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巫老司机》
第43节

作者: 龙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走出漆黑的楼道,刚上大路,后面传来她懒散的声音,“拿出来吧。”
  没有任何迟疑,我从裤兜里掏出个东西递了过去,连头都没回。
  “是这个?”玄真子话语里满是狐疑,只见我手心里躺着的,赫然是一块铜绿色的袁大头……
  这个东西是有来历的,那一年我上小学六年级,有一天我妈去菜场买菜,遇到了一个老头,问她借钱。陌生人借钱当然不靠谱,我妈压根就没搭理他,那老头情急之下,从拎包里掏出了这个袁大头。
  当时老头是这么说的:“我到城里出差,钱被扒了,现在身无分文回不了家,大姐你借我30块,我把这个袁大头压在你这里,等下次我来城里还你钱,你再把这个袁大头还给我。”

  那一阵子流行袁大头,一个市价得一百多!我妈看老头说得可怜,琢磨着,有一个袁大头压在手里,借就借吧……其实我妈还是很谨慎的,她仔细检查过,这东西外表银白,很古旧,分量比铁都重,用力吹还会“嗡嗡”响,应该假不了。
  钱借出去后没几天,街坊传来消息,说是有个老头用假袁大头骗钱,已经得手了好多,被公丨安丨局抓起来了,只是骗来的钱已经被他挥霍一空。我妈得到这个消息后,仍不死心,把袁大头珍藏着,一直到几年后,外面的银白全部剥落,露出里面的铜芯,这东西才成为了我的玩具……
  “你跟着我就为了这个?拿去就是了。”我大大方方把“袁大头”又向玄真子面前送了送,这一套我早就想好了,你还能去我家里搜不成?搜你都搜不到!
  玄真子看着我手里泛着铜绿的袁大头,柳眉倒竖,脸蛋转眼变得红扑扑,别说,还挺好看的……最后,她怒哼一声,转过头就走。
  我本打算提醒她大门在这边,还不等我话说出口,她已经轻轻巧巧翻过墙头不见。
  我得意洋洋逛出了大院门。
  我不打算告诉家里实情,只能把戏演下去,铁山宾馆来回算一个小时,俩人“缠绵”半个小时吧,我至少得一个半小时后才能回去。也不能太久,否则我妈准得跑去铁山宾馆找我,她会怕我把人家姑娘怎么地了。

  哼着小调逛进了大院门外的巷子,看见巷子口那家夜宵摊子已经摆了出来,我反正又没地方可去,就打算去吃顿夜宵,然后和老板夫妻俩聊一会天,时间也就差不多了。
  摆摊子的是一对中年夫妻,姓关,也是我们大院里的,原本造船厂双职工,在那次大潮中双双被下岗。后来两夫妻就靠摆小摊生活,没想到做的还不错,比原来挣钱多多了。
  “关叔叔,早啊。”我走过去打了声招呼,坐下当开门客。“随便炒两个菜上来,再来瓶啤酒。”
  两夫妻立刻忙活起来,不一会两碟热腾腾的小菜端上来,我打开啤酒一个人自斟自饮。
  喝着喝着,大概一个小时过去,摊子上还是只有我一个客人,就在这时,巷子外传来一阵有节奏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抬头看,来者是一个中年男子,身材瘦高,穿着一套藏青色的中山装,脚蹬锃亮的两截头皮鞋。
  现在这年月,许多年龄稍长的人仍然爱穿中山装,只不过这位不同,中山装穿在他身上格外挺拔,再配上他那刚毅的脸庞,独有一番成熟男人的风采。他大步行进目不斜视,走到夜宵摊边停了下来。
  “这位先生,请问,有没有看见一个年轻的女道士?”中年男子问正在守摊的关叔叔。
  老关闻言摇了摇头,“别说刚才没看见,我这辈子就没见过女道士。”
  中年男子闻言眉头微微一皱,随即松开,又看了我一眼,我和这人目光对视,下意识做了个摊手的动作,摇了摇头。

  “打搅。”中年男子略一颔首,退出小巷,沿着外面的大街继续往前走。
  虽然只是匆匆一面,这个人却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给人的感觉是极为干练,一举一动都仿佛一架精密的仪器,运转精确,充满了协调性。
  他走过去后我才发现,在他身后还斜背着一个包裹,鼓鼓囊囊装满了东西。包袱这东西,早就属于淘汰产品,没想到这个外貌出众的男人竟然还背着这个东西。
  他要找的人显然就是玄真子,不过玄真子是穿着普通人的服装来我家的,附近的人就算看见了也没法认出她是个女道士。至于我,我只是不想惹麻烦,我的麻烦已经够多的了。
  眼看时间差不多了,我匆匆喝完剩下的啤酒,回家睡觉。

  到家后,爸妈免不了一番审问,都被我一一搪塞了过去。
  回了屋子,我把房门反锁起来,从床底下拖出了那个宝贝大袋子。这东西是外婆给我缝的,双层防水帆布,足有一米长,特能装。
  拉开拉锁,把里面的东西规整一番,在最深处翻出了那个龙虎天师钱。
  坐在地上看着这枚古钱,我的心情复杂,万万想不到,这么个小玩意竟然给我带来了这么多麻烦。先是玄真子,接着又是个中年男人,似乎个个不凡,早知道当初发现的时候就该把它扔了。

  现在要扔也可以,可是不知为什么,我竟然舍不得,又给塞回了袋子最深处,同时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让这个东西示人。好在现在还没有暴露,那个村子也没人知道我的姓名地址,从那条线别人打听不出来什么。
  仔细斟酌一番,发现没有疏漏后,我塞回袋子,洗了个澡,倒头就睡。
  ——————
  翌日,清晨六点,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我吵醒。
  嘭嘭嘭!
  “谁啊?”我从被子里探出半个脑袋,扯着嗓子不耐烦喊了一声。

  客厅里传来凌乱的脚步声,我妈大喊:“来了来了,谁啊这大清早的。”
  房门被打开,我妈疑惑问:“大江,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闻声我一惊,郭大江这小子昨天中了毒,今天怎么就在外面乱跑,难道,出事了!
  下一刻,我的房门被推开,身形高大的郭子卷着风冲了进来,逮住我就往外拽,嘴里不停念叨:“别睡了,赶紧起来,跟哥哥我发财去!”
  发财发财,想钱想疯了不成?哪有那么容易发财的,我不耐烦地问:“多少钱?”
  郭子瞪着我,咬牙切齿憋出一个难以想象的数字,“十万块!”

  我差点一跟头栽地上去,“十万块!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十万是什么概念?我家大院旁边的工地刚盖好,十二栋电梯大厦,本市第一个新商品房住宅区,最高档的房子,房价每平方米一千三,十万块够买一套20层的小三居室了。就这房子,能买得起的人绝对都是富豪,一般工薪阶层想都不敢想。
  再换个角度,我以前上班,月工资五百,这算是中上水平,如果不吃不喝不用的话,得存十几年!
  这绝对是个能让人失去理智的数字,可我却想到了另一个问题,什么人会出十万块?拿了这么多钱,又要替人家干什么?
  “你小子是准备去贩毒,还是要开赌场?”我淡淡地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