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6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冰灾过后,终于迎来了这次换届选举的日子。
  这对很多人来说,是极为兴奋的时刻。
  但对小数部分人来说,也不尽人意。
  对于普通群众,没有太多人在意这些。谁当领导,他们都不是太关心。但是体制内部,却是紧张又压抑。
  公丨安丨系统的同志,全部出动,并要求加班。他们要维护会议的顺利进行。
  在这段时间内,这些人都住在宾馆里,禁止外出。
  这当然是为了防止非法拉票,或搞其他的小动作。

  结果很快就出来了,结果既在情理之中,又出人意料。
  先说达州的事,由于葛书铭同志舍己救人,又在工作上极为出色,他成了达州市委书记,真正的一把手。
  级别当然还是正处,但对葛书铭来说,这次又是他人生中的里程碑。
  葛书铭跟齐妃谈起这事,他在说,自己是因祸得福。本来他以为,没这么快升上去。在他的想象中,他可能还是当市长。
  当没想到,上面竟然安排他当了书记。
  市长由方正刚接任,前段时间,方正刚老婆的事,让顾秋一度误会他。但方正刚背后有人,所以他还是如愿以偿了。
  顾秋的同学吴承耀,成了宣传部重要骨干,任副部长。
  再有就是,宁德市委班子变化很大,也是最出人意料的一幕。连顾秋都不相信会这样调整,他甚至怀疑上面考虑不够周全。

  因为姜思奇书记去了省里,而新来的书法,骇然是左安邦。
  左安邦以前是北源市长,这会调到宁德当书记,按他的历程来说,也算是正常程序。
  但是整套班子看起来,就有点怪异了。
  宁雪虹被从纪委挪出来,当市长。
  宁雪虹被提名为市长候选人的时候,顾秋觉得很惊讶,很惊讶。当然,没有人说,做了纪委书记,就不能当市长了。
  宁雪虹被提名之后,市政府班子的很多人都郁闷不已。
  但这个事实,没人可以否认。
  有一点让人想不明白的是,左安邦年纪不过四十,也是三十多岁。
  宁雪虹也是年轻一派,按常规搭配,基本都是一老一少。这样有利于班子的稳定和稳健,但这次却是奇怪了。党政两位一把手,都是年轻人。

  这一点,连顾秋都觉得有欠妥当。
  而顾秋自己,被进了纪委。接替宁雪虹的位置。
  任宁德市纪委书记,副厅级干部。
  顾秋以为,自己应该进政府班子,当副市长之类的,但是谁都没想到,居然被进了纪委。
  后来他听说,自己进纪委是因为宁雪虹提名,宁雪虹要他接自己的位置。
  顾秋当然只能接受组织上的安排。
  以前他就进过省纪委,现在再进纪委也不错,至少是个常委,副厅局级干部。
  但这个宁德市委班子,看起来,年轻人居多。
  明白原委的人,心里都藏着话不说。不明白原委的人呢,还在嘀咕,这究竟玩哪一出?
  一些保守的人则认为,班子太年轻,不够稳重,应该调一名老同志,来镇住阵脚。
  但这是省委的决定,任何人没办法改变。
  省里的调整,变化也挺大的。左书记虽然还是不变动,但是杜省长在大选中获胜,成为南阳省长,省委副书记。
  这一年,杜省长正式成为正部级干部,从此达到了他政治人生的巅峰时期。
  这年换届,有多股势力进入南阳,宁系就是最突出的一股。
  宁雪虹会市长,这个结果,多少令人有点意外。
  顾秋也这么看,宁雪虹这样的人物,当纪委书记最适合,但她既然到了这个位置上,肯定有她的道理。
  其实这也是人们心目中一种概定的形象,当干部的,好比一个演员。有人因为某部电视局,一炮走红之后,他(她)这个人物形象,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停留在这个角色上。
  提到这个演员的时候,人们自然就会与那个角色联系起来。哦,你说他啊。不就是演某某的那个嘛。
  所以,宁雪虹在纪委工作中的突出,让人家情不自禁想到,她还是抓纪委工作比较合适。事实上,她或许还有其他方面的能力,只是没有机会展现出来。
  但是,左安邦这个人物,就值得考虑了。
  有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宁德将来的局面,就变得很微妙,尽管顾秋目前的实力,似乎无法与宁雪虹和左安邦相提并论,但是假以时日,顾秋难免会异军突起。

  有人能看出,这是三足鼎力的局面。
  当然,能看出这一点的,应该是了解三大家族的局外人。还有他们自己。所以,顾秋这个纪委书记,变得很有意义。
  他的存在,就象权衡两者之间的砝码。
  宁雪虹不弱,左安邦却是左系家的年轻一代精英。双方之间,如果起了冲突,那也不是什么好事。

  可有些事情,连左书记都左右不了。
  所以,在顾秋上任之初,沈如燕打电话过来,叫顾秋去一趟。
  顾秋当时就在心里琢磨了好久,沈如燕给自己打电话,应该不是她的意思。
  来到左书记家里,果然看到左书记坐在客厅,看来有话跟自己说。
  老左第一次花时间来等人,看到顾秋后,老左站起来,“你跟我来一下。”
  然后,他去了书房。
  沈如燕朝顾秋看了一眼,示意他跟进去。

  沈如燕是个很体贴,又细心的女人,她收拾了一番,给老左泡上参茶,又给顾秋泡了龙井。这才把门带上,让他们在书房里聊。
  左书记的脸色,看起来有些凝重,顾秋没敢轻易作声。按理说,他和左家是天敌,两个人不可能坐在一起这样平静的谈话。
  可老左却给了他这个机会,还有,老左对顾秋的特别容忍,让顾秋心里多少有点怀疑。
  进门之后,顾秋一直没有坐,老左看着他,语气很低沉,“坐吧!”
  顾秋这才问道,“左书记,您有心事?”
  左书记没有回答,只听到他缓缓道:“顾秋,你现在都是厅级干部了,在南阳这些年,你最大的感慨是什么?”
  顾秋心里琢磨着,左书记今天要跟自己谈话的内容和目的,他必须迅速做出一个判断。
  老左是何许人啊,他会轻易把普通人叫到家里,又在书房里谈话?只怕一般的副省长级别的领导,都没有这样的机会吧?
  顾秋第一个念头,马上就想到宁德目前的布局,这可是三家之争锋。
  左书记问自己在南阳的感概,顾秋立刻反应过来,自己应该说些好话。这种最起码的,PMP有时也有必要。

  其实,顾秋也不是故意PMP,左书记在南阳,是有功劳的,他的政绩摆在那里,很多人都看得到。
  所以,顾秋说,“初到南阳的时候,我觉得很多地方都存在问题。这些,我当时都跟杜省长说起过。”
  左书记喝着参茶,没有说话,这意味着,他要顾秋继续说下去。顾秋说,“当时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科员,只能肤浅的谈这些问题。针对安平和南种的现状,我提出了要从交通上作文章。一个地方的经济腾飞,离不开交通的发达。借鉴沿海地区的经验总结,交通起了主导作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