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1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苍没有搭理,他笔直站在灯光下,似乎故意收敛了强大的气场,一副轻佻匪气的模样。
  “乔总,我没得罪你吧,井水不犯河水的道理你不懂吗?我儿子不过玩儿个**,你姘头出什么头啊?”
  乔苍身后的秘书和保镖沉着脸要冲上去,被乔苍伸手拦住,他似笑非笑打量戴在腕间的手表,“确是她做的。 不过。”他顿了顿笑容加深,“我这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护短,即使她措了,我也不会责怪,而且会继续护着,谁 也不能拿她怎样。”
  吴秉中表情一变,语气也跟着狠起来,“乔总,我家可是独苗,你这是让我断子绝孙。”
  吴秉中朝前走了两步,“我如果告到条子那里,以你和他们的宿仇,揪住这个把柄,你好歹也要付出点什么吧
  乔苍发出一阵低沉笑声,“吴老板在省厅有点门道,不过你这个门道,保你这么多年已经犯了王法,他敢来为 你的事得罪我,我明天就让他扒官服。”
  他解开自己獅的领带,趁吴秉中义愤填膺时,朝他脸上一甩,领带遮住了他眼睛,他抓下来刚要破口大骂, 乔苍指了指自己太阳x`ue ,“开口之前,动动脑子,你有什么资本来向我兴师间罪。吴老板也别白来,这条领带,算 我慰间贵公子的礼品,绑在下面伤口处,止一止血。”

  我扑哧一声笑,声音已经传过去,干脆也不躲了,一边笑一边走过去,“吴老板,这是来找我吗?”
  吴秉中蹙眉凝视我,“就是你阉了我儿子?”
  “阉了就阉了呗,吴少爷三十年来什么姑娘没尝过,下到初中生,上到官员情人,他可不亏了,没留下一儿半 女你怪得了谁,你们吴家没那造化,就该断子绝孙。”
  我故意挑高了声音,笑得眉眼弯弯,走廊上的男人女人也跟着发笑,吴秉中气得脸色铁青,他指着我,“好, 太岁头上动土,你…”
  小李从我身后冲上去,一把拂开他那只手,她一脸怒意,“放肆。今天教训你儿子是周太太手下留情,若你 再敢横行霸道,他不只是裤裆里少块肉那么简单,你家恐怕要做白事了。”
  我拎笑一声,趾高气扬从他面前经过,目视前方语气荫森说,“我平生最看不惯作恶多端的男人,吴老板,据 说你也是这样的人。”
  他脸色又变了变,我挑起一边唇角,“你想为你儿子讨说法,得把乔总先扳倒了,他护着我你怎么朝我伸手。 不过你大约还不知道,你厅里的后台见到我也要毕恭毕敬,不信你试试。”
  我留下这句话,不再理会他,直接进入乔苍办公室,我听到门一声反锁,脱掉鞋光着脚抱住他,“乔先生护短 这件事,深得我心。”
  他眼底含笑,“让何小姐高兴真的很困难,你到处为我树敌,还都是很棘手的人物,不得不让我怀疑你的目的
  我撅起两瓣艳丽的红唇,“乔先生怎么这样想,我刚才不是把因果都揽到自己头上了吗。我觉得不满就要发谢, 否则会委屈肚子里的宝宝。”
  他捏起我的下巴,脸上笑容有些深不可铡。
  我从乔苍眼底看到了非常危险的漩涡。
  我面不改色,任由他挑着我下巴,笑得万种风情,连眼神都不曽回避分毫,他凝视我良久,耐人寻味说,“或许 你一开始说得没错,你就是一个非常坏的女人”
  我笑容略微一收,他继续说,“不过女人坏一点,才更诱惑”
  他将手从我下巴离开,“知道他们说你什么吗。”
  我目光落在他颈间,没有了领带的遮埯,凸起的喉结十分性感,随着他吞咽唾液而微微滚动,我不着痕迹用手指 勾住第一颗纽扣,媚笑着解开,一直到腹部被掖进皮带里的最后一颗,我全部拆解后,两条手臂搂住他脖子,“当然 是所有骂荡*骂妖津的话。”

  “猜一猜我回他们什么吗。”
  我狡黠眨眼,“你说对”
  他怔了一下,轻声笑出来,“我警告说我的女人怎样,还轮不到他们指指点点,再被我听到,我会让他们少一根 舌头”
  我阉了二世祖的事,虽然议论很多,但莫须有的添油加醋却一点没有,不然这样劲爆的事,指不定怎么胡编乱造 ,搞不好还说这二世祖强bao的是我,我原以为是我的凶残狠毒吓到了他们,原来乔苍在背后震慑,他们忌惮的是我的 靠山。
  不管畏惧谁,只要冲着我,就是我的筹码。
  我手指压在他绵轮的汝头上,轻轻逗弄了一会儿,看着它逐渐坚硬膨胀,我笑说,“风月场都说你美色面前最沉 得住气,不会惹一身风流债,可我怎么看是他们误解了你,你是色中饿狼,只是藏得深而已。”
  我濡湿的嘴唇含住指尖,媚哏迷离,让他看到我伸出舌头,纠缠着指尖吮吸,吮到皮肤泛白才吐出,沾着那丝温 热和巢湿,按住他的汝头,他胸口不由自主鼓了鼓。
  流连男人梅洋的我,这点挑逗的手段在女人里绝对是拔尖的,媚俗只会保留一时的兴趣,而不能长久享有男人的 着迷,只有在清纯与妩媚间掌握最适合的度,天下男人都将是囊中之物。
  场子里的小姐和我关系不错的都会找我来学两招,宝姐也说过,如果我早出生十年,外滩最火的不一定是林宝宝 了。
  我嫣红的舌尖抵住他胡茬,嗅到一丝他唇内释放出的淡淡的烟草味,“你的手下在小酒馆喝多了,说了我许多坏 话,回过头想想,他们说得没有错,人这辈子看不清自己的罪恶,丑陋,外人却看得很清楚。”
  他挑了挑眉,“哪里。”
  “金三角。”
  他瞳孔津光一闪,很快就消失,“那晚忽然反常,是听他们说了什么”
  我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轮绵绵趴在他怀里,脸颊紧贴着他赤裸的胸膛,“听人说,只有两个厌恶和喜好都相同的 人,才能白首偕老,我和乔先生不是夫妻,我的美色总会有不复存在的一天,到时我能用什么留住你。”

  乔苍的手指在我咋晚刚刚拉直的长发里穿梭,他爱不释手,他喜欢这样的我,温顺柔轮,楚楚可伶,而不是明艳 过了头,夺目却剌眼。
  “我现在喜欢何小姐,我厌恶隐瞒,欺骗,算计。”
  我咧开嘴,笑得非常生动,只是眼底没有一丝笑意,“乔先生的厌恶和我一样。”
  “那喜欢的一样吗。”
  我说当然,我也喜欢我自己。
  他被我巧妙的回答折服,发出非常清朗用力的笑声,他手指仍没有从我发间退出,还在不断抽C`ha 浮动着,我垂下 哏眸,将一根修长尖锐的东西从袖口内缓慢探出,毫不迟疑戳在了他心脏位置,他身体倏而一僵,本能低下头看,却 发现抵在他胸口的根本不是匕首,而是我葱白的手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