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7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点,顾秋说的没错,老左眼中闪过一丝欣赏的神色。顾秋说,“其实南阳这地方,地处内陆,从地理位置上,可以说输了很多。当年改革开放之初,提出一部分人和一部分地区先富起来。然后,沿海地区,刷地一片都富裕了。现在又提出,开发大西北。所有的政策都往那边倾斜。我们南阳既没有沿海之便,又没有政策之优,一切都必须靠自己。既然无法搭顺车,就只能自己为自己创造条件。左书记您在南阳最大的优点,就是给南阳发展创造了条件。让南阳成为了江南一带政治和经济,文化的中心。这种丰功伟绩,却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顾秋说,“左书记您让南阳社会稳定,群众安居乐业,经济大幅提升,这是我们南阳的优点。更重要的是,您眼光独特,有远见,能洞悉世界发展的主流,这是我们南阳人的福气。”
  顾秋PMP完了,静静地坐在那里,发现老左的眉毛,慢慢的凝聚起来,顾秋就在心里暗道,完了,PMP过头了。
  果然,老左很严肃地道,“你小小年纪,沾了不少官场恶习,未必是好事。”老左盯着他,“做官,做人,都只有一个道理。坚持自己的原则,不要人云亦云。恭维的话,固然有人喜欢听,但是你为了投其所好,放下自己的原则,这就过头了。”
  顾秋听到左书记居然如此批评自己,在心里又惊又喜。不过,更多的是耐闷。

  不应该啊!
  按左书记的性格,他一般都不会跟人家这样说话,这哪象是批评,更象是教育,所以顾秋才疑惑。
  以前他也经常听到爷爷这样教训他们这些晚辈,这句听起来,似乎很严厉,但话里话外,都透着关切。
  顾秋越发看不懂了,老左有必要对自己这么好?
  所以,他就谦虚谨慎地道,“是,书记说得对。做人应该有自己的风格。”
  左书记看到顾秋认错,又道,“这其实也不能纯粹的怪你,身处这个圈子,越来越多的人,被现实磨得没有梭角了。今天我叫你过来,只是想跟你谈谈。”
  左书记说,“有些话,没必要再掖着藏着了,你应该早就知道,京城方面那些家族问题。我个人立场,从来都不主张搞派别斗争。在南阳这么多年,亦是如此。”
  顾秋看到他说到重点了,很认真的听着。

  左书记道,“安邦这个人,相信你也有所了解,现在他在宁德当书记。你在宁德当纪委书记,你们之间,曾经有些过节。但现在,可能已经不再是你们两个之间的事了。顾秋,我跟你说,你应该知道自己的位置,也应该清楚自己在宁德的作用。”
  他没有提宁雪虹,顾秋却已经听出来了,左书记是担心,左安邦和宁雪虹搞起来了。而他顾秋呢,做为纪委一把手,又是顾系的人,他站在哪一边,哪一边就多一份力量。
  所以,他们三个人,呈三角力逐之势,如果左安邦和宁雪虹搞不来,顾秋的决定,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顾秋说,“我知道了,左书记。为了宁德地区的发展,也为了宁德地区的稳定,我会摆正自己的位置。”
  左书记喝了口茶,“你能想到这一点,我就放心了。”
  他看着顾秋,“有些话,本来不应该我跟你说,但是你心里也应该非常清楚。左家与顾家之间的恩怨。我自己能正视这个问题,也希望你能正常这个问题。”
  顾秋用力的点头,“我明白。放心吧,左书记,我不会因小而失大。一切以大局为重。”
  左书记紧拧的眉头终于舒展,“明白就好!”
  在左书记书房里,不知不觉,就已经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从他那里出来时,顾秋坐在车上,一个人琢磨了很久。
  老左如此语重心长的跟自己说这些,看来也是用心良苦啊!
  回到宁德市,顾秋还一直在琢磨其中的原委。
  做为一个省委老大,老左如此煞费苦心跟自己说这些,希望自己以大局为重,缓解左安邦与宁雪虹之间的矛盾。
  当然,两个人也不会无缘无故发生冲突,但老左要防着这一点,所以顾秋一直在心里琢磨。

