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巫老司机》
第46节

作者: 龙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这只怪蛾子将要起飞的时候,张云山右手朱砂笔一转,笔尖点在了蛾子背上,它被点的不能动弹,双翅一合,立刻大声“嗞嗞”怪叫起来。
  这声音刚起,四周围山地仿佛变成了筛子,“嗞嗞”声响成了一片,听的人浑身发麻。
  不等四周地面起变化,张云山点住蛾子,把铜镜平放在地面上,左手抓起刚画好的符纸,将蛾子盖在了镜面上。被盖住的蛾子立刻收声,在纸下微微蠕动,四周围的嘈杂声立刻停止。
  “好了。”张云山松了一口气。
  我看得心惊肉跳,又佩服不已,这小天师果然名不虚传,无论道法、身法还是手法,都炉火纯青,这一番下来,真如行云流水一般。
  只过去了十几秒钟,张云山就揭开了那张符纸,里面盖着的黑蛾子已经死了。
  “阳极符加上照妖镜,这个小毒物根本承受不了。”张云山解释说。
  我这才知道,原来那个铜镜就是著名的照妖镜,龙虎山著名法宝之一。
  倒掉死蛾子,张云山又把照妖镜和朱砂笔收好,下面地里藏着数不尽的毒蛾子,靠这东西显然收拾不了。
  “小米师傅,你看出这地方的问题了没?”张云山指着这一片平地说,面色凝重。
  我顺着他手指看,一圈打量下来,果然发现了异常。
  这一片平地极为广大,几乎占满了这座山北面的山腰,上面错落有致种满了槐树,没有其他树种。在民间一直有“柳精槐鬼”的说法,意思是柳树容易吸引精怪,而槐树则经常会招来鬼魂。
  这都是有道理的,柳树喜阳,树上阳气足,对野外有灵性的精怪有很大吸引力,而槐树喜阴,鬼魂最喜欢附着在上面,能起到温养的效果。一般老百姓喜欢把柳树种在房屋东面,希望可以招来保家仙,梧桐树种在门口,是为了吸引凤凰和喜鹊,至于槐树吗,一般是种在坟地里的。
  这些道理是后来外公告诉我的,当初那个小山村里的乾坤阵,用柳树将阵法围起来的,为的就是加固魂魄囚笼。
  这里种满了槐树,看上去都有几百年树龄,搞不好,曾经是一片坟地……
  张云山和我对视一眼,又将包袱背好,果断一挥手,“挖开看看!”

  “这……”对于这我是很抵触的,尽管我不信那一套,可挖人家祖坟,总有些不合适。
  张云山看出了我的心思,说:“不用忌讳,这一片连坟头都看不见了,说明早就被子孙抛弃,他们自家人都不认,那就是无主坟茔,算不得谁家祖坟。”
  说完,张云山左右一打量,往前走了几步找好位置,捡起一块片状石头挖了起来。正主都干上了,我这打下手的总不能没点表示吧,只好也捡了块片石跟着一起挖。
  山北面的土壤湿度大,挖起来连仨带四很黏,又没有趁手的工具,我们俩挖起来很辛苦。不过,出乎预料,才挖出一个两尺深的坑,下面就挖到了东西。
  首先是我有了发现,一片石铲进去后,下面“笃”一声响,似是碰到了木头。
  “有了!”我惊呼一声,心跳开始加速,挖坟这种事我还是头一次干,再加上天都快黑了,紧张在所难免。
  张云山这个道士却无所顾忌,他从我挖出动静的位置下手,三两下就拂掉了浮土,下面露出了一段木板。木板已经发黑,也不知埋在地下多少年,已腐朽不堪。
  我的心更虚了,这是棺材板啊!

  张云山看了我一眼,也不要我动手,抡起手里的石片,对着木板重重砸了下去。
  “嘭”的一声,木板被砸出了一个大洞,顶着洞口,露出一张巨大的怪脸,尸身见天光了!
  我强行压制住心慌,仔细打量,这具尸体已不知埋葬了多少年,躺在薄皮棺材里,竟然还没有完全腐烂。整具尸体涨得老大,犹如一个大号的人形气球,皮肤呈现暗灰色,密密麻麻布满了黑斑,上面还有白毛生出来,就跟上了霉的腐肉似得,臭气熏天闻之欲呕。
  看见这古怪的尸体,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僵尸!”
  “不是僵尸。”张云山摆了摆手,又把包袱皮卸下,边翻找边解释:“这里太聚阴,尸体会腐而不朽,别看涨得大,其实肚子里全空了。”
  说话间,他这次掏出一张二尺见方的红纸铺在地上,取出一把染满金色颜料的笔,开始在纸上急速勾描。
  我见他做的专注,不敢打扰,强忍着恶心偷瞄那具膨胀了的尸体。
  忽然,我发现那具尸体的眼睛竟然睁开了,吓得我向后缩了半步,可再看,尸体的眼睛仍然是闭着的。
  这时候太阳已经落山,天光开始变黑,浓密的树冠遮盖下,地面光线阴暗,和晚上区别不大,我以为刚才自己眼花了,可又不确定,索性远远和那具尸体对视,想看看究竟有没有异常。
  轻微的“沙沙”声中,张云山依旧在专心致志勾描,动作流畅飞快,观之赏心悦目。大红色的纸上,金线在急速延展,一幅犹如火焰的大号符文逐渐成型,既美观又华丽,气势逼人。
  对这个人,我是彻底折服了,那是真有本事,当代天师之子,果然不是浪得虚名,只是这些道家手段我不懂,也不知他这次的符文会起什么作用。

  我的注意力被张云山画符吸引,稍稍放开了对那具古怪腐尸的关注,就在这时,我眼角余光看见一点黑。
  我连忙收回心神,再次看向那具尸体,果不其然,只见尸体的左眼正在慢慢睁开,眼眶内黑乎乎的。
  当时我脑子里“嗡”的一声,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死人睁眼啦!
  早知道这么邪门,真该把自己那个宝贝巫术袋带来,那里面我准备了好多东西,其中就有克制尸变的玩意。现在想这些也来不及了,我怕死尸诈尸伤人,赤手空拳没法对抗,赶紧在地上捡起了一根大木棍。
  刚一抬头,那具尸体的左眼睁开到极限,一只漆黑的蛾子从眼眶里钻出来,在尸体脸颊上来回慢慢爬,抖动着湿漉漉的翅膀。
  看见这毒蛾子,想都没想,抓起一把糯米,用尽全身的力气砸了过去。
  这蛾子身上黏糊糊的,沾满了黏液,根本飞不起来,也爬不快,被我一把米砸碎半边翅膀,掉进了朽烂的棺材深处。
  然而,一切才刚刚开始,一把米砸在尸体脸上,那具霉烂的尸体一震,竟然又缓缓张开了嘴巴!从我这里可以看见,嘴巴里全是黏糊糊的黑蛾子,团在一起,从尸体嘴里往外涌,犹如呕吐。
  我看得头皮发麻,连忙对张云山大喊:“好了没有?这玩意肚子里全是毒蛾子!”
  张云山手下加快了些,头也不抬大喝:“你挡一阵,我马上就好!”
  我挡?我家伙事都没带,拿什么挡?再说你才是小天师,我只是个打下手的!

  不管我多不情愿,张云山那家伙只顾画符,我总不能撒腿就跑吧?眼看尸体嘴里的黑蛾子将要涌出来,我一咬牙,捧着一把米扑了上去。
  “给我滚回去!”我尖声大叫,强忍着难闻的恶臭,把一捧米按在尸体嘴上,把那一团黑蛾子全都给堵了回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