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55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用问,他就知道这里应该是类似于大家族祠堂一样的地方。只不过,一家一姓通常都只会在家族老宅或者发源地才会建设祠堂,这里只有巫雁行一个巫氏族人,而且还是个女人,哪里有资格拥有祠堂?就不怕列祖列宗的棺材板按不住吗?
  看出了他的不解,巫雁行淡淡解释道:“‘天通堂’是我家族的堂号,仅仅只是一个标识,代表我是被家族承认可以独当一面的巫氏子弟,里面供奉的也不是我巫氏先贤,而是华医道祖。”
  萧晋眉头一挑,轻浮的表情总算收敛了起来。身为一名华医,尊师重道是最基本的素养,他就算是再不正经,也不会对华医的祖师爷们稍有不敬。
  牌匾下也站了一个身穿长衫的人,见到他们走过来,便推开了房门,然后后退到台阶下,低着头躬身施礼。
  萧晋注意到,这人竟然是那个曾被他折磨半死的出租车司机,不由停下脚步,笑着问:“伤都好了?”
  那人似乎没有料到他会跟自己说话,愣了愣,身子便又低了些,恭敬道:“回萧先生的话,已经全好了。萧先生赐药之恩,小人没齿难忘。”

  萧晋意外的转头看看巫雁行,然后拍了拍那人的肩膀,说:“不用没齿,有时间去我那儿,替我调教几个手下就好。”
  这种当面挟恩图报的行为很无耻,一点都不符合高人的形象,所以那个出租车司机有点儿犯傻,忍不住抬头瞅瞅巫雁行,见自家主子什么反应都没有,只好点头答应道:“但凭萧先生吩咐。”
  萧晋勾勾嘴角,当先抬腿上了台阶。
  走进祠堂,正对着门的墙上挂着四副老者画像,从小就看着这些画像长大的萧晋自然认得,他们分别是针灸鼻祖黄帝、创立望闻问切的脉学祖师扁鹊、华医外科第一人华佗、以及华医灵魂张仲景。
  整理了下衣服,接过巫雁行递来的三根线香,萧晋恭恭敬敬的拜了三拜,这才转身坐在了左首的位子上。苏巧沁手里捧着一个墨黑的木盒站在他的旁边,而巫雁行作为家长,则站在了右首的位置。

  巫飞鸾束手规规矩矩的站在门槛外,努力做出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沉稳样子,但不时会动一下的眉毛,还是出卖了他此时激动、紧张且好奇的心情。
  等了一会儿,萧晋见没什么动静,正要开口问巫雁行怎么回事,就见八个人分成两排鱼贯走进天井,每人手里都还托着一个一托盘,上面盖着红布,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
  “这是要干啥?他们手里拿的都是什么?”他忍不住扭头问巫雁行。
  “那是小鸾拜师应该奉上的束脩。”巫雁行一脸“你很无知”的表情说道。

  萧晋满头黑线,说:“你喜欢传统文化,我没有意见,不过这是不是也太过了点?古人的东西不一定就是好东西,所谓‘祖宗不足法’,仪式可以有,但细节上就没必要这么较真儿了吧?!有准备这些东西的功夫,你还不如直接给我钱来的痛快一些。”
  巫雁行咬了咬牙,终于忍不住怒道:“你到底想要怎样?今天我准备的这一切,完完全全是出于对于你和《阴阳灵枢针》的尊重,可你却从一开始就阴阳怪气的,根本不当一回事。
  萧晋,就算你不在乎我,难道小鸾在你心里也是这么的无所谓吗?”
  萧晋闻言就撇撇嘴,说:“巫雁行,我记得我跟你说过很多遍了,不要拿你的那种变态思维去思考别人。
  你觉得做这些事是出于对我的尊重,但它让我不开心,所谓‘尊重’也就只是满足了你自己内心的标准而已,这跟那些喜欢用热水浇花、逼着受害者原谅加害者的圣母婊们有什么区别?
  另外,这是小鸾的拜师仪式,你问过他的意见了吗?你给予过他应有的尊重了吗?别说他不是你亲生的孩子,就算是,他也有他自己的人权和自由。你可以打他,可以骂他,但你没有权力替他决定该怎么去面对自己人生中的重大抉择。”

  巫雁行被说得哑口无言。她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但又不得不承认萧晋说的也没错,根本无法反驳。
  转头看看门外的孩子,她犹豫了下,刚要开口,却听萧晋直接朗声问道:“小鸾,今天你拜我为师,给我准备礼物了吗?”
  听到萧晋的问话,巫飞鸾怔了怔,随即便开心的大声道:“当然准备啦!”
  “准备了还不赶紧送过来,等着师父过去拿吗?”萧晋瞪起眼。
  巫飞鸾吐吐舌尖,转身就跑,不一会儿便拿了个布包的东西回来,在萧晋面前一米处停住,深呼吸几口,然后跪下,双手将布包举起,很认真的说:“小鸾零花钱不多,买不了好的,所以只能自己做,还请师父不要嫌弃。”

  “看到了没?”萧晋扭头瞅瞅巫雁行,“该有的规矩,孩子自然知道,不需要你过多的指手画脚。”
  说着,他拿过巫飞鸾手里的布包打开,发现里面是一个约莫十五公分长、七八公分高的布艺长方体,触手微沉但很柔软,赫然是一件脉枕。
  看看上面虽不精致但针脚细密的天绣,他就问道:“这是你做的?”
  巫飞鸾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是、是妞妞帮我做的,但里面填充的决明子可是我自己一粒一粒挑选出来的,保证每一颗都很饱满,而且没有一点杂质。”
  萧晋笑了起来,伸手揉揉小正太的脑袋,说:“嗯!妞妞是你的女朋友,她做的勉强也能算是你做的,不错,礼物师父很喜欢,谢谢你!”
  巫飞鸾立刻就咧开嘴开心地笑,像个二傻子。

  “女朋友?”旁边巫雁行忽然走过来,严厉的质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在面对子女的早恋问题上,巫雁行要比一般父母更排斥的多,因为她当年就是吃了早恋的大亏,才变成现在这副变态的样子。
  巫飞鸾的小脸儿瞬间就白了,赶紧用目光向萧晋求助,却见萧晋白眼一翻,口气恶劣的冲巫雁行道:“干嘛呢干嘛呢?没看见小爷儿在举行收徒典礼的吗?这么庄重的场合,麻烦你严肃一点好不好?真是的,还是给人当妈的呢,一点儿公德心都没有。”
  巫雁行气的俏脸一阵红一阵青,却又无可奈何,只能递给巫飞鸾一个“回头再跟你算账”的眼神,退回到一边。
  这时,萧晋收敛起表情,伸手从苏巧沁手里接过木盒,神色肃穆道:“巫飞鸾,今日你正式入我萧氏门下,当知尊师、重道、勤学,身处绝地可自苦但不得自哀,登顶时可自傲但不得自负!‘仁义礼智信’五常,可不义、不礼、不智,但不得不仁无信!你能否做到?”
  巫飞鸾郑重的俯身拜下:“师父不止一次说过: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问心无愧!弟子早已铭记于心,不敢有丝毫或忘。”

  日期:2017-09-14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