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0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刀哥早就叛变苍哥了,他是常老的人,暗中归顺他了,在金三角的目的就是叮着苍哥真他妈狗娘养的,当 初要不是苍哥把他从农贸市场揪出来,他偷人家猪肉被一群混混儿活活打死!”
  男人嘬了口烟,“常老把女儿嫁给苍哥了,也没看出他收心,他又没儿子,怕苍哥翅膀硬了回去算计自己, 就想压着他,苍哥都不知道刀哥是常老的哏线,就我知道,我听见打电话了,但我不敢说,这地方死了人条子都不 管,何必惹那身骚再者苍哥知道了能怎样,刀哥也是排上号的,无緣无故能动他吗”
  手下一头霎水,“常老搞周容深千嘛,又没栽他手里过”
  男人笑得猥琐奸诈,“常老看上了周容深的娘们,谁不知道啊?他不搞死,他能和公丨安丨局长抢女人吗?苍哥引 诱周容深上山,给常老机会做掉他,但不知道常老派的人就是刀哥,苍哥要除掉赵龙,解决这个心菔大患,自己吃 独食,顺带灭了和他对着干的周容深,常老想要那小娘们儿,各有图谋,这才联手把他弄死的不然周容深死不了 ,老条子了,津着呢,可两个老大背后一起算计他,他肯定是C`ha 翅难逃”

  “就是常老新纳的五姨太?”
  男人抠了两下鼻子,“不是她,听说苍哥自己留下了,藏起来当情人了。”
  “操他妈,这娘们儿长了馋人的肉了,常老费尽心机屁都没捞到,他能罢休吗?”
  男人拍了拍他肩膀,重新打开一瓶酒,“那就和咱们没关系了,让他们自己抢去周容深英明_辈子,最后毀 在了女人手里,要是没娶这娘们儿,他还不一定死红颜祸水,这话真没错”

  我几乎是落荒而逃,回到车上咬住自己手背瑟瑟发抖,两个马仔的对话在我耳畔不断回响,残忍如刀子一般, 割在我心上,一下下凌迟。
  原来罪魁祸首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他们设计了最完美的一出调虎离山,让周容深远离自己地盘,到他无法 掌控兵权的陌生领地,他就如板上鱼肉,只剩下任人宰割。
  我一度以为,乔苍算计赵龙是想要独霸金三角中国区域,他不愿正面冲突损兵折将,才会放出赵龙离开特区的 消息,想借周容深和条子之手,把赵龙围铲除而周容深不过是掉入了乔苍部署的陷阱,才会与赵龙一起死无葬身 之地。
  我以为乔苍无心杀人,人却因他而死,甚至不断麻木自己为他开脱,我从要取他性命报仇,到只想夺回蒂尔 ,我嘴上不肯轮,心里对他的恨意越来越少。

  乔苍不是主谋,却是罪大恶极的帮凶,如果没有他,常老一己之力不可能扳倒公丨安丨局长,金三角真正有势力的只 有乔苍。
  他口口声声说不忍,不舍,却明知我丈夫有去无回,还沉默看他走向万劫不复之路,把我推向了失去家庭,失 去婚姻,失去一切的末路。
  最该为容深偿命的是幕后黑手常老。
  我双哏通红,沉默失声,司机等了许久都没有听到我让他开车的命令,他回过头问我怎么了。
  我抬起充血的眼睛,嘴唇颤抖蠕动了许久,最后发出一阵嘶哑凄厉的笑声,我不该去珠海,我这辈子做的最大 的错事,就是卷入这些残忍黑暗的势力,若我没有美色,若我不曾锋芒毕露,若我没有见过常老,是不是一切都会 不一样。
  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每个人在经历一件事时,都不知会得到什么结果,是好的还是坏的下场,只有等它爆发了 ,终结了。

  我捂着脸深深呼出一口气,“回医院。我今天来过这里,不要告诉乔先生,也没发生卄么,说了你自找麻烦, 因为是你带我来的”
  司机点头说明白,
  回去的路上我给宝姐打电话,獅终不接,她一般忙碌时会关机’调成语音留言,翻她没听见^到 是陌生号码故意不理会.就一直打,打到第六个终于通了,她接听后一声不吭,我迫不及待和她说我知道是谁了。
  宝姐仍旧没有回应,我留了个心眼,没一口气说完,我喊了她两声问她是不方便吗。

  电话那边传来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声音很不正常,像是在**,我立刻意识到应该是马局长去找她了,他刚接 替周容深正局的位置,为了维持形象刻意和马太太扮演恩爱夫妻,过着两点一线的朴实生活,面子工程很是到位, 只不过他们早就貌合神离各玩各的,马局长欲望又旺盛,面子上老实里子却很风流,对老婆没兴趣自然赶在白天去 找宝姐发谢。
  獅道自己缺了.急忙挂断,辟机丢到梧着脸陷入齡
  摆在我面前两条路,要么不惜毕生手段为周容深报仇,要么从此遗忘一切仇很,做乔苍的女人。
  前者我也许会失去很多,而后者我什么都不会失去。
  做乔苍的情妇,我要斗争的仅仅一个常锦舟,为了我自己,为了我的骨肉堂堂正正降生,而不是做见不得光的 私生子,踩常锦舟上位,到时常老不会放过我,只是那一天,乔苍会倾尽所有护我,护他孩子的母亲。

  依靠男人争天下永远比女人自己孤军奋战有把握得多,乔苍是非常好的塑SP石,利剑与盾牌,利用他做我的靠山 ,我什么都不用畏俱。
  我在掌心内冷笑一声,露出自己的面庞,看向窗外。
  这趟金三角我没有白来,人这辈子怎样糊涂都好,挚爱人的生死,绝不能糊徐。
  我到达医院病房,迎面走出一个护士,她告诉我稍后打保胎针,让我在库上等。
  这里的护士每天接觫毒贩,未必是什么好人,我理也没理,冷淡与她擦身而过,进入房间不多久,乔苍带着那 名护士返回,我趴在库上打了针,等护士高开他为我穿好裤子,抱着我从库上坐起,我斜倚着枕头问他什么时候 出院。
  他说最迟后天一早。
  他在库边的椅子上坐下,“金三角不能久留,尤其这一带边境。如果老K带人来复仇,会很棘手。而且特区还 有很多事要做。”
  我歪着头笑味味问,“你怕老K回来寻仇吗。”
  他凝视我的哏睛,“如果你不在这里,我当然无所畏俱,你在我有很多顾虑,他非常清楚,把你握在手里就足 以让我投降,他不会和我硬碰硬,他会走捷径,把你掳走。”
  他握住我的手’放在他灼热的薄唇间,眼底有一丝玩味,狸丢了,老猎手为了捉回她,当然要傾尽所有

  我媚笑着将手一点点从他掌心抽离,“可我看你很镇定,一点也不慌,子丨弹丨都擦破了肉皮儿,你还抽烟呢
  他闷笑出来,"只是表面平静,我心里有多慌,多么担优自己失手,你怎么看得到。”
  我咬着嘴唇一声不吭,面前这张脸孔,这双哏睛,我那么熟悉,熟悉到他挫骨扬灰我也不会忘记,我在他身上倾 注了所有疯狂的爱恨,到我丧失力气,到我近乎崩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