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8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女人伸着黑色缎面印花短裙套装,齐肩短发,身材较好,拎着个红色手提袋,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轻浮的杏眼还带着勾魂的浅笑,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有多臊,十足的狐媚味道。
  一进大厅,她就死盯着张大雕的凸出部位,看得张大雕浑身发紧,不由得闭拢了膝盖。
  “咯咯咯,她是胡姐,我的闺蜜,你叫她狐狸精也行。”玉姐轻笑道,“狐狸精,这就是我说的大狗狗,你们赶紧勾搭吧,我去换衣服,八点后我还要去会所呢。”

  “都六点半了,一个多小时能干什么?”胡姐很不高兴的埋怨了一句,便紧挨着张大雕坐在沙发上,眨巴着杏眼问道,“玉姐怎么叫你大狗狗啊?”
  你个仙人板板!
  张大雕暗中咒骂了一句,没好气道:“她是来治病的么,若不是我可要走了?”
  “当然是啊!”胡姐急忙道,“我就是常年坐在电脑前惹出来的毛病,去医院检查,说是腰骶损伤,不能再从事坐姿之类的工作。”
  骶骨有个别称叫尾椎骨,为督脉及足少阴肾经分野,位置极其重要。
  张大雕道:“是不是久坐后一起身,尾椎骨就摩擦性的疼痛,躺下时,又无法伸展腰身?”
  “你果然厉害,一眼就看出来了!”胡姐惊喜道,“那能治吗?”
  “这不是职业病,而是被男人瞎折腾弄伤了尾椎神经,加之肌肉拉伤,尾椎半脱落,且年深日久……说白了有点类似于严重的闪了腰,已经属于残废了!”
  “啊?”胡姐花容失色道,“那怎么办,能治吗?”
  由此可见,她真是被男人瞎折腾弄残的。
  “大雕出手,百病无忧!”张大雕牛皮哄哄道,“只要我按压一下按,保证手到病除,只是……”
  “只是什么?”胡姐急巴巴道,“要钱是吧,你说个价!”

  “钱肯定是要收的,但不是收费的问题。”张大雕蹙眉道,“因为尾椎位置特殊,我的按压手法又有些特别,怕不太方便。”
  “这是治病,有什么不方便的?”胡姐到是坦荡,“是要除去裙子吗?”
  “那是必须的。”张大雕眼珠转动道,“但我给人治病有个规矩,那就是在收费之外还有个附加条件。”
  胡姐道:“什么条件?”
  张大雕就贴着她的耳朵说了修炼的事。
  胡姐耳根一红,做贼似的看了眼卧室方向,用力点头道:“行,到时候都由着你的性子。”
  张大雕起身道:“那我们去客房吧!”

  胡姐嗯了一声,跟着张大雕上二楼,期间,张大雕还去厨房取了鸡蛋和瓷盆。
  到了客房后,胡姐磨磨蹭蹭的除掉短裙,问道:“要怎么做呢?”
  张大雕很想视而不见,可眼睛却不听使唤,老半天才道:“首先,我要把你的尾椎骨复位,其次疏通尾椎神经,所以……你要屈膝俯卧,等我把尾椎骨复位后,你再身体向前、腿肢分开俯卧——因为尾椎骨已经半脱落定型了,所以复位的时候可能疼痛难忍,你要有心理准备。”
  胡姐光听着就已经胆战心惊了,但更多的还是那种羞人的各种折腾,她满脸羞红道:“那你拿鸡蛋和瓷盆干嘛?”
  张大雕白眼道:“鸡蛋清是用来滋润的,至于瓷盆嘛,毕竟我要触及到你的敏感神经,所以……我怕洗床单!”
  胡姐大发娇嗔道:“那也用不上瓷盆啊,顶多有个海碗就够了。”
  张大雕翻着白眼胆:“这不是量的问题,而是范围的问题。”
  胡姐羞臊的瞪了张大雕一眼,这才按照吩咐屈膝俯卧,捂着脸都不敢见人了。
  张大雕压抑着心跳,最大程度的卷起她的衣物,在她背心滴上蛋清,然后从颈椎骨开始涂抹按压,再一寸寸往尾椎骨移动。
  当手指触及到尾椎附近的“八骨”和“长强”时,胡姐嗷的一声,腰肢就开始震颤了,紧接着,瓷盆里就响起滴答声。
  张大雕抹了把热汗,心说,这才按压到尾椎骨呢,要是按压会*阴,那还不来势汹汹啊!

