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522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这里,小卫忽然灵机一动,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是窒息而亡,但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种窒息而亡!”
  “对,你终于看出来了!所有人死前都是一个表情,张大嘴巴、极度痛苦,这是窒息而亡的典型症状,但我们为什么没有怀疑有人动手谋杀他们呢?因为我们获得了一个错误的信息!””肯警官继续道:“在我们的理解中,这个怪病最严重的时候会导致窒息而亡,而那死亡的几个人生前全部都得了怪病,所以我们就会想,这些人因为得了怪病窒息而亡了,他们为什么会得这种怪病呢?这样的想法让我们所有人都陷入了一个心理陷阱中,认为窒息而亡是怪病导致的,一心想查出怪病的原因,却没有人想到怪病是假的,这些人死亡是被别人谋害!所以这么多专家学者才一直找不到病因,这些人都没有病怎么可能找得到病因?”

  小卫点了点头道:“您这一说我就全明白了,三百多人病症明显、并且连续有人死亡,专家们即使检查身体无恙也肯定不敢说这些人没病,只会去想是不是有一种新的病症出现!看来这个幕后主使者真不简单,如此完美的心理诡计,一环扣一环,将所有人都带入了他设置的心理陷阱之中!”
  肯警官点了点头道:“他确实不简单,但这种情况也不可复制,除了“神佛宫”这个邪教之外,没有什么团体能一次性凑齐这么多狠心之人不顾一切来实施复辟计划!”
  “这种罪恶的信仰,已经到了要将之彻底铲除的时候了!”肯警官恨声道。
  这三百多怪病患者出自于一百四十户家庭,(这也是之前肯警官抽调一百四十民警员出任务的原因)也就是说,其中有一部分家庭“患病”的不止一个人,有的甚至爷孙两个一起“患病”。

  最后某些家庭爷爷病愈孙子死了,那么就说明这些爷爷很有可能为了“神佛宫”的基业亲手杀害了自己的孙子!
  为了目的连亲孙子都可以下手残害,这种至恶至邪的信仰,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它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抹去!
  “接下来我负责哪一块?要不要现在就去将这些“神佛宫”的余孽控制起来?”小卫跃跃欲试道。
  装病配合邪教复辟的老者有两百多名,加上那些煽动民众冲击政府机关的暴徒人数一共将近三百,几乎是小城总人数的百分之一,一百个人之中就有一个邪教的死忠份子,这个比例已经极为恐怖!
  更何况这不过是暴露出来的,潜藏在暗处的还不知道有多少,想必接下来要处理的事情还非常烦重。
  一定要想办法在这次行动中留下自己的印记!小卫如是想到。
  “这些人先看着,不要打草惊蛇,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幕后主使者!”肯警官沉声道:“铲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一定要将他们一网打尽才称得上最终胜利!”
  日期:2018-02-05 12:34:49
  安排了一批警员暗中监视患病老者们的动静后,肯警官和小卫又回到警局,准备进行下一步的行动。
  这些邪教份子如何处理是上层领导的事情,犯不着肯警官和小卫过多去操心,现在他们要完成的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找出幕后策划者。
  只有揪出这个隐藏在幕后的恶魔,这次行动才真正称得上大功告成!
  鉴于坦波在志得意满之际提到过幕后策划者就是尼坤大法师,所以肯警官决定先对他进行单独审讯。
  从那些暴徒对坦波的态度可以看出来他算得上是“神佛宫”中一个地位不低的领导,或许能知道尼坤大法师的动向。
  “坦波,你已经是在劫难逃了,聪明点的话,就将这次的计划和尼坤大法师的动向都老老实实说出来!”小卫冲坐在审讯椅上一脸阴沉的坦波道。
  “我和你们没什么好说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坦波耍起了无赖。
  肯警官被气乐了,笑道:“你一个人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如果连累你的妻儿,害得她们性命不保的话,那就真是罪无可恕了。”
  坦波听到这话先是一愣,随即暴跳如雷道:“身为一个公职人员居然用我的妻儿性命来威胁我?姓肯的,你有本事再说一次,单凭这一点,我就可以告到你声名狼藉,永世不得翻身!”
  坦波说这话是有底气的,警员们是国家公务员不是土匪,如果以家人性命来要挟犯罪嫌疑人的话,必然受到极为严重的惩处。
  肯警官却丝毫不在意,反而越笑越开心道:“坦波,你妻儿的性命还真就掌握在你的一念之间,你老实交待她们就性命无忧,你如果有一句假话她们就真的危险了!”
  “姓肯的,你究竟什么意思?”坦波忽然冷静了下来,他和肯警官打过一段时间的交道,自然知道肯警官行事极为周密,说出这样的话一定有原因。
  肯警官狡黠一笑道:“坦波,这还真是你自己咎由自取,你想想,如果现在外面有传言说你是我们警方安插在“神佛宫”的卧底,你那些亲密的教友们会怎么想?”
  短短的一句话就让坦波睚眦迸裂、状若疯狂!
  坦波是个聪明人,完全明白肯警官的意思,怪就怪他自己口风不牢,在控制住小卫和副队长等人之后,得意忘形说出了一些“神佛宫”的隐秘,甚至连幕后主使者就是尼坤大法师也说了出来。
  只要肯警官将他单独关押,然后再放出风声说他是警方安插在“神佛宫”的卧底,他就真的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那些“神佛宫”的教众一定会以为有他的配合警方才会如此顺利平息这次事件,不然的话,为什么坦波在事件刚刚爆发之后就被抓,而尼坤大法师是幕后策划者这么重要的事情肯警官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到时候保不准那些教众中性子冲动的就会想方设法对他进行报复,如果找不到他本人,极有可能会祸及妻儿!
  肯警官说得没错,这果然是自己咎由自取!
  坦波懊恼得直甩头,如果双手不是被反绑在身后的话,估计会噼里啪啦给自己来上几十个耳光。
  “姓肯的,你好恶毒!”坦波咬牙切齿道:“这么玩弄阴谋诡计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肯警官笑出声来道:“老老实实交待就没事,你的妻儿我们会保护起来,保证连汗毛都不伤一根,不然的话,说不定我会“一不小心”将你的“真实身份”透露出去,到那时候,生什么事情就真的无法控制了。”
  坦波气得七窍生烟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说出了他所知道的一切。

