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7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可惜,把先天之气反哺给玉姐后,先天胚胎就停止了脉动,好像进入了睡眠中一般。

  但张大雕并不是很担心,知道只要再用精气喂养它,就能苏醒过来,甚至逐渐成长。
  《洞玄十修》说得很明白,先天胚胎能养育先天之种,想要先天之种诞生,就得把先天胚胎喂到鸽蛋大小,唯有如此,才能给先天之种提供足够的养分。而第二修,就是养育先天之种的过程,谓之“养种境”。
  “你个仙人板板,要把这火星子大的胚胎喂到鸽蛋大小,那得糟蹋多少女人啊?”
  不过他又想,修炼还能治病,是你好我也好的事情,谁也不吃亏,再者说了,这种事情讲求个你情我愿,只要自己不去霸王硬上弓,那就不算伤天害理。
  念头通达是修炼之人的必修课,在想通此节后,张大雕安然入睡。而玉姐也在恢复中进入了梦乡。
  次日,黄昏。
  一阵手机铃声把二人惊醒过来,玉姐挺身而起,先看了下自己,发现身体上满是混合着汗水的污垢,立马嗷的一声,抓起衣物逃进了卫生间,同时接通了电话。
  张大雕也发现自己身上全是混合着汗水的污垢,知道这是体内排出的杂质,便嘿嘿一笑,抓起睡衣进了卫生间。
  “你……”玉姐慌忙掩住羞人部位,娇嗔道,“你个坏人,人家要洗澡呢,你跟进来干嘛?”
  “我也要洗啊?”张大雕厚颜无耻道,“一起洗嘛,嘿嘿!”
  “嘻嘻,你在和谁洗澡啊?”电话里传来一个浪*荡的女声。
  “关你毛事!”玉姐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便挂了电话,跺脚道,“都怪你,被那个狐狸精听见了,这下非被她揪住不放不可!”
  张大雕涎皮赖脸道:“谁叫你偷了男人呢,我也是受害者诶。”
  “你个魂淡!”玉姐又羞又气的关了房门,警告道,“只许洗啊,不许胡来,人家昨晚都被你折腾散了,你个狠心的家伙,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张大雕欠揍道:“那你先洗好了,我去外面等会儿!”

  “你敢!”玉姐一把揪住张大雕的耳朵,气呼呼道,“进来了还想出去,不想活了是不是?”
  张大雕有些郁闷,好嘛,敢情不是自己占了便宜,而是羊入虎口啊。这女人就是会玩,明明就臊得慌,骗要做作一番。
  见张大雕一脸郁闷的样子,玉姐噗嗤一笑,心里还是有些小得意,这男人无论在榻上有猛,下了榻还不是女人手里的布娃娃,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或许是真的康复了吧,玉姐感觉心情特别好,先在浴缸里放上温水,后用沐浴头把自己和张大雕冲洗一下,便相携进了浴缸。
  当然,他们的目的不仅仅泡澡,自然还要做一些其他事情。
  让张大雕惊喜的是,自己并没有动用三十六式,丹田内的胚胎却自动的抽取玉姐精气了,只不过这种抽取很温和,温和到不会伤及玉姐的本源。
  思索了一下原因,张大雕若有所悟,很可能,是自己的修炼已经进入了正轨,就算用普通姿势也能修炼。
  这倒是意外之喜了,要不然,每次修炼都要折腾好几个小时,劳心劳力不说,还耗费时间。

  还有就是,通过刚才的精气补充,先天胚胎虽然没有长大一丝,却却恢复了脉动,开始产生先天之气。
  张大雕有种错觉,这先天胚胎就是自己的第二个心脏,只不过,区别在于第一个心脏造血,第二个心脏造先天之气。
  “黄蕾丫头说得没错,你真是个狗东西!”温存之后,玉姐八爪鱼般缠绕着张大雕,身心舒爽道,“好多年了,人家终于又尝到女人的乐趣,这就证明我的病真的好了,大狗狗,你真是厉害啊!”
  张大雕也感觉到了,的确,现在的玉姐是正常男人都能满足她,这就是先天之气的神奇之处。
  玉姐忽然道:“对了,你除了三十六式外,还懂其他医术吗?”

  张大雕权衡再三道:“那还用说,除了三十六式治疗法,我还懂经脉按压法治疗法和内科用药,以及……呵呵,反正,在我眼里,只要不是绝症晚期,一般都能手到病除,事实上,我现在的功力还不够,够的话哪怕绝症晚期也不在话下。”
  他真没吹牛,记忆中,洞玄子医学中有三种起死回生的医术,第一种是双修三十六式,第二种是按压七十二手,第三种是宫廷秘方。
  其中,按压七十二手类似于针灸术,只要先天之气足够,就能做到“手到病除”。
  而宫廷秘方专治生理疾病,只要是生理上的疾病,就没有治不好的。当然,还有其他药方也很神奇,但和宫廷秘方比起来就差一些了。
  事实上,洞玄子的医术不在扁鹊华佗之下,只不过,他是以房中事起家,又醉心修道,所以不被传统医学认可。
  “你就吹吧,小心把牛皮吹破了!”玉姐俏生生的翻了个白眼,“你医术要是那么厉害,为什么还要去医院做手术?”

  这是黄蕾想骗你的钱好不?
  张大雕当然不会去戳破黄蕾的谎言,狡辩道:“我的大脑属于外伤,就是大脑里有淤血压迫着脑神经,所以需要手术清楚淤血,而我并不懂外科手术,就算懂,也不能给自己做手术啊!”
  玉姐似乎信了,又似乎想考验一下张大雕,拿起浴缸外的手机拨了个电话,笑嘻嘻道:“狐狸精,有人说能治好你的病,还保证手到病除,你要不要试试啊?”
  一听这话,张大雕眼前一黑,这妞坑爹啊,都不经过我同意就擅自打电话,万一治不好怎么办,那不是要我丢丑么?

  “真的假的?”对方没好气道,“我这都老毛病了,谁敢说手到病除?你丫的该不会寻我开心吧?”
  玉姐气哼哼道:“信不信由你,不来别后悔!”
  说完,她直接挂了电话,轻笑道:“大狗狗,说说你的收费是多少吧?”
  张大雕心肝一跳,老半天才含糊道:“这得看什么病了。”
  玉姐道:“比如我这种病呢?”
  张大雕压抑着乱跳的心脏,咳嗦道:“你拿得出手我也收得下。”
  “这可是你说的哦!”玉姐眉目生春道,“不过,你收了我的钱,可得负责把我的病治断根哦?”
  “那是当然。”张大雕知道她醉翁之意不在酒,也不点破。
  玉姐这才高高兴兴的出了浴缸,说是要去订晚餐。
  折腾了一整夜,又睡了一天,张大雕早就饿得头昏眼花了。
  半个小时后,二人在客厅用过了饭店送来的丰盛晚餐,之后玉姐歉然道:“本想再留你过夜的,可我今晚要去处理一下生意上的事,只能让黄蕾来接你了。”
  “不用,这大晚上的麻烦人家不好,我自己坐车回去就是。”

  “那等下给狐狸精治了病再走。”玉姐拿出一张银行卡塞进张大雕口袋里,情动道,“密码是六个零。”
  她没说卡里有多少钱,张大雕也不好问,便故作平淡的收下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门铃响了起来,玉姐急忙跑去开门。
  未几,她和一个狐媚的女人拉拉扯扯的走了进来,一边走还一边叽叽咕咕的耳语,间或发出咯咯咯的坏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