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会透视,老子要报仇》
第197节

作者: 龙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理正也有点儿慌了,他决定反客为主,问刘富贵:“既然你这么懂行,那么请问你,存世的天珠到底有几件?”
  “一件。”刘富贵毫不犹豫的回答,“只有我手里这一件是真品,其他的都是假的,包括你们展柜里的那一件。”
  听到这里,贵宾席上的鉴定大师心里不禁一阵赧然,如果刘富贵说的是真的,展会里的天珠确实是假的,他们十位鉴定大师真的就是被蓝家给骗过去了。
  不过一阵惭愧之后,大师们想到了刘富贵刚才说过的话,十位鉴定大师都已经看出了展品有假,只是碍于面子,他们没有当面揭穿蓝家而已。
  这让大师们心里安慰了许多。
  见刘富贵这么肯定的说他们的天珠是假的,蒋理正的心里又是一沉,不祥的预感再次升起,难道展柜里的天珠真的是假的吗?
  蓝珠玑却是以为再次抓住了刘富贵的把柄,又兴奋起来,在他看来,他们家的展品出现水晶杯那样一件赝品,就已经是天大的纰漏,绝对不会再出现第二件。
  “你就这么肯定,你怎么知道我们的天珠是假的?”蓝珠玑咄咄逼人的问道。
  “这还用问吗?”刘富贵不屑的说,“存世的天珠只有一件,我这一件是真的,其他的都是假的。”
  蓝珠玑叫道:“你说假的就是假的?刚才咱们在座的大师们都已经鉴定过,给过很高的评价,你的意思是说大师们不识货?”

  刘富贵说:“我刚刚说过了,大师们碍于面子,不好意思揭穿你。”
  蓝珠玑怒道:“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请大师们不要碍于面子,真就是真,假就是假,请大师们再次鉴定一下,说句公道话。”
  说完一挥手,让工作人员从展柜里取出天珠,放在托盘里,礼仪小姐端过去,让大师们再次鉴定。
  那位姓马的鉴定大师拿过天珠,不禁暗暗叫苦,今晚真倒霉,为什么偏偏把他安排在这个位置呢?
  到现在为止他已经有点看明白了,刘富贵绝对不是信口乱说,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胸有成竹,这么说来,蓝家展柜里的天珠应该就是假的啦?
  可是,明明刚才他们十位鉴定大师都已经看过,毫无疑义的认为蓝家的天珠是真的,难道,十位全国顶级的鉴定大师都被蓝家打眼了吗?
  马大师拿起放大镜,再次认真的对天珠查看一番,可是他实在看不出造假的蛛丝马迹,怎么看怎么是真的。
  最后,马大师一言不发,心情无比沉重的把天珠递给了下一位。
  第二位看完也是一言不发,递给了第三位,就这样,前面五位鉴定大师看完谁也没说话,天珠已经到了燕修德的手里。
  前面五位同行为什么一言不发,燕修德一清二楚,大家刚才都已经看过天珠,一致认为是五代时期的真品无疑,现在让他们再看一次,结论肯定还是那样,可是富贵说的又是那样肯定,已经让他们每一个人都心生疑虑。
  “唉!”台上的刘富贵叹息一声,“燕大爷您真是宅心仁厚,他们自己都不要脸,拿假货来骗人,你何必给他们留脸面,您这不是已经看出假在哪里了吗?”
  台下的嘉宾听了马上又是一阵议论纷纷,连燕大师都早已经看出造假来了,想不到蓝家展出的天珠真的是假货。

  严修德却是一怔,他有点儿没明白刘富贵的意思。
  “燕大爷,您既然看出了金线有问题,那就直接让他们剪断金线,一看便知,你又不是看不出来,他们就是一些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主儿。”
  严修德恍然大悟,他知道富贵这是在提醒他呢,造假的痕迹就在天珠的金线上,只要剪短金线就会真相大白。
  “唉——”燕修德深深叹了口气,不再把天珠传给下一位,而是直接放在礼仪小姐的托盘里,“你们剪断金线,自己看去吧。”
  这件五代时期的玛瑙天珠出土的时候,天珠上面的璎珞已经腐朽净尽,但因为天珠是用金线串起来的,金线倒是没有受到腐蚀。
  出土以后,天珠使用过除尘去垢和清洗液的清洗,但是无论怎么弄,为了保持原状,串起天珠的金线从来没有解开过,这是清洗干净以后,在金线的两头重新做上红色的璎珞而已。
  现在一听燕修德要求剪断金线,蒋理正立刻明白,问题出在金线上。
  眼看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富二代都在叫嚷着剪断金线看个究竟,蒋理正知道不剪开也不行了,如果不敢剪开,那么不但是默认了天珠是假的,而且还会让所有人怀疑蓝家是有意造假。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剪开也不行了,眼看自己的宝物被破坏,蓝珠玑虽然财大气粗也是心疼,指着刘富贵怒道:“如果剪断以后没有问题,你必须包赔损失。”
  “没问题。”刘富贵毫不在意地说,“把我这件真的赔给你就是。”
  金线被抽了出来,蓝珠玑急不可耐首先抢过去查看起来。
  看了半天,什么毛病都没有啊!
  “小子,你不是口口声声说从金线上就能看出问题来,你看啊,有什么问题?纯粹放你妈的狗屁。”蓝珠玑今晚对所有的鉴定大师都很不满,尤其对燕修德不满,因为他知道燕修德跟刘富贵勾肩搭背狼狈为奸,所以这话虽然明着骂刘富贵,其实连燕大师都骂了。
  燕大师定力再深,脸色也是立刻一沉。
  刚才被蓝珠玑口不择言指责,那还是十个鉴定大师一起承受,可现在蓝珠玑居然对燕修德指桑骂槐,燕大师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侮辱?
  别说蓝珠玑,就是蓝珠玑的爷爷来了,他敢大庭广众之下指桑骂槐地针对燕修德吗?
  蒋理正暗暗叹气,知道蓝珠玑虽然狂妄和手段毒辣,但不至于说话这么没脑子,看样子他今晚确实被刘富贵给气疯了。
  只不过这样得罪燕大师,对峰极珠宝可是相当不利,一下子让集团在业内陷入孤立的境地。
  败家玩意儿,坑爹、坑爷爷、坑家族,坑了集团!
  蓝珠玑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把金线和拆开的天珠放进托盘,他就是要让鉴定大师们再看一看,到底哪里有假?
  尤其要给燕修德看看!
  “慢着。”蒋理正伸手拦住了,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掏出放大镜仔细对金线查看起来。
  啪!蒋理正的放大镜摔在地上,面如死灰。
  “蒋大师,怎么了?”蓝珠玑虽然知道坏事了,但他根本没看出金线有什么毛病啊?

  他也掏出放大镜,像蒋大师一样仔细去看金线,这次终于发现,在金线上居然还有微雕。
  所谓微雕,是一种以微小精细见长的雕刻技法,常见的比方说核雕,米粒上刻字,头发丝上刻字,甚至用二分之一头发丝的粗细都能雕刻出人像。
  微雕出来的东西,往往需要用放大镜去欣赏,甚至要用显微镜才能看得仔细。
  天珠金线上的微雕字迹因为太过细微,用鉴宝放大镜去看,也仅仅能微微看清,这个是需要放到显微镜下去看的。
  但是蓝珠玑还是辨认出了金线上的八个小字:小李造假,五毛钱俩。
  蓝珠玑浑身的血液就像突然被冷却一样,他一下子僵了。
  千算万算,人工鉴定完了,还用仪器鉴定,X光放射,各种方法都用过,确定无疑的玛瑙天珠,想不到金线上居然还有微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