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巫老司机》
第48节

作者: 龙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厅里,查道明把那身“太空服”解下来扔在地上,瘫进了沙发里。我在他对面坐下,问:“为什么不报警?”
  查道明抹了把脸,苦笑摇头,“我报过警,丨警丨察和消防队来看过,找不到那些蛾子,附近也没有村民被袭击的消息,他们就不管了。”
  听见这话我疑惑了,这里虽然是下辖县区,可人口密度也不低,最近的村子不过相距一里路,这些蛾子为什么别处不去,专门袭击他家?
  不过这话我没问出口,人家已经糟了灾了,你还上赶着问为什么只有你家倒霉,这不是找抽嘛,况且这人还是我的金主。
  查道明似乎也不想说话,难言的沉默持续了一会,首先回来的是小天师张云山。
  张云山现在的脸色比查道明还难看,黑得像锅底,一看他那神情,我也不问了,肯定没抓到人。

  查道明看见张云山回来,脸色松了些,连忙问:“小天师,探查的怎么样?”
  张云山在我身边正襟危坐,抬手回道:“我和小米师傅已经查明了那些蛾子的老巢,明天白天再上一趟山,就能连根拔除了。”
  查道明松了一口气,连连点头称谢:“拜托二位师傅了,要不要多找些人手来?”
  “不用,免伤无辜。”张云山淡然婉拒,在沙发上盘腿打坐,就此入定。
  这时候郭子进了屋,外面已经打扫干净,死蛾子被收集在铁桶里,倒进汽油烧了个一干二净。忙完这些还不算完,郭子洗了洗又下厨房,为我们做晚饭。
  我们仨吃晚饭的时候,张云山依旧在沙发上盘膝打坐,喊他吃饭,他只是摆了摆手,从身上掏出一枚绿色的药丸丢进嘴里,继续静坐调息。
  我愈加的钦佩,他这是已经辟谷了。
  吃完饭,郭子从一旁的储物间里拖出几床被褥,他和查道明就打地铺睡在了大厅里。看见这一幕我的心拎了起来,冲这架势,晚上恐怕还得有事!

  大家伙儿都累得够呛,郭子和查道明没一会就鼾声大作,张云山则依旧打坐在沙发上,如泥塑木雕,空旷的大屋子里只有我一人还醒着。
  我这人打小就有毛病,认床,当初从外公家回自己家后,我也是整夜整夜睡不着,折腾了个把月才适应。现在这里环境陌生,还连张床都没,我就更加睡不着了。
  这里连电视机都没装,我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后,实在难以入睡,干脆下地,在这栋大屋子里晃悠解闷。这屋子实在太豪华了,许多东西都是我前所未见,也算是开了眼。
  各屋子都亮着灯,到处灯火通明,我逛着逛着来了兴致,逛完了一楼又上二楼。
  与一楼不同,二楼以实木装修为主,就连地面上都铺着光洁如镜的木地板,上面打着蜡,家具也都是昂贵的实木。不过地板大面积的发黑,似乎最近刚泡过水,看得我替人家心疼不已。
  正当我准备在二楼各房转转的时候,突然,只听“喀啦”一声,窗外电光一闪,平地起惊雷,伴随着“锵”的一声,屋子里全黑,我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打雷了,跳闸了,停电了我靠!
  这样的桥段可太老了,刚一停电,我脑子里条件反射似得蹦出来一个词——要出事!
  我站在原地不动,静静等待着事情发生,然而整整十分钟过去,什么事都没有,只是下雨了。
  秋季一般都是小雨,可这一场却是暴雨,瓢泼一般浇下来,天地间一片沸腾,满耳“哗哗”声。
  我松了一口气,还当会怎么样。
  都下雨了,总是直挺挺站在这漆黑的二楼也不是个事,我还是下楼吧,睡不着也躺着。

  可我刚摸黑迈出去一步,就听“嚓”一声响,我踩进了一滩水渍里,这才发现,屋子里进水了。我又替人家心疼起来,实木地板老贵了,再泡水就完了。
  我摸出打火机,对着地板一照,一道水流从客厅深处流过来,向楼梯口蔓延。
  我的打火机是电钨丝的,防风防水,亮度却不高,光照范围不过两尺,我只得趴在地上,沿着水渍向上游爬。
  爬着爬着,我也不知爬到了哪里,前面传来“滴滴答答”水声,举着打火机抬头看,几条水线从上面淋了下来。又照了照四周,发现这是一个镂空的螺旋形楼梯,外观时髦漂亮,却不防水。
  不过这也可以理解,谁会在室内考虑防水?

  我把打火机灭掉,让它凉一凉,顺着楼梯抹黑爬了下去。
  到了三楼后,我终于找到了雨水的来源,一扇关着的窗户。窗户关着还漏水,那就是质量问题,我替查道明不值,花这么多钱盖房子,却让一扇窗户漏水把家里搞成这样,他也不找人修一下。
  走过去打开窗户,并没有雨水扑面,窗台上却漏地“哗哗”响。看看外面,窗户上有面积很大的窗檐,雨虽然大却没有风,雨水当然淋不到窗户上,那这水又是怎么回事?
  我心头疑惑,又打着打火机,沿着窗台一点点检查。
  这一看,我大吃一惊,雨水竟然是顺着墙壁流进来的,在打火机微弱的光线下,一条条细流犹如蚂蟥,不向下淌,却沿着墙壁向窗户倾斜,仿佛被磁石吸引的铁。

  我又缩回头仔细看窗台,果然,窗台上都贴着防水密封胶布,只是这一段可能是当不得日晒,脬了起来,这才漏水的。显然,查道明早就察觉了这个情况,并且预先做了处理,可怎么会这样?
  我左手搭着窗檐,右手举着打火机,对着窗台思考,莫非这就是张云山说的“天冲和水冲”?
  正琢磨着,突然,我搭在窗台上的手传来疼痛,仿佛沾了烙铁。我下意识抬头,只见一只手搭在我的左手背上,苍白浮肿。
  毫无心理准备,我被吓了一跳,惊叫一声往后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抬头再看,窗户上空空如也,并没有什么怪手。
  “混蛋呐!”我怒骂一声,猛然爬站起来,扑在窗台上往外四处张望。与其说是骂别人,不如说是骂自己,我可是一位准备吃法师饭的见习巫觋,怎么能怕这些东西?
  窗外,大雨滂沱,满耳水声,我把整个上半身都探出来,冒着大雨将窗户四周打量了一遍,还是什么都没有。

  难道我看错了嘛?我抬起自己左手打量,只有一道划痕,渗着血珠,是我刚才缩回来的时候在铝合金窗台边缘划伤的,除此之外再无异常。
  想想不放心,这次我索性闭上眼睛,开了第三眼看。
  模糊的光影中,上面什么都没有,两边和对面也没有,就在我准备看下面的时候,毫无预兆,“嘟”的一声,所有物资灯全亮,我被一激,开眼状态消失,恢复了正常视线。
  就在状态消失瞬间,我隐约看到,窗台下的墙壁上趴着一个人,姿态如一只大壁虎,近在咫尺看着我。

  现在向下看,正下方是那个熟悉的地下室出口,墙面上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这时我一点都感觉不到害怕,只有愤怒,什么牛鬼蛇神都敢来惹我?!
  手头里没家伙,我把左手的伤口含进嘴里一吸,感受到血腥气后,对着下面狠狠“呸”了一口。其实我也不确定刚才是真看见了什么还是幻觉,就是顺便来这么一下,可我刚喷出去,下面立刻传来凄厉的惨叫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