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7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说,“急不来的,你还年轻嘛,再等等看吧。”
  王为杰道,“年轻个头,本来我有希望的,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被刷下来了,唉!想想真是不甘心。”

  顾秋当然不知道南川发生了什么事,上面定下来的调子,常常会发生变化,这一点很正常。
  所以他就问,“你不会是出来散心的吧?”
  王为杰沮丧地道:“散毛!还散心。”
  途中,陆一丹去洗手间。
  顾秋看到她脸色一直不好,应该是在生闷气,他就问,“你把人家怎么样了?”
  王为杰嘿嘿地笑,笑得有些邪恶。
  顾秋瞪了他一眼,“是不是必她把孩子打了?”
  王为杰说,“哪能,再过两年。她要生就让她生,现在不行。”

  “那你为何惹她生气?好象全天下的人都欠她钱似的。
  王为杰笑得象鬼一样贼,“别提了,昨天晚上一个不小心,把她得罪了。”
  顾秋不明白,王为杰看到她不在,这才悄悄说,“我不是那里有点痒嘛,洗了澡,就擦了点风油精。当时那东西抹上去,凉嗖嗖的,还有些痛。不过过一会就没事了,她洗了澡出来,我没注意,就这样进去了。”
  “噗——”

  顾秋头一次这么失态,王为杰这家伙也太变态了,居然在那上里抹风油精,女的哪里受得了?
  难怪人家生这么大气,恨不得杀了他似的!
  唉,没救了,这家伙彻底没救了。
  宁德新班子聚会之后,大家都融入了这种气氛中。
  那天上午,左安邦把宁雪虹叫到办公室,“雪虹同志,下午碰头会上,你那边有什么具体的意见或建议?我们是不是应该事先沟通一下?”
  做为市委一把手,左安邦还是表现出了他的那种以理服人,大度的风格。当然,象这种情况,却是非常必要。
  很多时候,提出一个重大问题时,一二把手必须先通个气,沟通之后,双方达成一致。
  然后才有可能在常委会议上提出来,这样通过率基本上百分之百。

  而这种方式,却是体制内最常见的。大家有什么分歧也好,都可以事先沟通,达成一致。
  这样既突出了班子的和谐,又讲究了策略。
  当然,如果两人之间矛盾很深,意见相差较大,闹到那种水火不容的地步,估计就不会这么做了。
  哪怕是心里有事,他也不会提出来,会在常委会上,狠狠出击,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
  宁雪虹说,政府那边的事情,我已经提交了备案,都在这上面。不过纪委那边,你是否征求一下顾秋同志的意见?
  左安邦看着宁雪虹,不露声色。
  宁雪虹如此刻意提出来,要征求顾秋的意见,他心里就有些不快了。如果说宁雪虹是政府一把手,政府的地位与市委平等,两人都是正厅级干部。自己可以尊重她,礼让她。
  但顾秋那边就没有这个必要了,纪委本来就属于市委管的,他又是副厅级干部,下属班子,我为什么要给他一个面子?
  当然,还有一点。
  左安邦不想看到宁雪虹和顾秋联手,更不希望宁雪虹对顾秋这么器重。象她这样天仙般的女子,不管她对谁好,左安邦心里都不爽。
  所以左安邦说了句,“他就不必要了吧!”
  做事,也看人去的。

  要左安邦做到这一点,一视同仁,那绝对不可能。再说,他也不可能一个个都去沟通好,没有这个必要。
  左安邦说完,端起茶杯喝了口水。
  宁雪虹道,“那就没什么事了,我先过去了。”
  左安邦坐在那里,目送她离开。看着宁雪虹如此别致的身材,他心里涌起了很多想法。
  其实,自己完全有机会跟她结为联理,可不知道宁雪虹这人怎么想的?难道不成,她要孤独终老?
  一个不可琢磨的女子。
  左安邦在心里这样评价宁雪虹。

  顾秋上任之后,开始布局,对整个宁德地区的工作计划,做了一个方案。
  下午会议的时候,左安邦的秘书把文件和他的茶杯放过来,这才退下去。
  顾秋走进去的时候,宁雪虹已经坐在那里了。
  十一名常委,尽数到齐。

  开会的时候,左安邦主持会议,他对大家说,“新班子上任,大家今天可以谈谈对工作的安排,你们有什么方案,可以拿出来议议。我们的目标就是把宁德市建设得更美好,让它成为南阳省的一个标本。”
  顾秋笑了下,以前自己在达州打造了一个样板,深得市里和省里的好评,左安邦也开始打造样板了。
  但不知道左安邦的计划是什么?
  顾秋静静地听着他讲话,其他同志也认真听着,记在心里。
  宁雪虹说了政府在未来五十的计划,宁雪虹说,“做为政府部门,我个人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政府要急群众之所急,要努力把工作抓好,造福社会和群众。”
  具体的方案很详细,这些都是宁雪虹亲手制定的。

  顾秋看了宁雪虹的方案,以前她给人民的印象,就是一个铁面无私,冷艳冰霜的纪委书记。
  可没想到,她对城市建设与未来发展,还有地方治理,也有不错的见解。
  宁雪虹说的,一切从群众利益出发,维护社会安定团结,稳定,建设平安宁德。
  一个国家干部,上要对得起祖国,下要对得起民众。所以,宁雪虹很重要的几点,都是针对民众量身打造的。
  顾秋看了之后,感觉很不错。
  其他人也看了,他们在心里暗暗震惊,宁雪虹提出的这些条款,自己可是想不到,也想不来的。
  当然了,因为他们想问题的角度不同,所以看到的事情也不同。其实,不管是什么原因,心态决定了他们思考的方式与结果。
  谈到纪委的工作时,左安邦首先说了几句,“纪委的工作,其实可以更主动一些,灵活多变嘛,别老干那种守株待兔的事。”

  这是左安邦说的话,顾秋听了,心里觉得有些异怪。不过他倒也坦然,以前很多纪检部门,在工作上的确不够灵活,不够主动,他们的确在工作中守株待兔。
  接到举报信,才去查处。
  如查没有接到举报信,他们就不去管,有时接了举报电话或举报信,也不一定及时处理。
  他就想,左安邦未必是针对个人。
  当顾秋提出,“左书记的话很有道理,所以我们纪委决定继续执行达州纪委的作事风格,在纪委成立一个机动调查小组,随时对宁德地区各级班子进行突袭,走访。发现问题,及时处理。以达到震慑的效果。”
  顾秋在达州就是这样做的,这才扭转了达州的工作作风。要不那些上班打游戏,聊天,炒股的人很多。

  人家在外面排起长队,他们在办公室里玩得不亦乐乎。人家催他,他还来一句,“没看到我在忙吗?”
  达州在这方面,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基本杜绝了那些利用工作时间,干私事的现象。
  可顾秋提出来之后,左安邦道:“看来你是误解我的意思了,我觉得没有必要这样捕风捉影,见风就是雨。如果成立一个这样的工作组,下面的人就会变得十分敏感,搞得宁德地区气氛太压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