  这担子压得不轻啊!
  宁雪虹刚到宁德也就一年左右,恰逢换届,她也算是搭了顺风车,进入正厅行列。
  这个女市长,可不好做啊。
  下面管着这么多副市长,宁德市有六位副市长,其中一位是女同志。
  女的副市长叫傅群英,四十八岁。她的存在,自然是以花瓶的形式出现,手里不会有太多的重要工作。
  无疑也是政府班子里,权力最小的一位。不过在体制内,曾经也出过不少强势的女同志,她们有的当政府一把手,更有的当市委一把手。
  但这种情况比较少见,而同一班子里,有两名女同志的现象也不多,所以,有人说这一届的班子很特别。

  一是出了位美丽年轻的女市长,二是出了位三十多岁的市委一把手。
  宁雪虹下面的六位副市长,有的已经年近五十多岁,只能呆一届就退的那种。
  也有四十出头的青壮年干将,他们面对着这么一位年轻的女领导,心里是什么想法?
  所以,顾秋更担心左安邦会不会把这些人,通通抓在自己手中,从来达到掌控宁雪虹的目的。
  这一点,顾秋必须考虑到。
  刚到宁德市,顾秋又成了一个人住。
  可从彤还在达州,她的工作岗位在达州,不过今天从彤跟过来了。她坐在沙发上叹气,“刚刚跟你住在一起,把家里装修好了,你又跑到宁德,看来我还得跟到宁德来。”
  顾秋说,“你迟早要过来的,到时可以考虑一下。”
  从彤想了想,“我暂时不想动,还是先这样过吧!你不要趁我不在,在外面花天酒地啊。”
  顾秋捏着她的脸,“没看到我是纪委书记吗?知道纪委是干嘛的不?”

  从彤撇撇嘴,“反正我会盯着你的,时不时来次突然袭击。”
  顾秋拍了把她的屁股,“这么不放心就搬过来!我正好一个人不习惯。”
  两人在沙发上开玩笑,手机响了,是叶世林打过来的。顾秋问了句,“什么事?”
  “书记,市委左书记叫您过去开会。我和世恒在楼下等。”
  顾秋在心里嘀咕,这个左安邦搞什么鬼?这时候开会,看来是当书记当上瘾了。
  赶到市委,左安邦比其他人都早到一步,一个人坐在会议室里。顾秋进来的时候,他看看表,没有作声。

  其他人陆陆续续到了,宁雪虹来得最晚,可能是有事去了。顾秋发现她的头发还是湿漉漉的。
  人员到齐了,左安邦看了看大家,“今天第一次突然袭击,开这个会的目的,就是看看大家的反应能力。今天大部分人都迟到了,这种拖拖拉拉的习惯,必须纠正。一个人如果连时间观念都没有,怎么管好下面的队伍。”
  左安邦说话语气很重,目光扫了一眼众人,颇有书记的架子。左安邦说,“以后大家注意点,今天就不追究了。”
  接下来,他才说正题。

  这次换届后,很多单位都要调整。下面那些什么局,什么局的,要调整的地方太多了。
  这一点,顾秋早就想到了,左安邦上来,肯定要调换一批干部,这是他的权力,人事问题,他是不会让别人插手的。
  换了谁上去,都要用自己的人。
  但顾秋呢,他是纪委书记,他有他的方法。如果左安邦任命的干部,不符合标准,或者说,带病提升,这种问题,顾秋也不会妥协。
  纪委管的就是干部纪律,生活作风。
  会议开了整整二个小时,左安邦都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这一点,让顾秋觉得有些奇怪。
  很多人肚子饿了,左安邦还是坚持会议。
  直到三小时后,他才宣布解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