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0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爱容深,除了爱情之外.我对他只乘吓永无弥补的遗柩.而我恨雜,狀这一刻,当我得知全部真相,我 恨他恨得咬牙切齿,恨他背后算计得那么狠,却在我面前不动声色,却也爱他爱得天崩地裂。
  我看着他打开盒盖,露出里面晶莹剔透的绿葡萄,他问我想吃吗,我揑起一颗,不吃也不闻,只是放在指尖观 赏着,意味深长说,‘‘甜的味道千篇一律,苦的滋味却大不相同。我有一件事想问你
  乔苍剥好一粒葡萄塞进我嘴里,‘‘你问。”
  “容深牺牲的那片山,有很多股势力,不是只有你和几个亚训毒枭,兴许还有别人,对吗。”
  吞苍剝皮的手指一顿,眼眸里有些戒备和疑惑’ “怎么问起这个。”
  “你告诉我是不是 他思付了片刻,“差不多。”
  ‘‘所以容深并不是完全牺牲于缉毒和围剿,这世上肮脏的面孔有无数张,谁也不知道他究竞栽在哪一张里。” 乔苍放下剥了一半的葡萄,“听说了什么。”
  我一言不发。
  他捻了捻指尖绿色的汁液,‘‘这里人说的话,全部不要相信,不会那么凑巧正让你听到,很多起始都不纯粹。
  “你的起始纯粹吗。”

  他知道我问的什么,他坦白说不纯粹。
  我心口像堵住_块石头,有些哽咽和室息。
  雜最初就知道乔苍对我的接近和诱惑不纯粹,带着浓烈的目的,如果獅是周容深的女人,獅他也许这辈 子都不会有交集,他不会慼兴趣,不会靠近,更不会将自己的手,伸向我们彼此的禁区。
  我这一生所有美好,都起始于不纯粹的荫谋,占有的**,我从未得到过不带一丝荫暗与欲望的东西。
  乔苍站起身贴在库边,有些巢湿的手抱住我,将我冰凉的额头按在他胸口,“把孩子生下来,我会尽力给你一切 ,和你满意的交待
  我在他怀中仰起脸,“什么交待。”
  他说你想要的。
  我想要的。
  我到底想要什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一面和女人争抢,一面与男人博弈,可我要的也许这辈子都得不到, 更没有谁给得了我。
  乔苍次日凌晨接到了风声,老K带着一队之前是退伍老兵的缅甸毒贩偷渡进入云南边境,捣毀了乔苍地盘上一栋 童要仓库,里面几十箱用来掩护丨毒丨品的万宝路也一起焚烧为灰烬。

  韩北得到消息连夜赶来,带人和老K正面冲突,桢伤无数,惊动了省公丨安丨厅的条子,一时间全面封锁边境,出 动了大规模的缉毒警,不过还是晚了一步,以老K在金三角的势力,掌控条子路数轻而易举,在封锁的前半个小时 出境,好搜寻无果只好撤手,一次抵达一偌捶⒈擢q黑白交狀疾而终。
  事发当天的贡昏五点,乔苍带我高开金三角回特区,貢毛和两个马仔护送去机场,我们走出医院大楼,直奔对面 等候的汽车,我一直觉得身后有_双眼睛凝视我,但几次回头都没有任何发现,这样的感受太过真实赤裸,真实到 我无法相信是措觉。
  乔苍走到一处僻静的屋檐下和韩北部署之后的事情,寅毛一边打开车门迎我进去一边扭头与马仔说着什么,我在 这时察觉到背后的注视更加灼灼逼人,我没有丝毫迟疑飞快转身看向目光射来的地方。
  那是一Ju高大魁梧的身体,熟悉得好像在我梦中百转千回了无数次,一瞬间唤醒我所有惊軎和i中动,犹如一场举 世嘆目的盛大烟火,掀起了心底覆盖的帘,橫冲直S,无所顾忌。
  我》到开嘴笑,下S识朝那个角落奔跑,我刚想大叫容深,忽然喉魄喫住,脚也滞留,那不是他,是黑狼。
  他藏匿在帽子下麼隼版犀利幽深的眼睛,正无声望着我。
  他来送我一程。
  他知道我此生都不会再踏入这片伤心地,我们都没有机会看到对方,这将是人生里的诀别,不是暂时,是永久。
  我垂下哏眸埯去一滴泪,再雛头时,人影伫立的堵根已经空,獅过眨了下哏睛.他便不见了。

  只乘J红砖碧瓦,青苔野花。
  阳光落在大理石砖上,那上面连浅浅的鞋印与灰尘都没有,仿佛只是我的白日梦。
  我笑了笑,笑得哏前浮起大雪,将他消失的那条路口,变得模糊,颤抖。
  天下男人那么多,我终究再也寻不到容深。
  而黑狼,他在这硝烟烽火的魔窗,如一曲路过我生命的荡气回肠的歌,曲终人散,天涯不见。

  贡毛在旁边喊我,他蹙眉凝视我失神的方向,‘‘何小姐,走吗?”
  我嗤笑出来,抹捭哏睛的漂湿,“起风了
  黄毛左右看了看,树木静土,他没有戬穿我,附和蒱说,“这里树林多,经常会起风下雨 我仰起头,看这片湛蓝如水的天空,这里死了那么多人,有那么多冤魂,为什么还是美不胜收。
  “金三角,会有一天变成和平美好的地方吗
  黄毛笑说永远不会.全世界的販毒发源地,聚集地.都在这里,只雜来越多的人剑走偏锋.也只会死越来越 多的缉毒丨警丨察。
  金三角永远不缺无名英雄,不缺战死的将士。

  世人太贪婪,太禁不住诱惑。
  我的丈夫,就死在这世上欲望最丑陋的地方。
  他生时被我脏了,死后被这里脏了。
  我面无表情弯腰进入车里,关上了门,乔苍挂断那通电话坐在我旁边,他吩咐离开。
  几辆车浩荡驶离这条长街,黄色炮仗花在枝头盛开,被风吹过肆意揺曳,仿佛在欢送不厲于这里的我。
  我最后看了一哏黑狼站立过的角落,我伸出手,五根手指停顿在澄净的玻璃,哏前景物不断后退,最终彻底沦为 陌生。
  何笙,不要再抱任何希望,打碎你所有的祈盼与不肯酲来的美梦,他不是容深。在这漫山遍野的毒贩与黑暗中 ,你是他唯一看到的一丝白色柔轮的温暧,他可怜你,不是容深对你的爱,对你的不舍,仅仅是男人对女人的-点 嫌。
  我转过身抱住乔苍,我问他你爱我吗。
  他沉默片刻,手指在我眉心间戠了戟,“脑子里在想什么。”

  “不论我以后做什么罪大恶极的事,甚至所有人得而诛之的魔鬼,你也要我吗。”
  他凝视我妖娆清瘦的脸笑出来,“有我在,那些都不会发生。”
  韩北带领百十来个马仔在金三角和老K余党打得异常火热,山上林间枪声从早到晚不断,缉毒警都有些发林,只 在山下徘徊谁也不敢上去,露脸就是送死。
  双方不仅损兵折将,以金三角为中心覆盖整个南省的贩毒链也失去很多,中国区和缅甸区两大巨头斗殴,不只 是争地盘抢生意,几乎上升到战火的地步,_些咖位低的毒贩根本不敢参与进来,纷纷撤手自保。
  日期:2017-10-03 18:1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