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2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蕾暗中蹙眉,担心被疯狗咬伤的人可能得狂犬病,不过也只是担心而已,毕竟,这丫的死了更好,死了就没人知道自己的秘密了。
  她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道:“的确不是很严重,看来信毛大爷能得永生……等下我回家拿点酒精来消个毒,再包扎一下就没事了……对了,你愿意和我做朋友吗?”
  在她的打算里,万一张大雕不愿意,那就只能用些羞人的手段了,反正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只要张大雕不说,谁又知道自己做过什么丑事?
  张大雕嗫嚅着又不说话了。

  黄蕾娇嗔道:“到底愿不愿意嘛,人家都把手机拿来了,你却连屁都不放一个!”
  说着,她把一个精致的二手手机砸在张大雕胸膛上。
  “当然想了……”张大雕被迫回了一句。
  黄蕾立马道:“那你得答应我两件事,不能把今晚的事说出去!”
  张大雕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黄蕾又道:“还有,我们只能偷偷做朋友,当着别人的时候,我可不会给好脸色看,你不能生气,更不能怨恨我,能做到吗?”

  张大雕委屈的嗯了一声。
  黄蕾恼怒道:“你还委屈了是不是,人家又不是不补偿你!”
  一听补偿二字,张大雕顿觉精神都好了许多,急忙问道:“补偿什么?”
  黄蕾死咬着香唇,用豁出去的语气道:“你要是乖乖听话,人家每过一段时间就让你绑一次……”
  她说到后来声音越来越小,粉脸还火辣辣的,红得像熟透的苹果。
  按照她的计划,只要张大雕恋上了绑绳子,就会对自己言听计从,自然也不会把今晚的事说出去了。
  张大雕口干舌燥,又流鼻血了,可嘴里却得寸进尺道:“只是做朋友吗?”
  黄蕾暴怒道:“你还想怎样?”
  张大雕弱弱道:“我…我要你做我女朋友,而且是抓拿啃咬那种。”
  黄蕾一脸懵逼,暗中更把牙齿咬得咯咯响,忍了又忍道:“那……那我只能偷偷的做你女朋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张大雕大喜道:“那你现在是不是要叫我老公呢?”
  黄蕾气得口吐鲜血,压抑着怒火道:“我只是做你女朋友,又不是做你老婆,怎么可能叫你老公,你也太过分了!”

  张大雕固执道:“毛大爷说,女朋友也要叫老公的!”
  黄蕾呼呼喘气,好不容易才压下怒火道:“那也只能在没人的时候叫。”
  张大雕咧嘴笑道:“现在就没人啊!”
  无奈之下,黄蕾只得不甘情不愿道:“老……老公。”
  张大雕乐坏了,恍恍惚惚道:“我听不清,对着我的耳朵叫。”
  事实上,他的确精神恍惚了,若非有黄蕾这个大美女激励着,早就昏迷了。

  黄蕾咬了咬牙,附身对着张大雕耳语道:“老公……”
  “叫得这么生硬,心里是不是不愿意啊?”张大雕脑子有问题,可不代表他傻呀。
  黄蕾气极,索性连声叫道:“老公,老公,老公,好老公,亲亲老公……”
  不知道为什么,她叫着叫着,自己也感觉浑身发热发烫,某些地方还又酥又麻的。
  张大雕终于心满意足了,有心无力的说了句:“好困啊老婆,等我睡醒了再给你绑绳子……”
  之后,他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
  昏迷中,他感觉伤口处的毒素在顺着腿肚子往上蔓延,然后汇聚在海底的凸出部位,紧接着,那个部位好像被火炉包裹着一般,仿佛海绵体在分化、溶解,继而火炉变成了冰块,海绵体又在重组、固化……
  当毒素改造完海绵体后,再次往上蔓延,然后围攻丘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丘脑里终于发出啵的一声响,好像有一个封存了千万年的东西彻底破碎了。

  随即,一股磅礴的记忆涌入脑海之中,冲击得张大雕神*魂*颠&倒,头痛欲裂。
  或许过了一整夜,又或许过了千万年,张大雕终于适应了那股记忆的冲击,却发现,这股不知来自何处,又不知来自什么年代的庞大记忆居然是深奥复杂的医学知识,总共分为两个部分:
  上部分是一套房中秘术,名叫《洞玄十修》,有三十六式,以及运气口诀。
  记忆中说得很明白,修炼《洞玄十修》可以治疗女性的各种疾病,就算没病,也可以让女性延年益寿,而所谓的“十修”,是指修炼者的功力深浅,比如一修功力,二修功力……以此类推。当修炼到十修大圆满后,不但可以脱胎换骨、化凡为仙,还能让女性起死回生!
  当然,修炼这套秘术是很复杂的,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完成三十六个动作,还要按照年龄来决定动作时长,以及环境,方位,气候,季节的配合等,如此,才能起到增加功力,又治病救人的效果。

  下部分则完全是医学知识,其中包括海量的特效验方,以及如何诊断病病,如何配置药物等。
  必须说明的是,这些是纯粹的记忆,就好像这记忆本就属于他,只是因为投胎转世封存了起来,直到机缘巧合才彻底复苏。
  这是用科学无法解释的奇遇,也是张大雕的造化,要不是他被疯狗咬伤了,又怎会被毒素改造基因,同时激活前世的记忆?
  那么,前世的他到底是谁呢,莫不是那个传说中的修道圣手“洞玄子”?
  终于,张大雕清醒了过来,但他却傻呆呆的望着棚顶,怎么都不相信,脑子里真有那么多莫名其妙的记忆,而且,脑子似乎也清醒了,仿佛一夜之间换了个人!
  忽然,他扒开身上的稻草,起身一看,敢情天都亮了,腿上的伤也被纱布缠了起来,再解开纱布,伤口居然结疤了,用手一摁也不知道痛。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急忙解开皮带,拉下裤头一看,鸟枪居然变成了大炮,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大炮里还包裹着伸缩自如的脆骨。
  “介个……怎么有点像超大号的狗东西啊?”张大雕彻底惊呆了,急呼道“你个仙人板板,难道老子兽化了?”
  他忙又检查身体的其他部位,却没有任何变异,一时间也想不明白原因,索性拿起黄蕾留下的手机和充电器——以前他也玩过手机,只是脑子里稀里糊涂的,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玩,但现在不同了,他的脑子终于清醒了,知道这是一款oppo手机,电池是内置的,只可惜,开机后显示无磁卡。
  想到这是黄蕾用过的手机,新奇之下,神经大条的他倒也玩得不亦悦乎。
  忽然,鱼棚的门开了,就见黄蕾躲躲闪闪的钻了进来。
  她今天又换了套衣服,身着一件碧绿羽绒服,配以移步皮裙和丝袜高跟鞋,长发随风飘扬,清纯而不失成熟,妩媚而不失冷艳,让人一见就浑身火热。
  她反手关上小木门,庆幸道:“我还以为你回家了呢!”
  她之所以天一亮就赶来,是想确认一下张大雕有没有反悔,会不会把昨晚的事情说出去。
  现在的张大雕也明白黄蕾为什么用绳子捆绑自己了,敢情这妞是个自虐狂。

  不过,现在的张大雕忽然拥有了前世的记忆,打眼一看,就知道这妞得的是心理疾病,说得明白点,就是不健康的事情做多了,需要更出格的手段才能满足身体需求,而且,她居然还个黄花闺女,这倒是难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