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叫他“叶哥”》
第44节

作者: 蚂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秋若雨只当是叶宁受了刺激,恩,当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有了兴趣,却忽然发现对方与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一时间情绪难抑,倒是能够理解。
  于是,她淡淡地道:“没有为什么,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活法的权力,你说的没错,工作的合作关系,确实需要人与人的互相信任,所以我没打算用谎言闷你,和你沟通这些,还把一些我本不该说的真实想法说出来,是为了让你看清事实,不要再毫无意义地浪费时间和精力。”

  她眉眼如画,面如美玉,神情却格外清冷,犹如覆了一层看不见,摸不着,化不开,却真实存在的千年玄冰,叶宁默默地看着她,半响后,轻轻吐出一口胸浊气。
  “那天我在你办公室门外头,凑巧听到你和你父亲,继母的一些对话,既然你对的婚姻是那么消极的态度,又何必那么抗拒林萧两家联姻,反正和谁结婚对你来说都一样。”叶宁低低地笑了,笑声之充斥着讥嘲与失望。
  秋若雨脸色微微一变,旋即看向叶宁的眼神冷了下来,那天在办公室里,面对林海沧夫妇唱戏般的轮流发难,她也是因为一时激愤,才罕见地将心底的陈年旧事翻出来作以驳斥,没想到,隔墙有耳,竟是被叶宁在外头听个正着。
  那些可都是她不足以向外人道的私密。
  “叶宁,偷听别人说话的行为,很卑鄙,很让人不齿。”秋若雨切齿道,此刻的她真的有些生气。
  “我不是有意的,刚巧到你办公室门口,见你的助理不在,想着等一等,你的办公室隔音效果很好,我也隐约听到了几句不该听的。”叶宁无奈地解释道:”你看,我现在向你坦白,最起码说明我这个人不虚伪吧。”
  秋若雨哼了声,懒得多说,听都听了,难不成自己还能把对方的记忆抹掉,至于解释,在她看来实在多余,这些年商场的滚打让她深刻明白一个道理,结果永远初衷过程来得重要。
  “秋总,能和我说说你家里的情况吗?”

  “不能。”
  被冷冰冰的两个字拒绝,叶宁依然坚持不懈:“现在你父亲,继母,林非凡,还有萧家父子,他们一个个恨不得我走在路被车撞死,这仇恨的根源,呵,还不是那夜慈善晚会被你逼了贼船...”
  秋若雨淡漠地将之打断:“我说了,那是一个交易,我兑现了开出的条件,一些后果你自然是要自己承担的。”
  “可问题是,我没偷你的包啊,还帮你把包夺了回来,却被你冤枉,你说,我一个后天期有必要干偷鸡摸狗的勾当吗?”
  对此,秋若雨无法反驳,她心里明白,自己冤枉了叶宁,后者的确有一个摆平三个的能力,而且,算需要钱的话,也断然没必要去当扒手。

  “我想知道,为什么你和家里人的关系那么紧张,为什么你对嫁给萧建豪那么抗拒,在我看来,你和谁结婚都没区别,反正只是为了履行对你母亲的承诺,婚姻对你来说,是个摆设...”
  “我稀里糊涂你的船,又用实际行动表明了与你同舟共济的决心,搁动荡年代,等于是入伙还纳了投名状,难道你连让我了解一些内幕都不行?”
  叶宁不遗余力地巧动舌簧,他知道,今天聊到这个份,要是还不能从秋若雨的嘴里淘出点想要的信息,那以后除非自己坦明身份,否则怕是更没机会了。
  一番努力之下,叶宁词穷,见秋若雨还在犹豫,于是,他一举手向服务员又单点了两份蛋糕,摆明了耗到底的架势。
  足足沉思了有三分钟,秋若雨方才清声道:“让我说明白也可以,不过,我先要和你确定一件事,你会不会继续留在华远,以公司目前的状况,最多开出年薪一百万,外加一百万药材补贴的待遇,这当不包括一些额外的提成。”
  叶宁嘴角微微一翘,算是服了对方的理智与精明,潜移默化间又是在和自己做一笔交易,交易的内容还很可笑,自己那点好心得以满足的前提,是自己下定卖身华远的决心。
  搞得自己好像是个八卦成瘾的市井之徒似的。

  心苦涩难掩,可面,叶宁只稍稍迟疑,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只能保证在华远待九个月,最长不会超过一年,一年后我应该会离开海市,恩,有一点要作为附加条件,那是期间不管什么原因,你如果离职了,我的合同也同时解除,你不用多虑我有什么不良企图,我可以向你承诺两点,第一,日后绝不会费心思主动追求你,第二,不会将你的一些私事说给第二个人听。”
  秋若雨微惊,叶宁的这番话,在她的最高预期之,又额外加码,不仅替她考虑了两个后顾之忧,还向她表达了绝对忠心,能得到安保部两名后天期高手力挺,会助她这个总裁在公司内的权威到达一个空前的高度。
  药材业,安全与渠道为核心关键,这样一来,两者等于是全部牢牢掌控在秋若雨一人之手。
  当然,前提是,叶宁的话有多少可信度...
  清澈的眼波于叶宁的脸流转了一转,秋若雨不是那种墨迹的性子,当下点头默认,略略整理下思绪,娓娓道:“简懿雯是我爸在外头养的情人,没名没份地跟了我爸十多年,还生了个儿子,是林非凡,直到六年前,嫁给了我爸,林非凡也从一个私生子变成了林家少爷,那时候我妈妈才过世不到一年。”
  “之后,我去了国外留学,差不多三年前,华远出了一次楼盘坍塌事故,我爸作为当时的公司总裁,被查出在承接这个楼盘项目的过程,存在私下交易的行为,结果,不光引咎辞职,还不得不将手百分之十五股份交给了董事会,这才没被司法追究,那个时候离我大学毕业还有半年多时间,我是被紧急召回国内,因为我妈妈过世前,把名下的百分之二十华远股份留给了我,我爸失势之后,我便是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回到国内的第三个月,我被董事会选举为公司的执行副总裁,一年后,正式出任总裁。”

  “我爸本来持有百分之二十一的华远股份,一下子缩水到百分之六,连董事会的席位都没有被允许保留,除了每年可以得到分红之外,对公司的决策没有任何发言权,这个结果,我爸,简懿雯,林非凡又怎么可能甘心,于是,他们把主意打到了我的身,一开始,是希望通过我承接大量华远的项目,为他们谋取利益,可在我这里屡次碰钉之后,他们改变了策略,试图通过家族联姻,将我作为筹码,好向对方卖个高价。”

  “正巧,这一年多来,华远进军药材业与萧家,葛家形成了直接的竞争,因为我利用留学期间的人脉与国外建立了贸易关系,这让萧家,葛家十分眼馋,尤其是萧家,明里暗里小动作不断,但始终没法达成目的,几个月前,华远市计划启动,这让萧家坐不住了,到底谁先抛出的橄榄枝不清楚,反正现在林萧两家达成了默契,萧家父子狼子野心,我爸,简懿雯,林非凡贪婪成性,一个个轮番阵,这是非逼着我范呢。”

  说到这里,秋若雨略带嘲讽地摇摇头:“哎,其实我已经再三亮明了态度,可他们还是抱有幻想,觉得我总归是林家的女儿,到了最后,也会为了林家的利益妥协,他们不明白,从我改了我妈妈‘秋’姓的那一天起,我只会为自己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