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157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野笑笑,没跟她计较。
  “别忘了,你给我惹的麻烦还没完呢。”孟凡冰看李牧野准备出门了,忍不住提醒道:“林翔宇和周平还会再来的。”
  李牧野顿住身形,回身一笑:“你见过吃软饭的还要兼职厨师和保镖的吗?”
  孟凡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住在我这里的那点心思,今天上午你走以后,张娜给我打电话了。”
  “她说什么了?”李牧野半信半疑的看着孟凡冰。
  “她说过些日子会陪她姑奶来上海参加一个活动。”孟凡冰心有不甘的说。她是懊恼自己终究还要靠张娜这两个字才能短暂留住这个男人。

  “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李牧野连续发问,口气稍显迫切。
  孟凡冰更加不悦,道:“我现在全告诉你了,你还会回来帮我吗?”
  李牧野的心性修养早已修炼到八风不动的境界,尽管对张娜的消息有着无比的渴望,却至少在表面上保持着平静,点点头,道:“林翔宇和周平那件事我会尽快替你搞定,然后你要把张娜跟你通话的细节告诉我。”
  一百一十六米长的黄浦之星号游轮,VIP包房内。
  白雪穿了条淡金色旗袍,绣着团花,充满华贵优雅的神韵。在她斜对面坐着个矮个子中年男人,身材粗壮,相貌粗犷,皮肤粗糙,还戴了条十分夸张的大粗金链子。
  李牧野走到包房门口时正听到他粗声粗气的说道:“白小姐,您是第一次跟我办事,我就多说几句,我是个大老粗,不会那么多弯弯绕,从塘沽到营口,您随便打听去,甭管那一路跑船的兄弟,都知道我这个人最讲义气。”
  “谁对我好,我就为谁两肋插刀涌泉相报。”他接着说道:“当初要不是陈局拉我上岸,我何锟铻也不会有今天,不管你们让我跟谁合作,也不管是否有利可图,只要是陈局一句话,要我老何再把脑袋别裤带上都没问题。”
  给自己辩护的人,告发了他自己。托尔斯泰老先生这句话跟叶泓又另外一句市井俚语有异曲同工之妙。义气不是用嘴巴说的。凡是拍胸脯讲义气的家伙,多半都是些没义气的家伙,至少不是因为义气在跟人办事交往。
  李牧野对这个人印象不佳,推门而入。
  “我来给二位做个引荐。”白雪起身,一指何锟铻,道:“这位是何大哥,陈局的朋友,也是我的老朋友了。”又一指李牧野,道:“他头衔太多,我就不一一介绍了,李牧野,我的铁瓷闺蜜。”
  李牧野抱拳道:“久仰何大哥的威名,如雷贯耳的商界传奇,如今总算见到真人了。”
  何锟铻不敢托大,赶忙起身,满面堆欢看着李牧野,抱拳还礼,道:“我也就是个窝里横的怂人,你老弟扬威莫斯科,在老毛子的地盘上打下一片天下,那才是真本事呢,安娜珠宝现在可是贵金属宝石行业里势头最猛的新星。”
  寒暄过后,分宾主落座。
  李牧野环顾了一下四周围的环境。第一印象只有四个字:金碧辉煌。
  何锟铻笑呵呵问道:“李老弟,你走南闯北见多识广,怎么样,我这条船可还能入你法眼?”
  船当然是好船,黄浦江上独一份儿。不过就布置而言是有一点点粗鄙和刻意的追求豪华,显得庸俗了。

  李牧野当然不会这么说,含笑道:“好船,上船的时候那个法国管家特有礼貌,还有那几个白人美女服务员,都很有格调,这就是实力呀。”
  白雪笑道:“你们两个就别相互吹捧了,我刚从舟山那边带回来的海鲜,再不品尝就错过最佳时间了。”
  何锟铻呵呵一笑,赶忙招呼侍应生把早准备好的海鲜端上来。
  “也不知道你老弟的口味轻重,所以就决定刺身吃法了,这玩意不需要考虑咸淡。”何锟铻招呼李牧野,说道:“今天是白处长搭桥,让我有这个荣幸认识你,合作的事情能不能谈成是次要的,最主要是咱们先交个朋友。”
  酒是一九九零年份的滴金白葡萄酒,与海鲜最是般配。白雪主动执瓶给二人倒酒,道:“牧野,今天这买卖谈的怎样我管不着,可这酒你必须喝出滋味来,这可是一百五十万美金一套的白葡萄酒,从一八六零年到二零零三年,全部年份的好酒都被何大哥买回来了,今天特别选了最好年份的九零年这瓶。”
  李牧野察言观色发现这老何皮笑肉不笑,透着那么一点点勉强。心中一动,举起杯子干脆的一饮而尽,道:“我先表个态,买卖跟谁做都是为了赚钱,其实选哪个合作方并不重要,最重要是心情,何大哥这脾性跟我一样,都是爱交朋友的人,只此一点,我就觉着这事儿能谈。”
  白雪笑道:“你还没听何大哥讲找你谈什么生意呢,就敢说能谈?”
  该说的时候自然就说了。这种环境下,不会谈特别具体的商业动作,能来就已经给了白雪面子,这就是合作的基础。计较细节那是职业经理人们操心的事儿。坐在这里首先要谈的是合作方向。至于这个方向具体要怎么谈,李牧野是想先看看何锟铻的意思。
  何锟铻是个迷信好汉长在嘴上这句话的商人,他用带一点点胶州湾口音的普通话说道:“俺们山东人不管是谈生意还是谈交情,都喜欢在酒桌上谈,今天本来是想请你老弟去俺那办公楼的,可白小姐说你老弟做事低调的很,她定了在这艘船上谈,俺一高兴,就把这艘船停业一天,专门供咱们畅所欲言,随便谈。”

  “我听说何大哥是有自己的矿山的?”李牧野单刀直入道。
  何锟铻道:“有是有,可储量不大理想,而且是挖一铲子就少一铲子,在国内我们这种私有矿,再怎么神通广大也比不得那些国有大矿们呀,国家有黄金部队,地方上有保护政策,所以特别好的矿脉基本上轮不到我们,金源正何在市面上的黄金饰品,其实一多半都来自国有矿。”
  他停顿了一下,招呼李牧野吃菜喝酒,然后继续说道:“还是你老弟结棍呀,挖自己家地里的宝贝,怎么也比不上去别人家地里挖来的划算。”
  “所以陈局才会给你们搭这个桥呢。”白雪接过话头说道:“国家鼓励中国商人走出去,外事局就是你们的联络站。”

  李牧野道:“你们可不止做这点工作。”又对何锟铻说道:“就现在的局面看,雅库特那边的金矿开采情况不能算乐观,一个是因为安娜珠宝的销售渠道还相对狭窄,另外就是开采难度确实太大,雇佣当地人的成本居高不下,从俄罗斯其他地方请的工人去了以后根本无法适应那边的工作环境。”
  何锟铻表面认真听着,却没有接过话头的意思。
  白雪给他夹了一口菜,说:“老何,这可是陈局亲自定的海鲜,你得多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