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7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经过这个会议,顾秋了解到左安邦的一些习惯。发现他真的很健谈,不论抓到一个什么样的话题,都能说上一二个小时。
  为此,顾秋看到宁雪虹好几次露出一丝无奈的笑。
  显然,她对这位滔滔不绝的一把手,感到很头大。
  虽然说会议是解决问题的最佳途经之一,但也不能事事都告会议来解决。
  会议的宗旨,就是发现问题,探讨问题,解决问题。以及传达上级领导的指示精神,同时也可以通过会议,来加强对下面各级班子的了解。
  在顾秋主政的时候,他通常是长话短说,尽可能的缩短会议时间,会议上,只说要点,难点。
  能一句话说完的,绝不二句话来说。
  所以顾秋在达州时,给人的感觉很实在,干练,果断。左安邦呢,这一点上,似乎略有不足。
  他喜欢在会议上,找到那种良好的感觉。

  当然,有的领导喜欢做报告,他们常常说起话来,长篇大论,无止无休。
  于是有人在下面悄悄嘀咕,批评某领导说话,象老太婆的裹脚布。顾秋是从下面实干上来的干部,他非常清楚这种会议的性质。
  说长了,说多了,只能引起下面的人反感。而且又没有人去用心听了,有时你在上面口水念干,他们在下面玩手机,搞小动作,甚至睡觉。
  这一点,与学生时代基本一致。
  顾秋说过,开会,要说到点子上,才能引起别人的兴趣,达到共鸣的效果。

  当然,传达上面的指示精神又不一样,有时照本宣科,读完了散会。
  今天这个会,开得大家饭疯了。
  左安邦说,“大家不要急,我已经叫人安排好了晚餐。”
  新的班子聚会,气氛通常都很好。
  常委班子十一个人,有两名同志是女的。除了宁雪虹,还有新来的宣传部部长。
  今天是班子成员第一次聚会,左安邦看起来是那么的意气风发,精神抖擞。
  服务员为大家满上酒后,左安邦端起杯子喊,“今天是我们宁德市委班子第一次聚会,这杯酒,我敬大家。希望大家以后能够多多协助,共同努力,把宁德地区整体水平上一个层次。”
  所有人都端起杯子,宁雪虹呢,端了杯茶站起来。
  左安邦见了,“哎,宁雪虹同志,你怎么喝茶水?我们是集体,可不能一个人搞特殊化啊!”
  顾秋看得出来,左安邦可能想强迫宁雪虹喝酒,估计宁雪虹不会同意。顾秋心道,如果是我,我就假装没有看见了,左安邦这是自己找不自在。

  左安邦这么一喊,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望过去。
  宁雪虹道:“不好意思,我不能喝酒,我对酒精过敏。既然大家这么高兴,我就以茶代酒,陪大家尽个兴。”
  听宁雪虹这么一说,左安邦就摇头,他不相信,这肯定是个借口。这时,旁边的组织部长见了,他出来帮腔,“宁市长啊,你看人家素芬同志,她也是女同志,人家可当仁不让啊。”
  本来都没什么,这个组织部长说了句,方素芬就在心里骂娘了。当然,她端起杯子,那是给新来的年轻书记面子。可你这样说,是不是又要得罪市长?
  同为女人,人家不能喝酒,你却端起酒杯,这分明是在影射人家嘛。所以方素芬心里有些恼火,在心里骂了句,“他MD颜学全,你不说话,人家会当你是哑巴啊!”

  在分工上,政府部分归宁雪虹管,但是宣传部,纪委,组织部这样的部门,应该归左安邦这个书记管。
  但是我国体制,党领导一切,所以政府也归书记管。
  颜部长此举分明就是向左安邦讨好,所以从这杯酒上,就能看出新班子成员,谁向着谁。
  也可以说,这是左安邦的小伎俩,不过顾秋却认为,这是他的失败。一个真正的高手,不是必人家表态,而是让这种关系暧昧化,悄悄地,在对手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所有人棋子网罗其中。
  现在你这样急于知道,哪些人属于你,哪些人属于宁雪虹,根本没有这个必要。
  当然,每个人的思维不一样,作风自然也不一样。
  顾秋不去批评谁,他只是静观其变。
  颜部长这句话,本来是想借方素芬来迫使宁雪虹示弱,喝了这杯酒,可他去忽略了方素芬的感受。

  这个时候招出方素芬,绝对不是让人家出风头,而是把方素芬推到宁雪虹的对立面。
  大有人家方素芬都能做到,你就没有必要这么个样子了嘛?
  在这种情况下,最忌讳出风头,因为他们都看得出来,新班子里的一把手,急于立威,让自己在整个团队中,有一定的领导能力。
  当然,这也是做为一个一把手,必须具备的能力和风格,如果一个一把手太温和,很容易被二把手压下去。
  一个一把手太强势,又容易让二把手丧失他的锐气,成为一个听话的工具。所以,这两种都有些极端。

  真正的班子成员,他们懂得彼此尊重,给对方一些空间,让他们发挥自己所长,达到和谐满意的境界。
  宁雪虹道,“对不起,我真的不能喝酒,如果不是酒精过敏,这杯酒,我一定喝。”
  这时,人大主任说了一句,“既然宁雪虹同志酒精过敏,就没有必要为难她了,身体要紧。”
  顾秋笑了起来,看着宁雪虹道:“宁市长,我看你这杯酒要喝,一定要喝,这毕竟是我们宁德班子第一次聚会嘛。”

  顾秋的话,让所有人都一愣,人大主任也有些懵了,在心里暗道,这个顾秋又凑什么热闹?这不是煸风点火嘛?
  方素芬也望过来,颜部长呢,听到顾秋这么说,心里就更得意了。“看,连顾秋同志都这样说,我看宁市长这酒,的确也应该喝了。”
  顾秋走过去,“当然要喝,这毕竟预示着我们宁德班子有个良好的开始嘛。可大家都听到了,宁市长身体不适,酒精过敏,同志不也说过嘛,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不管我们做什么,说什么,首先要保证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我想我们班子里的同志,总不能因为一杯酒,去为难一名女同志。”
  顾秋端起那杯酒,“颜部长,我可是听说你海量,能者多劳嘛,今天晚上宁市长这份酒就由你代劳了。这也体现了我们男同志对女同志的爱心。大家认为如何?”
  方素芬第一个响应,“对,还是顾秋同志有办法。这样既活跃了气氛,大家也尽兴了。我赞同顾秋同志的提议。”
  这下有意思了,方素芬一本正经,举手赞同。感觉就象在常委会议上表决一样。
  其他的同志自然也看出来了,通常情况下,市委书记防着的,肯定是政府一把手。
  左安邦的目标,应该是宁雪虹,权力面前,没有男女之别。他应该不会冲着顾秋去的。
  所以他们都认为,赞同顾秋的提议,既不得罪左安邦,又不得罪宁雪虹。至于这个颜部长嘛,自己活该。
  拍马屁也不至于这样拍,人家一个女同志,你凑什么热闹?起什么哄啊?

  当然,这种事情,他们平时没有少干。但那是在饭局上,没有领导在,他们自己是饭局上的嘉宾,主角。他们也没有少干过这种灌女孩子酒的事。
  灌单身女人的酒,似乎成了饭局上的惯例,也是他们最大的爱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