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巫老司机》
第54节

作者: 龙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铜镜照出来的画面并不清晰,模模糊糊能看见,四面墙下全是人影,一个挨着一个,密密麻麻,多的数不清,正在向我们围拢。这阵势,别说查道明受不了,我的腿都软了。
  已经让鬼魂包围了!

  “当啷”一声,铜镜围着引魂香旋转一周,被张云山按在了地上,抬起头,他的脸上露出一抹疯狂。
  “你们顶住!”张云山大喝一声,一把扯掉外罩中山装,露出里面白衬衣。
  说让我们自己顶住,说明情况紧急,他已经无暇他顾了,查道明急了眼,又对我使劲招手大喊:“小米师傅,快过来帮我!”
  我权衡了下,最后看在10万块钱的份上,走到了他身边。
  其实这就是给他个心理安慰,我对魂魄缠身的免疫力高,可什么家伙事都没带,那些东西要去攻击查道明,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现在只能寄希望与地铺周围那些法器,希望能支撑的久一点,坚持到张云山做完法。
  屋子中央,张云山将他的包袱皮完全摊开,他先拿出一支毛笔横着咬在嘴里,左手抓起了一个青瓷小碗,右手揪着衬衣左肩,一用力,连肩把袖子扯了下来,露出健壮的左胳膊。
  接下来,他拈起一把牛儿尖刀,在左手肘内侧一撩,“嚓”的一声,静脉被隔断,殷红静脉血立刻喷涌而出,沿着左胳膊蜿蜒流淌到了被抓住的青瓷碗里。
  做完这些,张云山面色依旧,右手抓过嘴里的毛笔,在小碗里蘸饱了自己的血,往地上一点,开始笔走龙蛇描绘起来。
  看到这我明白过来,张云山是打算用自己的血布阵,把这里的东西集中剿灭。我看不懂他画的是什么,应该是某种能吸引魂魄的符咒,只要魂魄被吸引进去,就会被大阵里极盛的阳气炼化。
  张云山手法极快,他每笔完成一个符咒,随着符文的增加,大阵开始一点点显现,地上转眼一片赤红,浓烈的血腥气充斥满屋子。

  张云山手下一刻不停,神情专注,他的脸色很快变得苍白,额头上渗出虚汗。左胳膊上血流不止,补充着碗里的血,源源不断,始终维持着淹没碗底。
  一个个符文组合成小阵,小阵又组合成大阵,一座前所未见的超级大阵雏形渐渐显露。这阵法呈现蜿蜒的长条行,犹如翻滚巨龙,再加上是由热血描绘,气势逼人。
  “青龙赤血大阵!”查道明失声惊呼,原来他竟然认得这阵法。
  如此血腥的布阵方法,我连听都没听说过,看得心惊肉跳。身边的查道明同样面无人色,浑身颤抖,紧张到了极点。
  就在这时,身边传来“嗤”一声轻响,转头看,床铺边摆着一面莹白的玉佛牌,上面冒出了一缕青烟。烟气飘散后,原本玲珑剔透的白玉变成了死腊色,再无光泽。

  那些东西,到了!
  由于频繁开眼,现在我已经很难及时打开了,无数看不见的敌人在你周围,尽管身处灯火通明的大厅里,我还是不由自主打了个冷战。
  这时候气温还不算冷,我也只是有点紧张,并不害怕,冷战打过后,我心里一拎,那些东西已经开始攻击我了。强行上身并不是容易的事,何况在这方面我也非常人,那些东西暂时还侵入不进来,只是阴气会让人发冷。
  身边又传来“嗤”的一声,这回是一串紫檀木佛珠失效,直接就烂成了一堆木屑。查道明死死盯着身边的木粉,满头大汗,眼珠滚圆,在他的注视中,又一张符咒自燃,转眼烧成灰烬。
  “小米师傅!”查道明转过头看着我大喊一声,嗓门已经有些发颤,话音刚落,地铺边又一件法器失效。
  那些东西很敏感,能觉察出我身上阳气很盛,而查道明还不如普通人,尽管又那么多法器包围,它们依然把主攻方向对准了他。
  我很为难,查道明这个金主向我求助,我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我现在后悔莫及,早知道真该把我的“百宝箱”带来,总好过现在一筹莫展。
  “小米师傅!”又有人厉声大喝,这次求助的是正在画符的小天师张云山。他左手还在流血,右手执笔点在地上,脑门上青筋毕露,看着我低吼:“再帮我拖住片刻!”
  我能看见他的身躯在颤抖,鲜血组成的法阵鬼魂不敢沾,可他正在描绘,只能站在法阵外,估计也在遭受攻击。凭他那惊人的阳气,就算扔进鬼魂堆里都不会有事,可他已经流了很多血,阳气大幅度减弱,精神也变得很差。
  综合算来,现在我成了三人中状态最好的那个。
  那边“嗤嗤”声不断,越来越快,法器在加速失效,查道明已经面无人色,站了起来,一副随之准备逃走的架势,只是他能往哪里逃?另一边,张云山苦苦支撑,咬着牙又开始描绘,只是动作很慢,照这个速度,血流干了这青龙赤血大阵只怕都布不好。

  局面急转直下,危机就在眼前。
  我左右看看,叹了口气,只能用那个法子了……
  一片紧张中,忽然传来“呜呜”鬼哭声,那是我在唱歌,唱外公教给我的那端鬼调。我刚哼出来,查道明惊恐看了我一眼,吓得腿一软,瘫在了地铺上。
  我能理解他的感受,这个调子一哼出来,我就会变得鬼气森森,恐怕比照妖镜里显形的那些都更吓人。由于唱出来了就不能断,我也没空跟他解释,幽幽看了他一眼,开始向前走。
  不得不走,刚唱出鬼调,我的身体就开始阵阵发冷,也不知有多少鬼魂在向我聚拢。
  我倒不怕它们上我的身,自从开始唱,它们就该把我当成了同类,另外我试验过,这调子对魂魄有迷惑的效果。只是这么多脏东西围着你,那寒气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我怕不走会被直接冻死。
  我一边哼着鬼调,一边向着大门方向走,为了不扰乱气息,我还不敢走快,只能慢慢踱步。这个时候调子一断,那些东西就会清醒,到时候全扑我身上,就算我阳气有张云山那么足,恐怕也受不了。
  日期:2017-09-14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