  这个庞大的计划,确实如肯警官所料,已经策划了足足三十年!
  三十年前,坦波还只是个几岁的小娃娃,他成为神佛宫骨干的原因,是因为他的父亲,正是神佛宫的核心教众之一!
  在第二任教主带队前往清迈之后,留守湄林地区的核心教众们就生活腐化起来,许多人破了各种戒律,其中有些甚至养起了小老婆。
  坦波的父亲,就是腐化得最严重的之一,当然也养了一个小老婆。

  每个人都有传宗接代的欲望,坦波的父亲也不例外,春宵几度之后,小老婆怀孕了。
  小老婆十月怀胎生下一个大胖小子,坦波的父亲极为高兴,对儿子关怀得无微不至,在年幼的坦波心中,父亲的形象极为高大!
  坦波四岁那年,父亲就将之接到了寺庙中,成为了一个小沙弥,父子俩朝夕相处之下,建立了非常深厚的感情。
  虽然不能直接喊“父亲”“儿子”,但那一声声“师父”“徒儿”中,饱含了浓重的父子之爱!
  寺庙中的生活很是惬意,在那个年代,泰国民众的物质生活比起同期的我国要富裕许多,但在湄林这个小城还是有大批食不果腹的穷人,年幼的坦波也懂得感恩,不过他感激的对象是父亲和父亲背后那个黑纱蒙面的“邪神”!
  独占湄林地区之后,“神佛宫”就逐渐露出了他邪教的本色,这一点从祭拜的神佛也可以看出来。
  在老教众和第二任教主的眼里,“神佛宫”的创始人是第一任教主,也就是“邪神”,要祭拜,自然是要祭拜黑纱蒙面的第一任教主“邪神大人”。
  为了不至于引起大骚动,祭拜的对象没有马上变成“邪神”黑纱蒙面的形象,只是将名字改了。
  前文中提到过,佛教三大主神之一湿婆又名“三眼邪神”,“神佛宫”祭拜的对象正是“邪神”湿婆,但在核心教众心里,祭拜的对象不是湿婆,而是黑纱蒙面的第一任教主。
  在父亲的潜移默化下,坦波也对“邪神”宣誓效忠,幼年时养成的心理习惯是根深蒂固的,就这样,坦波在事实上成为了年纪最小的核心教众。

  短短两年时间过去,平静的日子就被第二次佛战所打破,而坦波的人生噩梦,也开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