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叫他“叶哥”》
第42节

作者: 蚂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要稍稍普及练武常识的业内人士都知道,十八岁至三十岁正值一个武修的黄金时段,每一年的时光都是弥足珍贵,如果按叶宁所说,如今二十岁的陆展鹏能达到连体期大圆满,二十二岁晋入后天期,再经过八年的勤勉,加陆家深厚底蕴所能提供的资源,待到三十岁时,极有可能会是后天期大成,甚至大圆满境界,离先天期仅一步之遥...
  先天期强者,那是省级业内几方巨头都要争相拉拢的对象,对于陆家未来的长远发展来说,是一份难以估量的强大助力与保障。

  叶宁提出的这一条件,陆家人几乎没有拒绝的可能。
  “叶先生,你说的是真的?”陆海燕双肩微颤,竭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稳。
  叶宁“嗯”了声。
  “好,我答应你。”不等父亲表态,陆海燕便代为一口应下,似斩钉截铁、断冰切雪般坚决。
  对此,叶宁只有气无力地一点头,半分不见如愿以偿的愉悦,目光悄然一瞥秋若雨所在,心暗叹了一口气。
  要不是看出了秋若雨如狼环视的处境,他才不会与陆家做这个交易,为此,他不光要付出连他自己都纠结不已的代价,还会让一些人彻底将他视为眼钉,甚至是不惜代价也要将他干掉的地步。
  现在,萧震山与葛成松的脸色都是无沉重,看向他的眼神如同一个杀父夺妻的仇人一般。
  交易会于五点结束,之后协会安排了晚宴,不过,叶宁并没留下,孤零零地来到A区户外停车场,一支烟没抽完,把秋若雨给等来了。

  原本他答应了欧阳夏青同行,晚还要陪后者去吧坐坐,可在接到了韩慧提秋若雨的传话之后,他临时改了主意,跑去和欧阳夏青解释一番,女孩还算通情达理,眸子静静盯了他半天后,只略显幽怨地提出下周要找个时间补,这一小小要求,叶宁自是毫不含糊地拍胸脯答应。
  “秋总。”将烟头随手一弹,叶宁微笑地迎,打量着秋若雨高挑身段的目光并不怎么收敛,那放松的状态,任谁都不会相信,这会面的双方竟会是金字塔尖与塔底的分别存在。
  秋若雨瞟了瞟地还冒着火星的烟头,轻轻蹙起的黛眉似有些不满,却也没说什么,玉手一翻,掌心躺了一把车钥匙:“会开车吗?”
  叶宁老实吧唧地摇头。
  “车吧,找个地方我请你吃饭,有点事要和你谈谈。”秋若雨“滴”一声为不远处的那辆白色奔驰车开了锁,而后向着驾驶座款款行去。
  “哎,秋总,我们去吃西餐吧,回国几个月都没碰了。”叶宁一边做着扩胸运动一边缓步走在后头,随口提出的建议让秋若雨脚下一顿,回眸凝视了他一眼,也不给个明确答复,又扭头而行。
  小半个小时车程,在一家西餐厅外的车位停靠,秋若雨用行动证明,她采纳了叶宁的建议。
  这是一家档次适的西餐厅,环境不错,靠窗的位置面向一条人流不多的步行街,街边一整排的保护建筑,犹如回到了世纪叶。
  开胃菜的很快,秋若雨可能是有些饿了,招呼了叶宁一声,便自顾开动。
  叶宁并不急,边悠然地抿着红酒边以欣赏的目光注视着对面的女人,她用餐的姿态很优雅,细嚼慢咽不发出丁点的声音,修长的睫毛轻轻挑动,嘴角噙着一丝令人迷醉的弧度,构成了一副美丽的画面。

  叶宁看得失了神,当年的小丫头可没那么安静,吃饭时总叽叽喳喳个没完,记得有一次,因为弯身捡地的筷子,被自己从碗里偷走了一只大虾,等发现后哭得可伤心啦,最后,还是自己买了一块草莓蛋糕才把她哄笑了。
  思绪飞扬间,叶宁竟吃吃地笑了。
  “你看够了没有?”一道清冷的声音把叶宁的思绪打断,他一回神这才发现,把一小碟土豆色拉消灭干净的秋若雨正不带颜色地看着自己,他不由尴尬地挠挠头,一口喝干杯红酒,拿起叉子对付起面前的开胃菜来。
  秋若雨轻轻蹙着秀美,她能够感受到叶宁在初次面对自己时与现在的巨大变化,也从今天的一些事看出了端倪,这正是她今晚特意约叶宁相谈的目的之一,她要将某种不必要的误会掐灭在萌芽状态,或许会显得残忍,但,总好过让这个男人在一条没有终点的不归路越走越远。
  看着叶宁吃得津津有味,秋若雨内心略一迟疑,还是不可见地摇了摇头,罢了,没必要急得非破坏了对方的胃口。
  不多久,头盘,汤,副菜,主菜一一送了来,叶宁很主动地替秋若雨切割鱼块与牛排,后者也没有拒绝,虽然用餐期间两人的对白不多,但气氛还算不错,咋一看,倒是与刚确定关系的情侣有几分相似,男人体贴周到,女人含笑受之。
  西餐餐繁琐,用餐时间相对较长,但终归不会无休无止,当最后一道甜点来,秋若雨吃下半块提拉米苏蛋糕,擦了擦嘴角,便开始安静等待,而叶宁在塞下了一整块起司蛋糕之后,又意犹未尽地瞟了眼对面盘子里剩下的半块,在没征得对方同意的情况下,居然悄悄拿来填了自己的肚子,这让秋若雨的脸颊刷地寒了下来,耐心全然消失。
  “好了没有?”
  叶宁猛嚼了几下,一口咽下嘴里的食物,边喝温水边点头:”差不多饱了。”
  “之前人事部面试你的时候,并不清楚你有练武,后来我从方经理那里得到的信息是,你处在连体期大圆满,可以你今天的表现,分明已经是后天期,按照你的情况,公司会对你的薪酬作出调整,我想先听听你自己的想法。”谈起正事,秋若雨如同变了个人般,一股位者的气场自然流露,言词简练却切关键,以她的身份与风格,不会让你感到不舒服,但也绝对不会给你制造太轻松随意的氛围。

  叶宁看看她那张失去生动的俏脸,知道这一刻,高高在的那个玉观音总裁回归,他忽然觉得好生没劲,摇头道:“我没什么想法,薪酬怎么调整你说了算,反正我还只是试用期。”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秋若雨面色不变,心头却是一紧,以她的理解,叶宁这分明是在暗示自己,如果公司开出的待遇不尽如人意,试用期的他可以随时走人。
  实话实说,以叶宁所展示出来的价值,于公司来说已经不弱于方澜,尤其是他和陆家间的交易,关乎到四海银行一亿贷款能否最快速度下放。
  可当初招聘方澜的时候公司开出了业内顶薪,其包括保安经理的职务津贴,如果叶宁以一个外勤保安的身份与方澜同等待遇的话,公司内部的薪酬体系被打破了,这种破例极为敏感,必须慎之又慎。
  叶宁并不知道秋若雨陷入为难的踌躇之,见后者沉默不语,他主动叫来了服务员买单,而后半起身地拍拍屁股,笑道:“秋总,现在还不到七点,要不我们去逛逛街,看场电影?”
  日期:2018-02-14 08: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