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54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嗬!”萧晋笑着走过去,勾住女人的下巴,说,“没想到我们家巧沁还是位大汉民族主义者。嗯,这是好事儿,以后要继续保持哦!”
  苏巧沁没好气的白他一眼,“净说些没用的,时间都快到了,你就不能给我提供一点有用的建议吗?”
  “建议?”萧晋无所谓的耸耸肩,转身躺在床上,说,“我的建议就是穿什么都行,收个徒弟而已,又不是祭祖,没必要这么正式。”
  “话可不能这么说。”苏巧沁又转过身开始对着镜子比划,“这是小鸾正式成为你萧氏门徒的时刻,可以说是他人生中第一个重大事件了,那孩子盼了那么久,又努力了那么久,我这个做师娘的怎么慎重对待都不过分。”
  目前跟萧晋发生过关系的四个女人中,最疼爱巫飞鸾的就是苏巧沁,说是视如己出都不为过,所以萧晋多少也能理解她心里的想法。
  仔细看看,他便指着其中一件说:“那就这件墨蓝色吧,我记得你有一条暗紫色的披肩,正好搭配上,出门也不会冻着。”

  “哎呀!”苏巧沁的眼睛立马就亮了起来,笑着说:“连女人的服饰搭配都懂,你好厉害!”
  只要是和她在一起,这样的夸奖,萧晋每天都要听好多遍。主要原因自然是因为她总是笨笨的,可有的时候,似乎更像是她已经习惯了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对他的爱意和崇拜。
  一开始的时候,萧晋还十分的飘飘然,但听得多了,就感觉自己仿佛是一只正在被训练的宠物似的,搞得现在几天不听几句肉麻的夸奖话,他就特别思念苏巧沁。
  当然,这只是苏巧沁本性使然,并不是什么心机,所以他倒也心甘情愿。

  不一会儿,苏巧沁穿好了旗袍,又利落的盘好头发,扭头见他还在床上躺着,就噘嘴道:“你怎么还不赶紧换衣服呀?吉时就快要到了。”
  说着,她就起身走到衣柜前,打开柜门从里面捧出一个盒子递给他,接着又说:“这是巫大夫昨天让人送来的,你快穿上吧!”
  “巫雁行给我的衣服?”萧晋满脸都是诧异,可一打开盒子,脑门上就多了几条黑线。
  因为盒子里赫然放着一件长衫,而且还是非常老气的青灰色。

  “那臭娘们儿是不想老子收她儿子当徒弟了是吧?!”不爽的骂了一句,萧晋随手就将盒子丢进了垃圾桶。
  “哎?你做什么呀?”苏巧沁把盒子拿出来,不解道,“人家好心好意的送你衣服,你这又生的哪门子气呀?”
  “衣服?这特么是衣服吗?”
  “这怎么就不是衣服了?我见巫大夫穿着挺好看的,你身材这么好,穿上一定也很帅气。”
  “说好话也没用。”萧晋就像个撒泼的孩子一样躺回床上,说,“谁爱穿谁穿,反正老子不穿,逼急了老子,这仪式还就不办了!”
  见他是铁了心,苏巧沁只能无奈的叹口气,走过去宠溺道:“好好好,不穿就不穿。估计巫大夫跟我想的一样,就是想让仪式更加的庄重和正式一点,绝不是要让你出丑的。毕竟再怎么说,华式的拜师仪式,穿西装是不是也太不伦不类了点?”
  “谁告诉你们旗袍和长衫代表庄重的?”萧晋讥讽道,“知不知道,这两种服饰都是从辫子狗朝的衣服演化而来的?
  它们既不是正统汉服,也不是旗装,要论起不伦不类,它们首当其冲,连现代唐装都不如。要不是旗袍可以最大限度的呈现出女人的线条之美,能不能传承下来都要两说。”
  对于这家伙颠倒黑白、什么都能扯出大道理来的本事,苏巧沁自然非常了解,所以闻言苦笑一声,便哄道:“是是是,你说的都对,但是,今天毕竟是小鸾的大日子,你再怎么无所谓,也不能穿一身休闲装就出门。”
  难得苏巧沁坚持一次,萧晋也不想让她不开心,所以最后出门的时候,穿了一套立领的所谓华式西装。

  没办法,谁让老祖宗不争气,愣是让更愚昧落后的辫子狗给抢了江山,然后后世统治者为了巩固统治又疯狂的愚民,以至于传统文化丢失殆尽,堂堂大汉民族连套标志性的衣服都没有。
  今天是这一年的最后一天,雁行医馆早早的就贴了告示说要放假,所以今天并没有什么客人,显得有些冷清。
  巫雁行牵着巫飞鸾的手就等在大门口,看见萧晋的穿着,她的眉头就微微一蹙,但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拉着巫飞鸾一起躬身施礼。
  “行啦!别整的跟遗体告别似的,”萧晋张嘴就不说好话,“飞鸾还是个孩子,孩子就该顽皮和淘气,跟你学的暮气沉沉的,回头还怎么泡妞儿?”
  巫雁行满头黑线,巫飞鸾倒是笑的很开心,松开她的手就扑进了苏巧沁的怀里,甜甜的说道:“师娘,小鸾可想可想你了呢!”
  苏巧沁的情绪比较丰富,闻言立刻就红了眼眶,抱着小正太一副疼不够的样子,看的旁边萧晋直翻白眼。
  “得,你这一哭,更像遗体告别了。”
  来到雁行医馆的后院,不管是回廊里还是石板路上,每隔十几米便有两个身穿长衫的人站立两旁,神情肃穆,躬身施礼,味道很是古朴庄重,像是在拍古装剧一样。
  巫雁行在前面引路,表情要多严肃有多严肃,苏巧沁跟在萧晋身旁稍稍靠后一点的位置,神色也很紧绷,仿佛是在进行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似的。
  萧晋却觉得非常别扭,低头瞅瞅巫飞鸾的小脸,见小正太一脸的难为情,便微微笑了起来。
  因为大人的某些自作主张和小题大做而尴尬,这几乎是每一个孩子都会经历的事情,也只有这样才算正常。以前那个乖巧懂事早熟的巫飞鸾,不过是在巫雁行变态的教育风格下不得不耍的小聪明而已。
  揪揪小正太的发髻,巫飞鸾抬头对他一笑,看上去傻兮兮的,但很可爱。
  对于自己三个月的教育成果,萧晋很满意,牵住小正太的手,抬头望向北方的天空,心道:不知道爷爷知道自己收了个外姓弟子后,会不会气的想杀人呢?
  不过,仔细想想,有周沛芹这个带着孩子的儿媳妇儿打底,老头儿的承受底线应该能拉低不少,巫飞鸾这个外姓弟子,跟梁小月那个外姓孙女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想着想着,萧晋就挠了挠头,总觉得将来要是真干掉了易家,回归萧氏的那一天,有可能真会是被逐出萧氏的那一天。

  一路来到医馆东北角的一间小院前,有两名同样身穿长衫的人推开院门,萧晋走进去,抬眼就看见正对面的房子门楣上挂着一块匾额,上书“天通堂”三个大字,龙飞凤舞,气势十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