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1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扑哧一声笑,他在我头顶也笑出来。
  “乔先生,我们彼此互不相信,互相猜忌,竟然还能生出情爱。是不是势均力敌两个人,在博弈中就会不知不觉 爱上对方。”
  乔苍若有所思问我,“你怎么知道我爱不爱你,兴趣和爱一样吗。”
  他表情看不出真假,我顺势也虚虚实实,“兴趣不是爱,你还这么纵容我千什么”
  他沉吟淡笑了几秒钟,在我唇上吻下来。

  乔苍当晚没有回来,他闯云南救我,常锦舟了如执掌,她以担优他安危为由大吵一架,她毕竟是正室,乔苍当然 要安抚,接连一周都和她住在婚房。
  第二天一早我乘髙铁去往广州省公丨安丨厅,打算证实一件事,周容深被追封为厅长,授予第二副部长警衔,能压住 他的上司只有全国公丨安丨部长和第一副部长两人,其余人都是他下属,他人不在了,按说这空壳子再漂亮也没有用处, 可广东省几十年就出了这么一个副部长,算得上至髙殊荣,省委非常重视,对我这个遗嫌更是百般优待,我到省厅问 话,所有人都不敢怠慢。
  我在门口被警卫拦住,他肩章还没有上衔,是新调来的,不认识我,怎么都不肯让我进,逼得我亮明身份,他愣 了下,我在这个空当直接闯了进去,他跟在我后面抓了我几次,我到达厅长办公室,胡厅长和刘厅长都在,看到我冲 进来立刻起身迎我,示意警卫下去,我不理会他们伸出的手,大步走到办公桌后,坐在厅长座椅上,一副骄矜髙傲的 模样。
  他们面面相觑,赔着笑脸在我对面坐下,“周太太大驾光临怎么不提前通知一声,底下小兵新来的有眼无珠,不 识您身份”
  “秉公执法,很好的事。不要为了迎合我而处罚他们,相比较愣头青,我更厌恶圆滑的油条。”

  胡厅长听出我含沙射影,他搓了搓手,“是是是,周太太这样命令了,我自然要放他们一马,能调到省厅也不容 易,我也是很重视人才的。”
  我拿起桌上的烟灰缸,观摩上面的花纹,意味深长说,“胡厅长,我们也算是旧识了。我那支出水芙蓉的舞蹈, 就是为您准备的,当时练了许多天,生怕当众出丑,或是你不满意,不知你还记得吗。”
  他满脸涨红,尴尬得恨不得钻入地缝逃掉,他曽经打过我的主意,当时他官职髙过周容深,想要以权力施压索要 我,不过最后也没有成功,还惹了一身骚,他中途调走过一阵,又调了回来,Ju体内幕不详,可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我又看向一旁的刘厅长,“我美女蛇的绰号,还是你金口玉言传出去的呢,现在叫得响亮,我相信这是刘厅长对 我的赞誉。”
  他更是宭迫,他知道我掌握着他在包房里玩女人的下流丑态,现在我今非昔比,借着周容深的光,凌驾于他们之 上,他们生怕我翻旧帐,都不敢抬起头直视我。
  我将烟灰缸托在掌心,迎着台灯饶有兴味敲了敲,发出哒哒的脆响,“我这人记仇,但也知恩,你们公丨安丨有说道 ,罪犯可以将功赎罪,调戏上级的夫人,这也是罪过吧。”

  他们脸色一僵,浮现出一丝不自然的惨白,我的心狠手辣他们都见识过,我有仇必报锱铢必较,他们宁可得罪任 何人都不愿得罪我,刘厅长率先说,“周太太有事尽管吩咐,周厅长…周部长的家眷,我们有义务满足。”
  “我打算求证一件事。”
  他们让我讲。
  “容深是死于缉毒战场,还是暗算。”
  他们蹙眉,表情微妙,陷入沉默,我等了片刻不见开□,便将手里的烟灰缸撂在桌角,故意发出重响,他们这才 一抖回过神,刘厅长捅了捅胡厅长的手臂,示意打探下,确定走廊无人,才返回开口。
  “周部长确实被一股隐藏的黑势力杀害。他这次去金三角缉毒,目标是中国毒枭赵龙,以及他这条线上,所有的 毒网侦破。等他发现地势不对劲,想撤退已经晚了,硬着头皮上山,误入设计好的圈套。不过周部长销毀的丨毒丨品多达 数千斤,歼灭毒贩两百余人,几乎铲除了赵龙一半余党,在公丨安丨史上都是首屈一指,上面非常欣赏他,才会破格追封 到这么髙的位置。”

  我身体前倾,目光凌厉逼视他,“我不想听这些,他的赫赫战功我比你们清楚,我只问隐藏的黑势力是谁的人。
  刘厅长深深呼出一口气,“乔苍和常老的人都是在暗处埋了线乔苍不必说,您更了解。我要说的是常老势力 ,他绝不逊色任何一个顶级毒枭,只是不怎么做涉毒的生意,他主攻枪械和国宝走私,还有黄赌。据珠海市局局长四 年前在省厅大会上的汇报,常老旗下势力有两千余人比那时最鼎盛的乔苍还要多。”
  我面无表情,长久的静默,直到两三分钟后,我眼底怒火窜天,手臂一摆猛地扫落了桌上的东西,指着他们鼻子 怒骂,“你们竟敢遮天蔽日,隐瞒他死因知情不报,头上这顶乌纱帽你们还想不想戴!”
  “周太太! ”胡厅长按住我肩膀,他非常痛苦说,“别说各个市局,就是省厅的警力都很难和常老与乔苍抗衡, 说句丢人的话,我们真有办法,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么多年吗?官场的为难之处您不知道,我们不能拿下属的命 当儿戏,没有把握的事如何做?这两人单打独斗都很棘手,现在珠联璧合,近四千的手下,省内在编制的警力不到两 万人,就是四打一都没有把握嬴。难道我们要全军覆没吗?”

  他说到这里红了眼睛,“我们数年前隐瞒了乔苍的组织,认为他不会成气候,眼睁睁看他从几百人发展到现在, 等到再想铲除,已经不可能了。您给我点时间,周部长一定会沉冤。”
  我身体僵住,半响都没有动,也没有任何表情和质疑,我们这样僵持了许久,我冷笑说,“我没打算依靠你们, 我只要确定,凶手是谁。”
  胡厅长肯定说就是常老和乔苍,我们得到了内线的消息。
  我将他按在我肩上的手拂掉,从椅子上站起,走向门口,拉开门的霎那,走廊穿梭而过的风扑在脸上,我语气清 冷说,“如果有一天,我可以为你们解决心腹大患,记住省厅的每一个领导,到容深墓前三鞠躬。”

  我在广州耽搁了一天,回到特区已过傍晚,我津疲力竭进入别墅,将鞋子随意一丢赤脚行走,打量一圈发现保姆 并不在,四处空空荡荡,我推开厨房门拿起一瓶水喝,余光瞥见水池内飘荡着一枚烟头,我身体顿时一僵,乔苍回来
  我撂下水瓶飞快上楼,果然卧房门虚掩着,里头灯光溢出,鸦雀无声,似乎回来很久。
  日期:2017-10-04 18:2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