个好女人呢!”张大雕是这样想的,毕竟,既然老天把这女人送到自己手上,那又岂有拒绝的道理?

  兰嫂幽怨道:“在你们眼里我是个好女人,可在兰五眼里我却是个累赘,而且还是个不能生育的累赘。”
  “这话怎么说的?”
  兰嫂心有余悸道:“医生说,我是先天性子女宫畸形,再生孩子的话会有生命危险,所以,在生了囡囡后我就不能再怀孕了,这也是兰五嫌弃我的主要原因,因为他还想要一个男孩。”
  “畸形?”张大雕沮丧了,这种病不是自己现在能治好的,那得需要四修以上的先天之气,自己现在才刚刚修出胚胎,离四修还有十万八千里呢!
  “对了,你要我怎么帮你呢,我现在可是什么都没有哦,顶多让你的命脉来去驰骋而已?”兰嫂很想帮张大雕,又担心没那个能力。
  张大雕道:“我想要大家知道我会治病,如果你如此这般这般如此,那大家不就相信了吗?”
  兰嫂喜出望外道:“真的行吗?”
  张大雕自信道:“肯定行的,只是……我治病有个规矩。”

  兰嫂瞪大了眼睛道:“是要收钱吗,可我没钱啊!”
  “我怎么可能收你的钱呢?我的意思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说着,他还五指一紧。
  兰嫂浑身一颤,终于明白张大雕的意思了,泥泞不堪道:“你……你要是觉得我适合你的命脉,那、那你就试试吧……”
  一听这话,张大雕再不客气,直接就试了起来……

  这一次,张大雕有了经验,兰嫂也是过来人,过程自然顺畅多了。
  不过,张大雕发现,如果不用三十六式的话,抽取到的精气只够恢复胚胎的脉动而已,由此可见,三十六式的妙用是彻底压榨女人的潜能,而不是荒唐的瞎折腾。
  只可惜,现在不适合动用三十六式,因为一旦动用就会耗时一整夜,事后又要昏睡一天,自己无所事事,倒不介意睡多久,可人家兰嫂却要去医院照顾女儿,岂能在这生基洞中昏睡一天?
  所以,张大雕草草结束了战斗,打算找个机会再和兰嫂研究三十六式。
  饶是如此,兰嫂也被张大雕折腾得够呛,直呼张大雕是狗变的。
  之后,二人依偎缠*绵,大约快天亮的时候,张大雕道:“记住,按照我们昨晚商量好的,今天一定要把动静闹大,至于这钱嘛,你先拿一万吧,用完再找我要。”
  他接着又用霸道的语气道,“你现在是我的女人,你的女儿就是我的女儿,以后有什么事情直接找我,不许再去求别人!
  “你也别急着拒绝,我这也是想给自己一点压力,让自己有个奋斗的目标,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还有,我是男人,有男人的担当,不是兰五那种的绝情寡义垃圾!”
  兰嫂感动得哭了,哽咽道:“我听你的,都听你的,以后你就是我的男人,囡囡的亲爹……只要你想要,我就给你!等过了这道坎,我还要在离婚协议上签字,让兰五去死吧!”
  张大雕安慰了几句,这才让她带钱离开。
  张大雕记得今天是赶集的日子,家里应该没人,左右无事,又调息吐纳了一会儿,感觉到胚胎的微弱脉动有些丧气,若没有海量的精气吸收的话,靠胚胎的自然成长只怕猴年马月也不能突破到第二修。
  好在,以现在的医学手段来看,至少钱途是一片光明的。
  志得意满之下,张大雕起身赶回家中。
  今天是赶集的日子,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张大雕给手机充上电后就去卫生间洗了澡。
  这房子是前几年修的,楼梯房从中间分开,张大雕住二楼右边的套房,张二雕住二楼左边的套房,平时都各有隐私,互不干扰。
  洗完澡,张大雕开了手机,见有好几个黄蕾的未接电话,就拨了回去,还没来得及开口,黄蕾就妒火冲天道:“你个没良心的,居然不接我电话,以后休想和我聊天,更别指望我做那种事!”
  这是吃醋还是想分一点好处呢?
  张大雕一时间也拿捏不定,便避重就轻道:“还不是你的手机电池不行么,才用了一天就没电了,我也是刚充上电啊。”
  “那你昨晚干嘛去了,哼!”

  “昨天不是被玉姐折腾惨了吗,回家就睡着了。”
  “那她给了你多少钱?”黄蕾的语气有些眼馋。
  张大雕立马就明白了,她这是想要分一点好处啊,不过这也正常,人家那么热心的给自己拉生意,总不能白忙活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