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6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人大会期间,所有人一律住宾馆,根本就没有时间和机会出来跑动了。
  这是组织纪律,选举期间,任何人也不得例外。
  所以,选举之前,活动最激励的。
  顾秋告诉姜思奇,“没事的,书记夫人为人很好。”

  姜思奇也只能点头,晚上两人都有私事,各忙各的。
  顾秋正准备跟从彤联系,拿着手机还没拨号,白若兰的电话打进来了。“你到我这里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顾秋很奇怪,这丫头语气冷冰冰的,跟自己也用这种口气。今天她已经打了两个电话,顾秋就琢磨不透,她究竟要干嘛?
  换了平时,有人这么跟自己说话,顾秋肯定不理他,但是今天他突然有点好奇,就驱车来到白若兰所说的地方。
  这是芳菲公司附近的一家咖啡厅,白若兰喜欢喝咖啡,她对茶反而没什么兴趣。
  顾秋上楼,她就坐在那里,端着一杯咖啡,小口的喝着。顾秋倒是注意到,白若兰的打扮很别致。

  齐腮的短发,看起来很顺溜,黑得发亮。里面穿着一条黑色的包臀短裙,腰间配着一条宽松的白色腰带。
  在这个初春的季节里,她在外面又套了一件收身的西服,肉色的丝袜,再加上脖子上精美的项链,看起来格外迷人。
  白若兰是一个有品味的女子,她的衣着打扮,历来不俗。今天又让顾秋耳目一新。
  她的手腕上,同样的一条铂金的钻石手链。旁边放着一付墨镜,如果配上这付墨镜,不论她走在哪里,绝对是一个亮点,也是焦点。
  顾秋走过来,在白若兰对面坐下。

  “找我有什么事?”
  白若兰看了他一眼,“公司要建办公大楼,需要一块地皮,你既然是公司的幕后老板,地皮的事,你自己去搞定。”
  顾秋很惊讶,白若兰居然跟自己谈这些。
  他在心里琢磨着,白若兰是不是还有其他的用意?因此顾秋不露声色道:“公司的事,我一向都不管。当初我只是借钱对芳菲姐,所以我也不是公司的幕后老板。至于地皮嘛,如果我能帮得上忙,这个自然要帮。”
  白若兰端起咖啡,“你一个男人,凭什么让她来抛头露面?你是不是应该更有担当一点?”
  顾秋看着她笑了,白若兰生气的时候,模样还真不错。有人说,看女人,要从多个方面反复比对,如果在她生气的时候,这个女人依然那么耐看,还对你的胃口,那么这个女人才是真正的好看。
  因为人在生气的时候,表现出来的可能是最难看的一面,而白若兰这丫头,连生气都这么有个性。

  顾秋就笑了起来,白若兰道,“你笑什么?”
  顾秋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放心吧,那天晚上的事,我不会乱传的。”
  提起那事,白若兰就跟他急。
  顾秋说,“我可以发誓!真的!”
  白若兰盯着他,一付恨不得要吃人的模样。
  的确,发生那件事后,白若兰很担心。

  她听说男人喜欢吹牛,有时喝酒的时候,常常会把自己最得意的事吹出去。虽然她相信,顾秋不是那种吹牛的男人,可谁知道呢,万一他发神经,把这事说破了,自己还有什么脸见人?
  这种情况的出现,也许根本不可能发生,但她还是不放心。毕竟白若兰对男人不是太了解。
  她今天看到顾秋的时候,突然又想起了这事,而这件事情,也一直在她心里留下阴影。
  那次两个人之间,已经到了什么程度,白若兰心里最清楚。只要她不拒绝,或稍慢一点,顾秋就进去了。
  好几次睡觉之前的晚上,她脑海里总浮现这样的情景,象征着男人的凶器,直抵自己的秘密花园。
  就在两处接触的瞬间,白若兰就象被电击了一样,迅速反应过来。
  这种感受,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绝对是终身难忘。
  顾秋当然不会这么傻,他是一个极为理智的人。再说,以他现在的修养,还是极有分寸的。
  可以说,白若兰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可不知为什么,有时明明知道这个结果,她还是不放心。
  似乎非得听顾秋亲口承认,她才安心似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样的人不是没有。如果换那种档次低,没品味的男人,肯定会跟人家吹牛,自己跟哪个女人怎么怎么样了。但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在顾秋身上。
  顾秋看着表,“白总,如果没有其他方面的事,我要走了。”
  白若兰狠狠地盯着他,直到他离开。
  吁——长吁了口气之后,她才靠在椅子上。
  白若兰感觉到自己有强迫症,前几次,西楼先生来约她,她去赴约的时候,两人吃着西楼。

  结果,脑海里,突然就冒出一个令她羞愤不已经的画面。她突然无端的想起和顾秋在清平县宾馆的那一幕。
  白若兰的表情,当时就不对劲了,站起来跟西楼先生说,对不起,我有点不舒服,先走了。
  这件事情,在她心里绝对留下阴影。
  所以,她有点恨这个男人。
  恨这家伙趁人之危,在自己最需要安慰的时候,亵渎自己。白若兰只要想到这里,她就有些抓狂。
  她气得把桌上的东西一扫,发火了。
  夏芳菲走进来,“若兰,你怎么啦?”
  白若兰脸色很不好,“没事,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顾秋离开之后,与从彤汇合。
  两人在省城呆了一夜,双双返回达州。
  岳父打电话过来,问顾秋目前的现状。
  顾秋知道他也想再进一步。

  但是顾秋对从政军的执政理念,似乎有些不太支持,从政军还是过于保守,他在这个年龄上,顶多能到市里哪个局当个一把手,要是再想上去,已经不可能有机会了。
  现在他是副处级干部,调到市里去当局长,倒是有可能。从彤就跟从政军说了,“爸,你别太急,这种事情组织上会考虑的。”
  从政军心里明白,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如果上不去,就只能安于现状了。
  象他这个年龄,肯定是到市局混个正处,把级别提上去,退休的时候福利能好一点。
  跟女儿女婿聊了一阵,从政军也没有说其他的。
  顾秋对从彤说,“爸的积极性还是蛮高的。”
  从彤道,“唉,不提了。前段时间他和妈妈吵架,我都没有告诉你。”
  顾秋就问,发生什么事了?

  从彤撇着嘴,“还不是你们男人的事。”
  男人闲不住,容易出事。
  顾秋一下就想到了,心里有些惊讶,不会吧,岳父大人也老来骚?
  从彤倒是清楚,说从政军和一单位的财务有什么暧昧。她相信这些事不是空穴来风。
  老妈是什么样的人,她最清楚了。
  哪能容得下这个?要不是从彤劝她,估计要闹翻。这么多年,从彤依然记得谢毕升家的事。
  当时就是这个母老虎发威,搞得谢毕升灰头土脸的。而且现在很多丑闻,都是因为家庭矛盾引发的。
  所以从彤跟老妈这样分析,反复劝慰,才把事情压下去。
  如果在这个时候,有人利用这种事情做文章,会把一个人的名声搞臭。
  顾秋笑了笑,“睡吧,过两天就要去住宾馆了。估计几天都不能回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