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5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蕾狡黠道:“让你帮她治病啊?”

  “治病?”张大雕暗吃一惊,这妞怎么知道我会治病?
  “嘻嘻,是那种饥*渴病啦!”黄蕾忍俊不禁道,“听我小姨说,她很喜欢纯洁的乡下小伙子呢,你只要治好了她的饥*渴病,保证有想象不到的好处。”
  张大雕心说,这运气,还真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啊,嘴上却郁闷道:“我可是你老公诶,你就这么把老公卖了?”
  黄蕾飞快的拧头亲了下张大雕,哄道:“人家不是想让你开个荤吗,免得你老想要人家。”
  张大雕便不说话了,脑子里幻想着那个女人的相貌,听黄蕾的口气,那是个美女肯定没错,只是不知道美到什么程度。
  只是,当张大雕真的见到那个美女后,才知道自己幻想是多么的苍白。
  首先,她给人一种白,那种白不是病态的白,而是透明的水嫩,只能用吹弹可破来形容。
  其次就是艳丽,她的脸色犹如三月盛开的桃花,粉嫩而鲜艳。
  然后就是身材,那是活脱脱的水蛇腰,凹凸得比黄蕾都还厉害。
  至于年龄嘛,这个还真看不出来,像十六七岁,又像三十多岁,总之,女人的年龄是秘密。
  她居住的地方是一座农庄,典雅宁静,还有健身花园和白玉游泳池,位置则在大转盘西面水池边,被翠绿的竹林簇拥着,给人一种金屋藏娇之感。
  乍一见面,张大雕的心里就活络开了,因为他发现这个玉姐果然有病,这种病是需求很强的女人、在长时间得不到满足的情况下造成的气血淤积,肌理紊乱,情绪失控,精血上涌等,这才会出现艳桃花的面相。
  说到底,这也属于病态的美,在古代,一般都把这种病称之为“花痴”,偏偏,这种病有个矛盾之处,那就是,如果禁房中之事的话,就好比饥饿的人不让他吃饭,而纵慾的话,又等于火上浇油。
  好在,张大雕有把握治疗这种病,就是不知道她愿不愿意接受。
  “嘻嘻,玉姐啊,人家可是带了朋友来哦,他叫张大雕,是和我一个村的!”黄蕾亲昵的挽住玉姐的胳膊,看样子,她时常来这里,还和玉姐玩得很熟。
  “你这丫头,怎么大晚上的跑出来,就不怕被人拐卖啊?”玉姐刮了下黄蕾的俏鼻,用水汪汪的美目审视对面沙发上的张大雕。

  “玉姐晚上好!”张大雕抓了下乱糟糟的头发,感觉很不自在。
  见张大雕如此腼腆,玉姐噗嗤一笑,对黄蕾娇嗔道:“你个死丫头,大晚上的带个土里土气的小子来干嘛?”
  黄蕾吃吃一笑,抱着她的脖子耳语道:“玉姐,你可别看他土哦,他可是带了特别的东西来的!”
  张大雕顿时就汗了,这叫耳语吗,老子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特别的东西?”玉姐一脸疑问。
  黄蕾捉狭的看了眼张大雕,咬着玉姐的耳朵道:“我告诉你哦,他那个不但个头大,还长了脆骨呢,就像狗东西一样。”
  “啥?”玉姐浑身一颤,急忙拽起黄蕾进了房间,关上房门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黄蕾又对着她耳语纤细的描述了一下,最后道:“我亲自检查过的,所以才带他来给你治病嘛!”
  “这不可能!”玉姐震颤道,“他又不是狗,怎么可能……”
  黄蕾跺脚道:“不信你自己看啊,我都跟他说好了,他也知道是来给你治病的,不过他脑子有点问题,需要很多钱做手术,可他家里拿不出那么多钱来,所以……嘿嘿。”
  “钱不是问题。”玉姐咬着嘴唇,“只要他能治好我的病,我是不会亏待他的,不过,我还是要看看再说。这样吧,等下你带他去浴室洗个澡……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那你快点啊!”黄蕾笑嘻嘻的出了卧室,对张大雕附耳道,“她说要你去洗个澡,等下你进了浴室,要好好展现一下自己的独特之处哦,否则人家可不愿意让你治病。”
  张大雕惊讶道:“难道她要和我一起洗?”

