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巫老司机》
第51节

作者: 龙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云山闻言“哈哈”一笑,道:“那个女贼功夫不弱,可不是一般的小贼,要不然也不可能偷走我龙虎山宝物,还能全身而退。通过刚才这件事来看,她的本质也不坏,只是贪婪了些。”
  我点了点头,玄真子的确太贪婪了,偷走了人家的宝贝,苦主来抓她,她不但不远遁,竟然还惦记着人家的另一件宝贝……
  好吧,这也可以理解成艺高人胆大,就是有点嚣张过头了,女孩子家的,太嚣张了不好……
  聊完了玄真子,接下来又聊到张云山的师门。
  正一教派是道教中最开放的流派,他们可以用俗名修行,历代天师家族都不用另取法号,这也代表了坚决入世的态度。并且正一道不禁酒肉,可嫁娶,以前的张天师不乏娶一堆老婆的。
  其实“天师”这个称呼是简称,全称就是世袭的“张天师”,这是他们家族的独占头衔,要是有其他姓的人自称天师,那百分百是假的,世上只有“张天师”。
  说起来,我对小张天师的本事佩服的紧,当真是潇洒又实用,比我的巫术至少是好看多了。现在我们俩相处的很融洽,他这人又一点架子都没有,我就用言语试探,能不能教我两手。
  张云山“哈哈”大笑,很爽快的同意,只是有个前提,要去他们龙虎山入籍当道士,我只得作罢,家里人绝不会答应。
  聊着聊着,不知不觉我俩下了山,查道明已经亲自下厨做好了饭。听到毒蛾子已经全灭的消息,已经消沉很多天的他精神大振,转眼年轻了好几岁,还拿出几瓶洋酒,说是要好好庆祝一下。
  张云山的心情也很好,似乎不光是因为清除了毒蛾子,应该与玄真子的举动也有关,他这次没有吃药当饭,而是和我们一起把酒言欢。

  菜端上来,他取出一根银针,把所有菜都试了一遍。他的举动,应该是担心毒冲并没有彻底解除,而处在毒冲里,食物稍有问题都可能产生毒性。
  酒菜毫无问题,看来毒冲应该是拔除了,大家伙彻底放松下来,开始吃饭喝酒。
  我们回来的时候,时间大约是下午三点,反正又没什么事,我们边喝边聊,直喝到天快黑才结束。这俩人都是酒桶,我酒量在一般人里也只能算是中下,哪里是他们对手,张云山刚喊了一声“不喝了”,我倒在沙发上就睡,转瞬进入了梦乡。
  与辗转难眠的昨夜不同,这一觉我睡的特香。
  zzzzzz
  不知睡了多久,朦胧中,我感觉到有人轻轻推了推我,还在我耳边呼喊:“小米师傅,小米师傅……”
  这人凑的太近,气息吹在我耳边,凉凉的,痒痒的,我睡的正香,不耐烦的挥了下手,“别闹,让我再睡一会。”

  手背撩过一缕清凉的发丝,我翻个身面朝沙发靠背继续睡。
  突然,我意识到什么,猛然睁开了眼睛。从刚才的手感来看,我接触到的应该是女人长发,可现在这屋子里只有我们仨大老爷们,哪来的女人?
  睁开眼后,视线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又停电了吗?”我奇怪嘟囔,翻了个身又转为面朝沙发外。
  转过来后,面前依然是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我的头还有点昏,不太清醒,眼皮又开始向一块合。
  就在我上下眼皮将要合在一起的时候,突然,从我肩膀位置慢慢升起了一条白色的横线,大约一掌宽,紧挨着我,在黑暗中格外显眼。
  我将要闭上的眼睛陡然睁开,这是什么?!
  我侧躺在沙发上,抬起脑袋向肩膀下面看,白色的横线向下扩张。
  随着视线的扩展,毫无预兆,白线下面突然出现了一双赤红的眼睛,带着深深的怨毒,死死盯着我。
  我从迷糊中一下惊醒过来,尖叫一声,向回缩在了沙发靠背上,魂飞魄散。不是我胆子小,冷不丁来这么一下,换作谁都受不了。
  谁能想到,刚才那竟然是一张比纸还惨白的人脸,紧挨着我肩膀瞪我。那双通红的眼睛比狼都要毒,只对视了一瞬,我的心脏就已狂跳不止。

  我浑身发麻紧靠在沙发靠背上,死死盯着沙发下面,惊恐注视中,一张白如墙皮的人脸冉冉升了起来。
  伸手不见五指,我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却不敢不看。那张脸上只有一对红眼睛,再无别的五官,其他地方都一片漆黑,也不知它有没有四肢身躯。
  “见鬼了!”我心中狂呼,却喊不出声音,全身毛发都乍起来了,那张脸……正在缓缓向我逼近!
  由于脸是45度斜向下伸过来的,我已经没法起身,只能眼睁睁看着它靠近。
  千钧一发之际,我脑子里迸出一个念头,悚然惊醒,我怎么会这么害怕?脏东西我见过不少,凶恶的我也遇到过,什么时候这么害怕过?
  念头刚转过,那张脸已经近在咫尺,注视中,它的下颚左边出现一个黑点,向右划了条弧线。弯弯的弧线刚成型,上下一分,裂开成黑洞洞的大嘴,生满锯齿状的尖牙,对着我面门噬咬了过来。
  我想都没想,一闭眼,上下牙关一交,重重咬在了自己舌头尖上。
  紧急关头,我没带家伙事,唯一能用的,就是我那对外宝贵对内不值钱的童子血!
  不管多厉的鬼魂,都怕生人血,区别只是程度不同。我这可是如假包换的真童子血(真的),大小伙子的!甭管是什么东西,喷它一脸,绝对够它喝一壶。
  这个理论是绝对没错的,各种方术都用,经过了几千年的验证,然而,现在却失效了。
  准确说,不是我的童子血失效,而是根本就没有,我闭着眼一口咬在舌头上,不但没流血,连一丝痛感都没有。
  “嗯,怎么回事?”我心里一拎,随即明白是怎么回事,这根本就不是现实,我特么是在做梦!

  我气急败坏,又睁开了眼,果不其然,屋子里灯火通明,哪里还有什么怪脸。
  在我对面沙发上,张云山面对我侧躺着,正在睡大觉。转头看,墙角的地铺上,查道明也在蒙头大睡,只露出一截黑乎乎的头顶。
  这可太丢人了,刚才竟然被个梦吓成那样,好在这俩人都睡着了,没人发现我的狼狈相。
  正在暗自庆幸,查道明的头顶轻轻动了下,开始直直往外钻。同一时间,我身后方向,张云山那边传来水珠落地的声音。

  嘀嗒!
  一片寂静中,水声格外明显,犹如直接滴进了脑海里。我回头看,张云山挨着沙发边缘睡觉,嘴角正渗出一滴殷红血珠,牵着长长的血丝,滴落在地,在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上摔成一滩血花。
  这一惊非同小可,张云山那等人物,怎么会口吐鲜血而不自知?!
  不等我做出举动,张云山身体向外一滚,“空”的一声摔在地上,面朝下趴伏,一动不动。我大喊一声,连滚带爬扑了过去,抓住他双肩想扳过来。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细细的“嘶嘶”声,我回头看,再一次惊得汗毛倒竖。从查道明被子里钻出来的,并不是人,赫然竟是一条巨大的乌蟒!
  这条蟒蛇,头呈椭圆形,蛇身有大腿粗,周身布满细密的鳞片,上半身直立,一对小眼睛瞪着我,从被子里慢慢往外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