  “呃……还是聊些什么吧,否则我无法静下心来。”张大雕无奈的提议道。
  “嗯……好哇,听玉姐说你老会聊天了,那就聊聊吧。”胡姐早已心慌意乱了,脑子里全是些不健康的画面。
  “胡姐,你是做什么的呢?”
  “你猜!”胡姐一脸俏皮之色。
  张大雕郁闷道:“我看你肉质鲜嫩,总不会坐过月子吧?”
  “你果然坏透了!”胡姐在指尖下不受控制的颠簸着,“人家还没结婚,当然没坐过月子啦!”
  张大雕一翻白眼:“可我看你的言谈举止怎么像少丨妇丨呢?”

  “你坏啦,人家虽然没结婚,但也可以有男人啊,你……喜欢少丨妇丨么?”
  张大雕含糊的嗯了一声,忽然道:“我让你猜数吧?”
  “猜数?”胡姐眼睛一亮,“是猜拳吧?我听玉姐说你猜拳老厉害了,总是赢她!”
  你个仙人板板,玉姐果然把老子卖了!
  张大雕没好气道:“我是说猜数,不是猜拳!我不是用手指给你按压吗,你猜我用了几根指头?”
  “一根……不,两根!嗷……是三根!”胡姐抽筋道,“好人,不能再加了!”

  见成功转移了她的注意力,张大雕忽然内外一用力,只听咔的一声响,尾椎骨就被他掰掉后又接上去。
  “啊!”胡姐杀猪似的惨叫起来,同时腰肢猛烈的蹦哒,都快痛疯了。
  张大雕用膝盖死死顶住她的背心,同时调动胚胎里的先天之气,通过指尖源源不断的注入她的尾椎神经中。
  哗啦啦……
  剧痛中,胡姐感到有一股清凉之气从尾椎骨涌入脊髓之中,那种酸爽,居然激得膀胱失*禁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事实上,在张大雕的意识里只是一瞬间而已,因为胚胎中蕴含的先天之气实在太少了,只够修复损伤的尾椎骨和脊椎神经,之后,胚胎再次停止脉动,陷入沉睡状态。
  “看来,必须大量吸取精气啊!”张大雕暗中叹了口气,起身去了卫生间。

  而胡姐则满天大汗的享受着膀胱失*禁的余韵,肢体还时不时的抽搐几下。
  砰砰砰!
  这个时候,玉姐在外面敲门道:“你们好了没有啊?”
  胡姐慌忙穿上内外短裙,并把瓷盆藏在床下,这才开了门,和玉姐嬉笑打闹起来。
  玉姐忍不住问道:“怎么样,病治好了吗?”
  胡姐扭了扭腰,又摇了摇屁屁,惊叫道:“腰不酸了!尾椎骨也不痛了!啊哦买嘎,我的腰骶痛真的治好了!”
  玉姐惊讶道,“怎么治的?”

  胡姐道:“就里里外外的按压啊,这也太神奇了,就那么按压几下,陈年旧疾就好!”
  玉姐眼睛放光,终于相信张大雕身怀绝世医术了,念念道:“看来,我们这次走运了!”
  胡姐看了下卫生间方向,对玉姐叽叽咕咕耳语了几句。
  玉姐频频点头,却又摇头。

  胡姐犹不放弃:“时间可不等人哦玉姐,万一那老头子……”
  “行了!”玉姐制止道,“你赶紧去准备诊金吧,我也该去会所了。”
  胡姐为难道:“那给多少合适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