  “美不死你!”黄蕾白眼道,“里面有摄像头啦傻瓜!”
  张大雕哦了一声,感觉有些紧张了。
  不多时,玉姐从浴室里出来了,还冲黄蕾使了个眼色,黄蕾就催促张大雕去浴室。
  可张大雕想不到的是,浴室里全是花花绿绿的情趣品,有红的绿的黑的白的,款式更是各种各样,比如镂空的,透明的,带状的,贴的挂的系的,还有丝网的。
  张大雕顿时就上火了,昂首挺胸好不威武!
  而在卧室里,二女死死盯着监控画面,黄蕾还叫道:“你看你看,他都雄起了!”

  “嗷买嘎!”玉姐惊呼道,“这也太威武了吧?”
  黄蕾吃吃笑道:“看着吧,还有更吓人的呢,你是不知道,人家第一次看见的时候也差点吓死!”
  玉姐玩味道:“那你们?”
  “才没有呢!”黄蕾脸红如血道,“人家还是个姑娘呢,哪敢轻易尝试,人家只是研究了一下而已。”

  玉姐戏谑道:“只是研究么,你是啥德行我又不是不知道,骗谁呀?”
  黄蕾脸更红了,吭哧道:“还……还品味了而已嘛,人家真没敢尝试,不信你检查啊,人家还是原装的呢!”
  “我晕……”玉姐张大了嘴,盯着监控画面美目暴突道,“这…这怎么可能,他还是人吗?”
  黄蕾定睛一看,依然呼吸紊乱道:“我、我没骗你吧?”
  玉姐只是唔唔有声,臊动道:“我、我去健身房了,你叫他赶紧上来。”
  黄蕾急道:“你们有的玩,那我呢?”
  玉姐道:“你先回去啊,完了你再来接他就是,反正人是你的,还怕没机会玩么?”说完跌跌撞撞的出了卧室,直奔二楼的健身房。
  这个健身房不但三面临窗,还安装了各种健身器材和暖气,灯光也是花样翻新,有刺眼的,柔和的,温馨的,幽暗的,探照的,散光的……还有消毒的紫外线。
  很显然,这不只是健身房那么简单,应该还有其他有趣的用途。
  玉姐火速打开衣柜,挑挑选选老半天,愣是拿不定主意穿什么好,最终,她选了套清新灵动的时装,白色斜肩上衣,搭配粉色梦幻纱裙,是那种短裙套丝纱的裙子,内短外长,透出修长美腿。
  随后,她卸掉脸上的妆,打散秀发遮挡露出的香肩,然后赤脚穿上华美的拖鞋,把灯光调成朦胧的幽暗色,便屈膝坐在臂力机的躺板上等张大雕。

  很快,张大雕裹着睡衣进来了,然后电子门自动关闭。
  “你叫啥来着?”玉姐招手让张大雕坐在身边,眼睛却不受控制的落在睡衣的凸显处,舌尖舐着红唇,鼻孔急剧扇动。
  “叫我大雕吧。”虽然有心理准备,张大雕还是感觉很不自在。
  玉姐咬唇一笑:“可我觉得叫你大狗狗才合适,以后我就叫你大狗狗吧,好吗?”
  张大雕心肝一跳:“那我还叫你玉姐。”
  她嗯了一声,目光游离道:“大狗狗,你真能治好我的病吗?”
  好戏开锣了!
  张大雕精神一振:“只要你配合治疗,那就肯定能!”
  “只要你能治好我的病,要我怎么配合都行。”玉姐好奇道,“你打算用什么方法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